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公視,必須同時監督與批判公共電視
--針對中時「搶救公視變了調」小社論之澄清與回應聲明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9/01/21

中國時報1月21 日刊出的「搶救公視變了調」小社論指出:「部分公民團體搶(指「公民搶救公視聯盟」)救公視行動,已經因為不知自制而變了調。公廣集團當然不應受到政治力不當干預,但部分公民團體以聯盟方式希望與公視合作節目,這就明顯逾越了聲援的分際,更與公視獨立自主的方向背道而馳,實在難逃瓜田李下之嫌。」

為避外界誤解與混淆,閱讀中時小社論後,誤以為發起搶救公視遊行活動的團體即為「公民搶救公視聯盟」,我們在此發表聲明與澄清。

文中所指的「公民搶救公視聯盟」為人本教育基金會等所發起,並非發起1月1日發起「搶救公視 監督國會」大遊行,以及1 月9日「藝文搶救公視大作戰」的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以及參與活動的媒體改造學社等團體。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等亦從未加入該聯盟,亦未要求鄭董事長和公民團體合作節目、慰留特定董事, 更未要求鄭董事長支持經營團隊及總經理。

我們在行動中不斷強調,搶救公視的同時,公民團體必須監督與批判公共電視,要求公視基金會確實落實產業民主、公民監督及資訊公開等公共媒體之基本基神,我們重申有反省力的公共電視與公民社會才能滋長出實踐公共價值的公共媒體。

我們也在此提醒鄭同僚董事長,應依於1月23日前依約提出「對社會大眾承諾書」的具體規劃時間表,盡速完成於2008年12月29日與公民團體簽署落實產業民主、公眾監督、資訊公開等承諾。

主題: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其實,搶救公視的團體,老早已經弄不清,哪些人是哪些人了!!!搶救的方向,也弄的不清不楚。
例如,明明要搶救公視的預算,政治力不能介入公視;那請問,又跟監督立法院的資訊公開,有什麼關連?明明是包裹夾帶嘛!

從中時的小社論,我們至於要高呼口號:鄭同僚下台!為什麼要他下台?因為,他都可以跟「公民搶救公視聯盟」暗盤交易;那跟其它團體呢?是不是有更多見不得光的?
鄭同僚是不是玩兩手策略?鼓吹、推動媒改團體、公督盟上街頭,一手又和「公民搶救公視聯盟」整合;鄭真是壞了大家聲援公視的形象,令人痛心疾首!這種人,怎麼可以不先下台?!否則,媒改團體要怎麼聲援公視?
真讓人看不下去!很糗,鄭把搶救的船,搞了一個大洞。

人本教育基金會對公視的介入頗深,現在的公視從董事長、總經理到某些部門主管以及一些節目的諮議委員和審查委員,有太多都是人本的人,如今又藉這次的事件要更近一步的鞏固地盤,要大家要支持公視的總經理(自己人),又要求要在公事做節目,個人認為已失社運者的分寸。以所謂公搶盟的身分直接介入公視的人事又要求要製作節目,這和國民黨的所作所為又有何不同?
把自己放在利益團體之林,卻假藉公民社運的外衣,這是社運的墮落。

從搶救公視 對人本基金會觀感更差
2009年1月22日 尾巴,就是浪漫~~
http://blog.roodo.com/fox/archives/8146323.html

公視公廣集團被執政黨以預算綁架,在立法院上個會期內無法解凍,已經是一個挫敗。如今有不同團體吹亂「搶救公視」調,導致今天有先期的關注團體發出澄清:
----------
媒觀:搶救公視 必須同時監督與批判
2009/01/21 20:39:16
(以下全文轉載)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台北21日電)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今天表示,搶救公視的同時,公民團體必須監督與批判公共電視;呼籲公視基金會董事長鄭同僚應在23日前依約提出「對社會大眾承諾書」的具體規劃時間表。
中國時報今天刊出的「搶救公視變了調」短評,指「部分公民團體搶救公視行動,已經因為不知自制而變了調。公廣集團當然不應受到政治力不當干預,但部分公民 團體以聯盟方式希望與公視合作節目,這就明顯逾越了聲援的分際,更與公視獨立自主的方向背道而馳,實在難逃瓜田李下之嫌」。
為了避免外界誤以為發起搶救公視遊行活動的團體就是「公民搶救公視聯盟」,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和媒體改造學社今天發表聲明並澄清。
媒觀等團體表示,短評中所指的「公民搶救公視聯盟」是由人本教育基金會等所發起,並非1月1日發起「搶救公視監督國會」大遊行,以及1月9日「藝文界搶救公視大作戰」的媒觀、社大全國促進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和參與活動的媒體改造學社等團體。
聲明表示,媒觀從未加入「公民搶救公視聯盟」,也未要求鄭同僚和公民團體合作節目、慰留特定董事,更沒有要求鄭同僚支持經營團隊及總經理。
媒觀等團體指出,他們在行動中不斷強調,搶救公視的同時,公民團體必須監督與批判公共電視,要求公視基金會確實落實產業民主、公民監督及資訊公開等公共媒體的基本基神。
媒觀等團體重申,有反省力的公共電視與公民社會才能滋長出實踐公共價值的公共媒體,提醒鄭同僚應在23日前依約提出「對社會大眾承諾書」的具體規劃時間表,儘速完成在2008年12月29日與公民團體簽署落實產業民主、公眾監督和資訊公開等承諾。
(新聞轉載到此)
----------
如果多個團體各自提出觀點與要求,肯定使原調被模糊,反對者或執政黨(與其支持媒體)也可能借題發揮打散公民團體的訴求吧。
但還是令我不滿的是,這人本教育基金會打哪冒出來亂的?

2008-12-31 中時部落格 陳季芳(前華視新聞部經理)

1
搶救公視,到底要不要上街頭了?
忽然間,新聞都沒了。好像已經解決了問題,私了了。
這下子,不政治也政治了。
說起來,弔詭得很。歷任公視的董事長、總經理,那一個不政治?不政治,還能在新聞局劃的棋盤上佔得一席之地啊?不過,他們由好像置身其外。其實置入其中攪和得厲害的學者抹粉之下,和政治劃了一條線,因為在政治之外才能更政治──他們自以為不政治的政治。可惜,狗急了跳牆,人急了只好搞出花錢登廣告揚言違法上街頭這些政治行為,掉入了政治的政治。可見悲鳴的公視和那些山頭上搖旗指揮的學者,他們還是很政治,一急就露出本性來了。再一個可惜的是,色厲內荏,成不了氣候。至少報紙新聞都不怎麼理會,公視可是優質電視的標竿呢!怎麼會這樣呢?

2
據說,國民黨的林益世在記者會上曾經說了一句大意是這樣的話:公視是綠色的打手。
這句話真是大錯特錯。
我敢拍胸脯保證:公視裡不管是誰,上至董事長,下至小記者,都不會當綠色的打手,也不會是藍色的附庸。他們恨不得在日正當中的驕陽下,做一個沒有影子的旗手。他們拋開私下的立場,努力站得畢挺,不偏不倚,不藍不綠,讓大家高興,讓大家沒話說;但是,他們就是做不到。
他們做不到,並不是受到了外力的影響──誰敢影響他們啊?他們編輯自主,盡了全力去做,公正公正公正,但就是做不到。
你要是懷疑我嘲笑他們「眼高手低」,那也是大錯特錯。
我絕沒有說他們眼高手低的意思。公視的員工有三高:學歷高、薪水高、姿態高;至於眼界高不高,我是不知道;至於手嘛,根本沒有低不低的問題,有也等於沒有嘛!沒有的東西有什麼低不低的?
二年前,公視吃了華視之後,兩台的新聞部合署辦公,笑話就一個個傳開了;其中有一個最經典的是,有位公視的老兄開會開了一半,忽然站起來說:『我上班的時間到了。』然後拍拍屁股就走了。
這就是公視新聞部員工的姿態。
記者會這樣嗎?這個故事可能不真,倒真是傳神。
因為,公視記者拿到了新聞線索或資料,只要一句話「這個我們公視不會要」,就可以擺到一邊去了!人呢,當然也在另一邊涼快。
所以,公視就那麼一點時間播新聞,新聞還經常不夠,只得拿華視的來湊;還不夠,就花錢買囉。就像有位署名「小小民」的公視觀眾說的:
「那就看看公視的節目吧!
新聞性的就好:7點檔的剪剪新聞影片,找幾個來賓,很貴嗎?那個男的主持人真是差;8點的新聞中,有一堆和華視重複,不然就是從什麼《我們的島》中剪出來的,這是公視要兩倍預算的理由嗎?別說公視省了跑社會新聞的成本呢。只有《獨立特派員》還有些看頭。」
小小民真的有看公視新聞!
這就是公視新聞:養了一堆不跑新聞的人,還得花錢買新聞,納稅人的錢不花真是白不花。
有本事,就把殺人放火的新聞跑出公視精神來嘛!哈哈,何必自找麻煩。
林益世現在曉得錯在哪裡了吧!公視怎麼可能會是打手,人家根本不打。
這也就是公視不政治的政治。

3
公視還有個特色,就是「內部自主」。
公視什麼都不能講,經營不好不能講,管理不好不能講;一講就是背叛,就是匪諜。公視有兩個員工和林益世一起開記者會,竟然引起了公視內部反彈──有問題「應該由公視自主解決」。這是公視節目部企劃趙荃講的;就算不是公視員工的意思,也是他的意思。
公視就是這種人組成的。錢是要定了,管要自己管,怎麼管你別管。
於是,公視就成了慈善機構。
我本來以為,無用失意的記者只能去教書當學者;現在發現他們還有一個地方可以去,就是公視。在公視隨便怎麼幹都可以,反正是「內部自決」;自己打孩子,那還不好解決?
但是,公視的慈善事業只做這一樣嗎?

4
小小民不但看公視新聞,也看公視節目。
他說:「戲劇節目中,《人生劇展》直到最近才有新戲(要稱讚一下,《想畫》真的很不錯),重播到爛。11點檔的也是。至於本以為是公視自己的節目,現在在別的電視台也播個沒完,這些不都是不怎麼需要本錢的生意?什麼《後山日先照》、《鹽田兒女》,都是好戲沒錯,但也不用一播再播。
至於現在的9點檔,唉,能算是什麼公視的節目嗎?還不如以前那個陳亞蘭、邰智源主持的煮菜節目哩。」
公視的戲劇節目的確不錯,就是播得濫。很大方,誰都可以拿去播,才給小小民說得不堪。
要是這樣,還要公視幹嘛!乾脆公視就只管拍,播就讓給別人吧!

5
前兩天,公視的老董鄭同僚又講了一堆神話,還簽了承諾書。真是政治。
他講了又是時間表又是公開化什麼的,但最重要的是在這段話:「並以最大誠意與行動解決既有的勞資爭議,內部的管考、績效評估、協商與決策機制應強化員工參與。」意思就是說,大家一起和稀泥吧!鄉愿斷續鄉愿,鴕鳥繼續鴕鳥,無為而治,天下太平。糜爛的工作風氣,可以置之不顧。
我是覺得,公視這麼有理想性,那麼公視的員工──至少高階經理人──就該有種不領薪水、不當肥貓,大家全心全意奉獻給社會,為精英份子所需肝腦塗地在所不惜才是啊!
不過,這也是神話啦!我一想到公視找總經理的辦法就好笑:先得有人推薦再審查,這不是關係第一嗎?有本事的人會讓你審查嗎?你求都求不來呢!
這就是公視圍牆:牆裡牆外,涇渭分明,兩個天地;裡頭有關係,外頭呢?

6
我發現:揚言上街頭帶頭搶救公視的,除了從象牙塔裡探頭出來的人、管新聞不跑新聞的人之外,就是拍戲劇拍紀錄片圈子裡的人,和公視有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他們以前是不是從沒賣片子給公視、從沒跟公視領過錢?或者以後也絕不會向公視提案子?
如果是這樣,他們應該像小小民一樣監督公視才是。
如果不是這樣,他們是搶救公視還是搶救聖誕老人?上街頭是為公視還是為自己?
小小民還有一句話說:「一干自詡為知識份子的朋友,都把公視奉為了不得的進步指標。」這句話錯了。
他們不是「自詡」,而是「互詡」,相濡以沫,相互唱和。之後呢,四點五億……

7
我也錯了。他們揚言上街頭絕對不政治。

這就是公視新聞:養了一堆不跑新聞的人,還得花錢買新聞,納稅人的錢不花真是白不花。

有本事,就把殺人放火的新聞跑出公視精神來嘛!哈哈,何必自找麻煩。

林益世現在曉得錯在哪裡了吧!公視怎麼可能會是打手,人家根本不打。這也就是公視不政治的政治。

===========================================

哎喲,你到現在才看出來呀,台灣NGO、弱勢團體用的也是同一招啊!

公共電視的新聞,本來就是要「跑」新聞後、「報」新聞!

現在公共電視,養了一堆不跑新聞的人,新聞時間就用剪接的,或買現成的,

目地就是把公視的新聞弄成一個「殘廢」的狀罷了!

台灣NGO、弱勢團體在抗爭的時候,不願意流血、不願意暴動、連丟個石頭也不願意,

NGO、弱勢團體在抗爭的時候,只會帶你點蠟燭,搭個舞台唱唱卡拉OK,在照像機前面擺擺POS、要不搖搖小旗子,頭上綁個布條

更扯蛋的是,這群雜碎NGO還帶你向馬英九、吳敦義下跪……

把NGO、弱勢團體應該有的抗爭活動,活生生變成了重度腦部傷殘,這群王八蛋根本就應該去領重度腦殘手冊,不該加入NGO…

台灣的NGO抗議,只要有照片拍出來,叫抗議人士擺擺姿勢,再把它放在電腦螢目上面,「這樣就叫作抗議了」,

台灣的公共電視更懶,他直接買別人拍好的東西,剪一剪,然後在新聞的時段播出,這樣「就叫作新聞了」

看看這群台灣 應該死的「腦死NGO」,再看看你的文章

台灣 「腦死NGO」不就是跟你們的公視「殘廢新聞部」一模一樣嗎?

冰凍三尺、豈是一日之寒?

你們台灣不老早就爛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