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如何干涉台灣內政?

2007/06/07

【聯合報╱社論】 2007.06.07 03:11 am

美國商會的年度白皮書,措辭一年比一年辛辣沉痛。執行長魏理庭說,「台灣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改變」,最壞的結果就是:一、喪失競爭力,二、失去經濟領土,三、最後走向邊緣化。

會長黃素貞說,關於兩岸直航,美國商會已經說了十五年,「該說的都說了」,現在只須台灣政府「just do it」。魏理庭則說,台灣如果堅持斷絕與中國大陸的貿易連繫,更有可能走到「玩完了」(game over)的地步。

美國商會這類論述雖已顯露氣急敗壞的口吻,但其中的基本思維大多確是「已經說了十五年了」。今年與往年不同的卻是,我們的「經建會高層」,居然聞言勃然大怒,以往年罕見的語氣強調:「美商的言論已經逾越了外商該有的發言尺度,有干涉內政之嫌!」

干涉內政?這是多麼強烈的指控!其實,美國「干涉」台灣「內政」,豈僅如今這一樁而已?且就「干涉」的情節言,如今這一樁更簡直只是小兒科而已。六十年來,美國始終嚴重「干涉台灣內政」,自李登輝發表「兩國論」被美國否決,且欲修憲延任總統遭美國禁止,台灣遭美干涉內政更遂徒然躍升至憲法層次;至陳水扁宣示「四不一沒有」及「正名/制憲/公投」遭到美國節制,則連台灣之國家認同及憲政改造,亦完全籠罩在美國的「干涉」之下。經建會高層居然大驚小怪地以美國商會的政策建言為「干涉內政」,這是愚昧,還是故作天真?

台灣的「內政」確遭美國嚴重「干涉」。推究原委,其間有三種相激相盪的因素:一、台灣自知必須接受美國「干涉」,因為,干涉帶來保護。二、美國必須「干涉」台灣,否則即不知如何保全台灣,且難以估計保全台灣的代價。三、自李登輝至陳水扁,美台信任日趨惡化,美國干涉的層次亦日趨升高,如今甚至連修憲工程的內容亦須美國首肯。

在台美「干涉/信任」關係日趨惡化的情勢中,經建會高層儼然如今才忽爾發現「美國干涉台灣內政」的新罪行,寧不可笑?豈不可悲?經建會高層應知:倘若「美國干涉台灣內政」已不可免,則與其拚命向美國採購軍備武器,換來美國之「干涉」;何如透過美國的「干涉」,改善台灣的國際經貿角色,期能「從根本上」改變並增強台灣自力更生的條件。

誠然,美國一方面希望台灣充實軍備,是要台灣建立自我防衛的國防能力;另一方面又希望台灣改善其國際經貿角色,特別是以直航等手段改善兩岸經貿關係,其實亦在強化台灣生存發展的條件。眾所皆知,軍備是「硬國防」,經貿則是「軟國防」;就台灣的內外情勢而言,軍備只是維繫「國防」的小部分因素,經貿的永續發展才是維繫大部分「國防」的主要架構。

美國商會的口吻像是在干涉內政,但是它提出「最快明年台灣經濟就會陷入大麻煩」(get into a big trouble),及「更有可能玩完了」等警語,其實亦是一種「見孺子將落井」的悲憫之論,更可視為對台灣「經貿國防」的忠告之言。

民進黨政府為了對美軍購,表現得奴顏婢膝;但是,如今對於美國商會的經貿建言,竟斥為「干涉內政」。難道民進黨政府只知用鉅款購買美國的飛彈來保衛台灣(並開放這一部分「內政」被美「干涉」),卻不知應當透過美台合作來改善台灣的國際經貿角色,使台灣更具存活下去的條件(竟關閉這一部分的「內政」不容美國「干涉」)?

美國寄望台灣的「兩岸政策」是「政治防,經濟開」。政治不防,台灣守不住;經濟不開,台灣活不下去。民進黨政府只見美國能賣武器給台灣,卻故意罔顧美國亦可在建構兩岸經貿雙贏關係中扮演積極角色。

經建會高層如今指控美國商會「干涉內政」,會不會在未來的某一日,回過頭來反而希望美國「干涉內政」,卻已是噬臍莫及!

【2007/06/07 聯合報】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