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之路

2009/02/17

 我還是喜歡「革命之路」這個原名,因為「真愛旅程」這部電影,實在是一部很激進的電影。

 這部電影中,愛很短暫,連激烈的做愛都很「抽象」,但戲中的恨,卻有撼人的力道,難得有一次,好萊塢不再塑造愛情神話,展現了連愛情都無法救贖的時刻。

 就像導演山姆曼德斯上一部電影「美國心玫瑰情」,「革命之路」講得是美國中產階級生活的無望;只是,在「美國心」中,是家庭的男主人,忽然不想再照這個遊戲規則玩下去,「革命之路」則是那個女主人再也無法走下去。

 不過,革命之路卻不是一部女性主義的電影,貝蒂佛萊丹那一本點出美國中產階級家庭主婦挫折感、帶動女權運動風潮的「女性迷思」,於一九六三年出版,「革命之路」早於一年前就得獎,它藉者女主角愛波提出一個更根本的問題,「人要怎麼活才有意義」,真是大哉問!

 愛波第一次碰到男主角法蘭克,問他做什麼?「在自助餐廳當出納」,但這不是她要問的,她要問的是,他對什麼事有興趣,法蘭克不知道,他的父親一心想當大公司的「組織人」,一步一步往上爬,最後失望而終,法蘭克從小反叛父親,但卻選了同一家公司,因為他刻意選無趣的工作,直到他把事情想清楚。

 看來,這是面對資本主義體系的一個策略;馬克思講過類似的話,「你不是在工作中找到成就感,不然就是減少工作時間」。最後,法蘭克一個玩笑,居然讓他受到上司賞識,被提拔到父親一輩子兢兢業業都得不到的職務;他為父親報了仇,成為資本主義的勝利者。

 這樣的生活,對男主角是夠了,但不是愛波想要的;她想到巴黎去工作,讓法蘭克有時間和自由去做想做的事。但這是怎樣的人生,連愛波也不清楚,人類史上有可能出現左派理想中的「早晨寫詩、午間勞動、傍晚垂釣」這樣的「全人」生活嗎?

 「革命之路」作者理查.葉慈一九九二年過世,還來不及看到共產世界的全面潰敗;如果活在現在,他可能更絕望,全世界即將新增五千萬勞工失業的今日,每一個勞工面臨比法蘭克更嚴酷選擇,「不是累得像狗就是沒有工作」,看來,資本主義體系的力量是更強了。

 愛波「走不了,但又不想留」,真是無處可逃,四十幾年後來看,「革命之路」還是異常寫實。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