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溪、黑手、交工 一路唱不停

2009/02/07

黃哲斌、何榮幸/專題報導 ▲林生祥(圖右)在2007年獲得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與「最佳客語專輯」時上台婉拒獎項。(本報資料照片)

 三千年前,《詩經》的風雅頌就告訴我們,詩歌可以談情說愛、可以抒發心懷,也可以批評時事;三千年後的今天也一樣,有一群人,一直用歌聲表達他們的意見、立場、態度。

 誕生於一九八九年的「濁水溪公社」是台灣最重要的地下天團。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小柯」柯仁堅,不當律師當歌手,與團員結合龐克、民謠及那卡西樂風,甚至混入布袋戲、電子花車、賣藥電台情境,刻意創造一種嘈鬧、隨興的惡搞風格。他們也是最早喊出「台客」一詞的樂團,在模仿豬哥亮、賀一航餐廳秀的歡樂表演裡,唱出台灣底層的苦悶與現實處境。

 「濁水溪公社」的現場表演很像一齣行動劇,不求音樂表現的精準,反而故意鬆散即興,與台下觀眾互動。主唱柯仁堅會隨著曲目或時事,有時在台上跳起八家將,有時扮成棒球捕手為中華隊加油,或與團員隨口聊天,或向觀眾噴汽水、互丟水瓶。

 搞笑的背後,「濁水溪公社」影響許多地下樂團,《海角七號》的小應曾是第一代鼓手。團員雖屢更迭,他們一直保持對社會的犀利觀察,最新專輯《藍寶石》以高雄傳奇的藍寶石大歌廳為名,融合了懷舊、夜生活、城市不倫戀、外來移工的思鄉淚水。

 「濁水溪公社」以音樂關懷社會底層;到了「黑手那卡西」,更直接走進群眾運動,團長陳柏偉是台大城鄉所碩士,一九九六年組團後,他們不斷在各個勞工運動的場合走唱,一首諷刺周潤發提神飲料廣告的「福氣個屁」,幽默尖銳的歌詞、熱鬧易記的旋律,搭配俗又有力的肢體動作,幾乎變成勞工抗議場景的「國歌」。

 「黑手那卡西」也長期關注性產業、無殼蝸牛問題,白米詐彈客事件後,他們以一首「WTO,怨嘆喔」率先聲援楊儒門;二○○五年,他們為樂生院民編寫「被遺忘的國寶」專輯,還在院內舉辦演唱會。

 因為反對美濃水庫而成立的「交工樂隊」,則是近年最受矚目的社運樂團,主唱林生祥以吉他、月琴、三弦交錯伴唱,讓傳統客家音樂鳴奏出嶄新生命,屢次奪得金曲獎。

 美濃水庫停建後,「交工樂隊」轉而關注農業議題,二○○三年林生祥與鍾永豐另行組團,依舊以農村的土地與人為創作核心;另一靈魂人物陳冠宇則組成「好客樂隊」,學習耕種有機米,最近發行《愛吃飯》專輯,以民謠及Bossa Nova曲風,希望製作一張「輕鬆自在的田園有機音樂」。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