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重返黨外

2009/01/18

 李慶安辭職,北市大安、文山區立委即將補選。這是正藍旗地盤,除非藍營分裂,否則民進黨請神仙來選,照樣選輸藍營隨便推的阿貓阿狗。

 這種「穩死」的選戰,正常人一定避之唯恐不及。我本以為民進黨最後會「徵召」「神風特攻隊」來打選戰;哪知綠營政客非正常人,他們是超級鬥狗,不但不怕和藍軍打穩死選戰,甚至還為了搶著衝出門打藍軍,自己先關起門撕咬。

 羅文嘉曾與李慶安對打,照理應重披戰袍。但他知道民進黨不可能贏,只有超脫藍綠,支持非黨籍人士,才有希望讓國民黨輸。戰略名為超脫藍綠,其實是想結合所有反國民黨勢力擊垮國民黨;看似新思維,卻是「黨外」時期的老戰略。

 當年,國民黨一黨獨大,政、軍、特,大權一把抓,把一切反國民黨者都打成台獨與中共的同路人。既然國民黨搞「黨外無黨」,「黨外」也就不分統獨、紅綠、左右,「不管黑貓、白貓,只要反國民黨,就是好貓」。不要說「夏潮」這種島內統派團體,當時,「黨外」甚至接受老共暗助。否則許信良怎可能由福建偷渡返台?

 反諷的是,「黨外」依照國民黨的形狀,打造成民進黨後,意識形態純化,組織強化,群眾卻弱化;統派、左派、環保者……等等相繼離開民進黨,國民黨的外在壓力反而減小,如非自己分裂,恐怕還會「千秋萬世,一統江湖」。

 目前,老實說,民進黨已被養人頭黨員的政客挾持,與群眾愈離愈遠。也因此,羅文嘉才會號召「開放民進黨」,超越藍綠,重返「黨外」。以現在台灣瀰漫「主權喪失焦慮」的社會氛圍而言,重返黨外,集結所有反國民黨勢力,確有號召力。即將召開的「台灣國是會議」就是同樣思維的產物。

 問題是,絕大多數民進黨政客首先思考的是個人利益,其次是派系利益,最後才是政黨利益;至於台灣利益則只做宣傳之用,說說而已。

 以這次立委補選為例,只求國民黨輸,於民進黨無益,不如派系卡位以戰養戰,擴大地盤較實在。

 日本來台殖民的官員後藤新平說,台灣人貪錢、怕死、愛面子,任治不平、任亂不成。

 這,難道真是台灣的宿命?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