(監察院)關說罩頂 連抓小屁屁都難

2008/12/27

【蔡慧貞/特稿】  監察院高舉監督政府的大纛,接連兩周,監委們提案彈劾縣長和內閣官員,卻相繼受挫,甚至爆出關說傳言,讓監察院清譽蒙上陰影。王建?發下的豪語,很可能落至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的地步。

 以鎩羽而歸收場的兩項彈劾案,皆曾喧騰一時。一是上周審查台東縣長鄺麗貞頻頻出國考察案,溢領二萬多元,以及鄺接受委託單位屏東科技大學支付旅費赴日本考察;二是本周審查后豐大橋斷裂事件,通過對水利署長陳伸賢彈劾,卻輕輕放過負責橋樑路面安全管制的交通單位。

 以鄺麗貞案為例,本屆監委走馬上任當日,即被王建?列為院內首要的廿四件重大調查案件之一。結果三個多月過去了,鄺的彈劾審查會召開在即,有多位監委陸續接到各方關切、說項的電話。

 當日審查會上,有與會監委大談縣府接受委託單位招待赴日本情節並不嚴重,也有主張鄺縣長溢領二萬多元金額並不高,應罪不至彈劾。甚至還有監委搬出過去經歷,打包票說,在國民黨廉能會時已徹底調查清楚。在眾監委一片寬宥聲中,鄺麗貞案最後是「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后豐大橋斷裂事件相關官員的彈劾結果,則是「治水有責、斷橋無罪」。有監委以「牙周病咬了硬花生」,主張經濟部和交通部均有責任;但另有監委搬出「面子」理由,指行政機關內已做記過兩次處分,若監院再通過彈劾送公懲會,一旦公懲會所為處分較交通部輕,則致監院顏面於何地?最後竟獲多數監委認同,管公路橋樑的反倒逃過一劫。

 開張不過半年,審理彈劾案卻已是關說、請託烏雲罩頂,監察院說不想當「蚊子院」,卻恐怕連拍蚊子、捕蒼蠅的能力都沒有。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