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農地必須切合實際

2007/06/05

林樹山

針對政大地政系徐世榮教授〈農地開發不用踩煞車嗎?〉一文,內中對於本席在立法院領銜提案修正農業發展條例第十八條條文內容,有不同意見之看法,僅藉貴時論廣場一角,提出說明:

徐教授擔心,修正草案將興建農舍之面積限制由原本的○點二五公頃(七百五十坪)放寬至零點零六六公頃(二○○坪),會對於鄉村地景地貌及自然生態環境帶來相當大的衝擊,而直接將相關細項規定規範於法條之內,將排除行政機關的裁量權。事實上,徐教授的擔心,與事實恐恰好相反。

因為,第一,本席等所提出放寬為○點○六六公頃是有其前提,必須是農地所有權人無自用農舍,而得由本人、配偶或其父母子女等直系血親據以提出申請。若我們的農政官員對於一個無立錐之所的農夫家庭(而他正是實際從事農業工作者),還限制其必須要擁有相當逾七百五十坪的農地才可以蓋一間棲身農舍,則與晉惠帝何不食肉糜的質疑何異?

另外,從農地完整、有效利用的觀點來看,如果一個農民同時擁有一塊七百五十坪與二百坪的農地,他應該將農舍蓋在哪一地上,才不會破壞農村景觀?才不會影響農地完整?才不會讓未建蔽部分變成豪宅的庭院、變成停車場?答案很清楚,反對小面積開放無自用農舍之建築申請,是見樹不見林的管制理論。再者,我們從宜蘭縣許多錯落於春水泱泱的豪華農舍,就可以看出,零點二五公頃的高門檻面積限制,限制的其實只是小農地主的權利,對於有錢蓋千萬元以上豪宅的「非農一族」,根本限制不住、也毫無意義;而破壞農村地貌景觀與生態環境的,正是這些假農舍真豪宅。

再者,本席等所提案之修正條文,直接將相關細項規定規範於法條之內,是依據中央法規標準法第五條人民之權利義務應以法律定之,而將其管理位階提升至法律層次;至於徐教授所在乎者的行政裁量,若無立法明確授權,行政機關也不應擁有過大的自由裁量權,不是嗎?次就實質規範內容而言,本席等雖主張放寬對無自用農舍農民之管制,但與八十九年一月農發條例大修前「管人不管地」的諸多原則,仍相對嚴格許多。當年修法將農地規範由「管人不管地」變更為「管地不管人」,說是要落實農地農用,卻讓農地利用綁手綁腳,變成對真正務農者的束縛,面對這種「管農地不管有錢人」的農地管制政策,豈能不有制宜之修正?

徐教授對於台灣農地開發使用之關心與專業,令人敬佩;但土地管制的理論,首先應該關照到其對真正農地耕作者的衝擊,瞭解依附其上的農民的需求與情感,才不會讓我們的農地利用與事實相互背離,農地政策與農民相互疏離。(作者為民進黨籍立法委員)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