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用地解禁必須先有整體規畫

2007/06/05

工商社論

呼應陳水扁總統都市周邊、科學園區、高鐵車站邊農地改做住宅用地的構想,朝野都有動作,民間更是出現手上農地一夕之間變黃金的春秋大夢者,以及躍躍欲試有意收購農地坐等漲價的投機者,當然,也有一些質疑及反對聲音。我們認為,由於加入世貿組織,我國農產品輸出入日漸自由,以往嚴格限制的農地使用,的確可以考慮放寬,但為了不要助長土地投機風氣,也避免搶建濫建徒然造成資源浪費或扭曲利用,在全面解禁之前,政府應先妥善、全面規畫。

在政府行政體系中,經建會對陳總統農地解禁主張的反應可以說是最為快速。依照經建會主委何美玥的說法,農產品開放進口後,農地每年休耕面積達二十二萬公頃,政府每年要補貼一百億元,與其讓農地閒置,不如讓這些農地活化使用。何主委甚至舉中南部科學園區,區內、區外成為截然不同兩個世界說明,科學園區內雖然繁榮,但區外因為多屬農地,土地所有人只能利用土地十分之一興建農舍,無法同步繁榮。因此,為讓中南部科學園區、科技園區及高鐵站區附近農地能提高使用效率,繁榮地方經濟,經建會正研擬「鄉村型優質田園住宅發展計畫」,目標在協助放寬農地使用,可望年底前公告實施。

立法院朝野立委對陳總統的構想也很熱中。民進黨籍立委林樹山領銜下,已有近四十多名立委連署,提出了農業發展條例第十八條修正草案,主張大幅放寬農舍興建標準,據傳有意廢止目前農舍興建由內政部會同中央主管擬定相關辦法的做法,改為直接在農業發展條例中直接規定,申請興建農舍之該宗農業用地面積不再限制不得小於零點二五公頃(約七五六坪),甚至放寬至零點零六六公頃(約二○○坪),即可申請興建農舍。出身農會系統的國民黨立委張麗善日前也建議,將零點二五公頃限制放寬成零點一公頃。

對於朝野的動作,主管農業的農委會日前明白表態,不贊成放寬零點二五公頃興建農舍限制、也不贊成放寬農舍土地面積可以超逾該宗農業用地面積百分之九十的現行上限。農委會的考慮,除了擔心優質農地因而流失外,也顧忌規畫不當徒然引發房地產業者的炒作及部分農地變為荒地。

事實上,我們認為除了農業及農地的發展外,放寬農地使用還應有更高格局及更全面的考慮,包括國土規畫、青年人的出路、所得與分配日趨不均的社會問題等。具體而言,雖然官方統計數據上每年有二十多萬公頃農地休耕,但休耕可能是因為種植作物個別原因如避免豐收價格崩跌,以及為了涵養地力等,事實上,當一再發生的天災地變徹底推翻了「人定勝天」思維後,政府積極鼓吹農民廢棄高山種植,平地農地自然可以發揮遞補功能,政府豈可輕言放寬可以耕作農地用以建屋?何況,台灣空屋業已多達一百餘萬棟以上,真有必要放任投機建商繼續增加供應?在完整的國土規畫出爐之前,農地當然不宜單獨放寬。另外,農委會推動的漂鳥計畫與園丁計畫,普遍獲得青年朋友積極回應,政府如果肯認青年人務農有助穩定社會想法,豈可輕易剝奪青年人取得農地機會?而在諸多不宜貿然開放農地的理由中,我們尤其要提醒政府不動產產業在台灣顯然過熱,而且因為土地買賣容易創造財富引發的貧富懸殊,業已惡化成社會問題,不容忽視或放任其繼續下去。

雖然當前百業平疲、景氣低迷,房地產及其相關產業的熱絡,適時扮演了獨撐大廈的角色。但必須指出,除了房地產泡沫可能破滅將威脅國內經濟的正常運作外,因為目前政府沒有課徵土地交易所得稅,敢於冒險搶進或擁有特殊資源或機會的建商,在「得天獨厚」的眷顧下輕易、快速累積可觀財富,不但擴大了貧富間差距、扭曲了正常價值觀,甚至增添了社會間的不平及怨懟之氣,對台灣的未來實在不是一個好的變數。

我們不反對放寬農地的有效使用,我們更期待政府加強施政提升農民生活品質,但在未進行全面而周詳的評估及規畫前,農業用地不宜貿然開放、毫無章法解禁。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