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科新貴 為何落難

2009/02/16

 競爭策略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重要的產業群聚觀點,強調當某一特定產業上、中、下游的發展有地域關聯,使企業間存在高度競爭卻又相互依賴、互利共享的關係,此理論在景氣繁榮時,對產業競爭發展為正面助益,而當景氣不振之際,反倒成為城市經濟發展的反作用力。從這波金融大海嘯對美國紐約(金融)、底特律(汽車)、加州矽谷(科技)日本名古屋(汽車)、台灣竹科園區(科技)等城市經濟衝擊甚劇,這樣的經驗突顯產業漸趨成熟後,應進一步規畫多元化城市經濟發展策略,後金融大海嘯時代,國際風險均攤概念挑戰波特的群聚論。

 金融海嘯不僅對華爾街金融證券業造成衝擊,紐約也百業蕭條,連百老匯都史無前例的出現停演一半以上劇目;加州政府宣布實施無薪假除原本州政府財政問題外,也由於矽谷景氣蕭條;底特律汽車大廠陷困境,同樣也出現大量失業潮;日本名古屋愛知縣豐田市,景氣不佳豐田汽車大裁員,不僅待業人口暴增,豐田市商業稅收整整減少九○%;台灣科學園區的發展經驗,過去是經濟發展的動脈,但在不景氣之下,不僅產業本身出問題,連帶周邊商業活動蕭條就成為城市與民眾最沈重的痛。

 從城市經濟發展的觀點,我們必須強調國際風險均攤的重要性,國際風險均攤最主要目的是在追求消費平滑(Consumption Smoothing),換句話說是在保護消費平穩不受生產或所得變動衝擊的能力,好比科技業或科技人在面臨不景氣所得減少的時候,可以透過多角化經營、第二專長、儲蓄或多元投資收益,或是政府移轉支付像是減稅或消費券發放等方式,以降低所得減少帶來的衝擊,讓未來的所得與消費能力與今天相當。

 台灣經濟與出口產業攸關,而出口最重要的就是科技製造業,科技園區的生產與出口更扮演關鍵力量。去年底以來,出口負成長創下歷史新高,反應當下的不景氣與需求衰退,這就是為什麼竹科休無薪假員工人數高達八成,竹科人的薪資縮減後亦反應於平日消費與周邊商業活動力,使得園區周邊商家營運亦陷困境。

 十萬竹科人成為這波不景氣放無薪假的落難新族,絕不能只歸咎金融海嘯,其中還隱含科技人謀生能力不足、風險均攤不夠的危機。羅勃.席勒早在二○○○年網路泡沫破滅之際所出版的《新金融時代》一書中極具遠見提出「生計保險」的觀念,有別於失能保險、失業保險或傳統保險提供意外突然降臨時的損失賠償,「生計保險」觀念在於提供一個人的謀生能力緩緩減弱時的風險保障,這也正是需要長期專業教育養成與高等學位工作者所必要。

 此外,科技人財富風險集中是嚴重的問題,以竹科人為例,收入以薪資為主,而有價證券則多半是公司認股權證、員工的分紅配股,所擁有的不動產也可能全數位於新竹地區,當出口衰退之際,放無薪假使薪資收入減少,公司股價下跌,加上房貸壓力造成的拋售,使新竹地區房價已衰退一成以上,科技人在沒有第二專長技能下,只好眼睜睜的看收入變薄;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科技產業本身,過去景氣好的時候,產業界強調核心競爭力,然而,這次能夠對抗不景氣的企業如宏碁集團,卻受益於品牌、科技服務與代工製造等多角化發展。這些情況可以簡單說明科技人、科技業及城市經濟發展過程中,風險均攤的重要性。

 從國際風險均攤的角度來看近來國內的無薪假與裁員問題,我們看到不同部門可以致力的方向:企業經理人可以規畫公司多元的經營策略,運用風險管理工具,如保險業可以從「生計保險」的新業務開發著手;個人則應意識培養第二專長的重要性。而城市經濟發展規畫隨產業成熟度,進一步擴大多元化策略方向,如近國內近期製造業銷售額大幅衰退的同時,批發零售及餐飲業服務業衰退幅度仍極為有限,風險均攤下未來景氣復甦的倚賴重點可能是服務業,政府單位不妨趁機調整過去「重科技、輕服務」的產業扶植策略,以落實產業風險均攤概念。(作者郭迺鋒為世新大學財金系副教授、黃麗婷為同系研究生)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