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都不支持,公民對政黨表達了什麼?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9/02/23
資料來源: 

天下雜誌2009年國情調查中,對政黨認同度的資料顯示,高達63%的公民,當被問到說:「請問你最支持那一個政黨?」時表示:「都不支持」。其中國民黨的認同度也只有19%,民進黨更只剩下3.9%。對於這樣的結果而言,到底台灣公民對政黨表達了什麼樣呢?公民對政黨的不信任究竟又是那一個黨?誰該負責呢?

前天2月22日綠黨溫炳原競選總部成立,羅文嘉公開表示要「票投給綠黨溫炳原」,竟然就被民進黨上上下下圍剿,看起來比較有修養的,話就說好聽一點,要他選擇離開,比較敢衝敢秀的還聚起來要求開除他的黨籍。雖然這是民進黨的家務事,但作為台灣政黨政治的一份子,綠黨還是要說,都只剩下3.9%,民進黨怎麼還不改一下黨性呢!作為一個曾經執政的政黨,難道還要用追殺幫派中異已這樣的方式,來排除政治異見嗎?說實在的,台灣社會就曾經因為相信民進黨的理念,而支持民進黨,現在到底是誰讓民進黨的理念變了!是只有陳水扁一個人嗎?

我對羅文嘉因認同綠黨六大核心價值的理念,公開宣佈:要『票投溫炳原』,而竟遭受民進黨內各界的圍剿,深感不忍與不解。不忍堅持理念的人,竟然會遭受宣稱「民主進步」的同黨同志攻訐,不解民進黨何有民主?何來進步?甚至連「與前老闆扁有什麼不同?」這樣的重話都講出來了!用同樣的標準來檢視,難道民進黨的大老,民進黨上上下下的政治人物與「與前老闆黨主席扁有什麼不同嗎?」,那為何不要全黨可以選擇離開民進黨!這樣的邏輯行得通的話,民進黨乾脆倒黨,要求所有的舊黨員可以離開,讓真正堅持理念的新黨員來經營算了。

當綠黨決定參選後,我們從媒體得知羅文嘉倡議重拾民進黨價值的再生,這本來是民進黨的家務事,綠黨也不會涉入,但能夠改變台灣的政治,本來就是目前每一位期待台灣改變的公民所關注的。況且民進黨黨中央本身都曾經慎重討論提出包括綠黨、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等足以代表社會價值的考量名單,難道民進黨上上下下忘了這件事情了嗎? 這段期間我們綠黨的秘書長潘翰聲也曾表示,綠黨基於堅持理念而參選大安區立委補選,黨內考慮文魯彬與溫炳原等人參選,不過,與民進黨無關;民進黨當時的構想反而為綠黨增加困擾。我同意羅文嘉的理念,以目前的國民黨集行政、立法一黨獨大的政治生態,民進黨的無能更本不可能監督,所以,需要靠所有社會力量(我個人甚至認為除了綠黨,還應該納入、新黨、台聯、民進黨)來制衡國民黨,台灣才有機會。

想不到羅文嘉在這次大安區立委補選所提:「民進黨必須放大格局,與大眾在一起」竟然因自己民進黨同志的失信,而其他名亡實存派系的力量修理,想要將他趕出民進黨,民進黨的作法真是令人難以理解。(綠黨路見不平難道不應該說句公道話嗎?綠黨不是泛綠,但綠黨寧可甘冒被社會誤會,還是願意站出來呼籲民進黨,民間的價值不是用搶的、是與民間站在一起時,千萬不要用來作政治鬥爭),畢竟這一次補選的重點是要國民黨為李慶安的事件道歉,要民進黨承認自己的監督無能,排除了兩大黨的惡鬥對立後,大安區的選民才願意、也才有機會聽各種競選如綠色經濟、社會正義及福利照護的政策牛肉。

最後,羅文嘉告訴我,他相信大安區的選民是知道的,而我的選票是有指標意義的!讓我們開始改變政治一起作點事。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天下雜誌的調查只是顯示那些位在孔教儒家階級奴役倫理資本奴主集團裏的剝削者的意態,正好讓苦勞知道,原來資本奴主支持的是中國文化孔教儒家階級奴役倫理集團的圍事流氓是中國國民黨。

苦勞要說的是:站在苦勞的對立面的,在民主自由秘密投票制度的選舉中,終究不會有好下場。看看哪一邊的選票多呀!

對於天下雜誌的民調,可以這樣子解讀,因為保障言論自由是苦勞串聯與團結的重大正義。

綠色曾是民進黨基本價值
2007年5月22日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潘翰聲(台灣綠黨秘書長)

從民進黨初選的爭鬥的慘烈,已經預見:未來單一選舉的區域立委與總統,將是一片焦土的民主內戰。民進黨秘書長林佳龍以基本價值作為泛新系初選挫敗的主因;其所謂「基本價值」的意涵,指的是本土國家認同的忠貞度,是民進黨黨旗中間台灣的象徵圖案。在黨內激烈的權力鬥爭下,誰還記得黨旗上面的綠色,以及黨名裡面的「進步」兩字?
一九八一年,陳水扁、謝長廷、林正杰、康水木共同投入台北市議員選舉,當時文宣由前進系的范巽綠負責,從剛成立的德國綠黨借來綠色作為識別系統,以標舉環保與進步的意涵,演變成黨外乃至民進黨的招牌。在威權統治一黨獨大的年代,民進黨集結了民間多元的反對力量;但隨著執政機會的浮現,逐漸轉型為全民政黨的過程中,進步性的多元價值慢慢被妥協掉,國族主義動員策略則愈來愈受到倚重。在「綠色e旗,升就天」戰歌中,凝聚了支持者的單一認同,歌詞只有國家前途震天響,欠缺豐富色彩。
民進黨執政七年後,在經濟發展策略上幾乎全盤接受國民黨所遺留下來技術官僚的建議,竭澤而漁的開發意識形態並未因政黨輪替而改變,變本加厲到環保團體的場子踢館說蘇花高是「既定政策」;甚至當全世界談永續發展都一二十年,政府卻倒退至「環境保護阻礙經濟發展」的過時謬論。連主流商業雜誌都搶著探討對抗地球暖化的商機,太陽能電池這類小而美的日出產業早就登上股王,政府卻還在留戀大而無當的夕陽產業。沒有競爭力的廠商,靠著低於國際水準的水電價格苟延殘喘;過去十年單位勞動成本平均每年下降超過五%,居然以景氣不好威脅出走;政府預計調漲的工資幅度已經跟不上物價指數,還要撥款補助廠商。
蘇貞昌提出、張俊雄延續的大投資計畫,更是「打著綠旗反綠旗」的代表作:政府強力推動的台塑鋼鐵與國光石化兩個開發案,所製造的二氧化碳就達到全國排放量的十分之一;耗費台灣寶貴的資源,製造便宜的鋼鐵與塑膠,投入以量取勝、不講品質的中國市場,加深對中國的依賴;執政黨敢用「愛台灣」來檢驗這兩個案子嗎?
更離譜的是,日前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初審通過「溫室氣體減量法草案」,訂定二○二五至二○三○年達成二○○五年排放量(二.六二億公噸)為基準年;這跟京都議定書較一九九○年(一.一二億公噸)減量五%的目標比起來,已經是沒有減量的增量法案;行政院竟然透過黨政協調會報施壓尋求翻案,希望不要訂定減量目標。未來如果執政黨接受全國工業總會提出二○一二年三.六億公噸的目標,黨旗的綠色應該可以換成黑色或金色了。
為了秋後算帳並證明陳水扁沒有跛腳,被財經媒體點名下台的環保署長成為未來一年選戰內閣向資本家輸誠的祭品。在全面倒向掠奪式發展的政策方向下,不論誰來接環保署長,都不可能堅持環境基本法「以環境為優先」的條文;七月底極可能換上一批橡皮圖章的環評委員,並加速通過蘇花高與台塑鋼鐵等案件,母親台灣的美麗山河將葬送在「投資台灣等於愛台灣」的短線選舉思維。
當初紅衫軍與社會主義幾乎沒有關連,只為了選個顏色與既有的藍綠陣營區隔;如今退去環保與進步價值的「綠色」陣營,又與政治幫派何異呢?如果民進黨不想再要綠色的價值,我們很樂意成為台灣政壇唯一的綠色政黨。

1993年4月26日,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簡錫堦在《自立早報》的【焦點對談】中承認:「民進黨對工運並不重視。尤其是勞工與資方對抗的若干重要抗爭,民進黨從未用其旗幟支持。民進黨是以中小企業利益為主的政黨;從辜汪會談來說,它受到的壓力也是來自資方。我認為:民進黨至今仍停留於台獨情結,並未有社會革命的思考;如支持李登輝、暗助連戰等,都是民進黨的包袱;勞工政策方面,只站在台獨立場來反對引進中國勞工(以免台獨主張受大陸人海戰術影響),卻不反對外勞,因為有中小企業主的壓力。」[註1]他還說:「我們(勞陣)認為:勞工運動應有意識形態,勞工須有信仰。現在的民進黨幹部就是看不出什麼信仰:除了台獨以外,他腦袋空空,沒有東西,只有口號。而我們的勞工幹部,理念非常清楚,有方向,有信仰。……目前勞陣的階段性目標是推展『福利國家』,這與民進黨的『福利國家』不同:民進黨只是要資源重分配,把軍公教的優待平均分攤給大家,不敢對資本家挑戰;但我們會批判現有體制不敢對資本家課重稅,澄清真正的『福利國家』定義,讓勞工知道『他是國家的主人,國家應為人民服務什麼』。……勞陣的參與者多主張台灣獨立,尤其不少工會幹部都是政治意識覺醒後才投入工運、也較支持民進黨;故勞陣自然傾向台獨,這點與勞動黨(勞權會)傾向統一完全不同。……勞陣的目標在於解放台灣勞工,不可能去解放中國勞工,因為:第一,沒有餘力;第二,現階段不重要。對於兩岸勞工聯合抗爭,我認為:兩岸是有敵意的國家,勞工之間的衝突也大;故應先擴大本身勞工力量,才有結盟可能。我不反對勞工跨國結盟,只是認為不是現階段的重要工作。」[註2]

[註1] 簡錫堦. 體制外的工運才是主力. 自立早報. 1993-05-03: (5)
[註2] 簡錫堦. 勞工運動應有意識形態. 自立早報. 1993-05-03: (5)

奇怪的民進黨
2013/08/03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其實這是別人的文章(http://www.thinkingtaiwan.com/articles/view/1024)篇名,談一件奇怪的事:「馬英九的支持率已剩20%左右,國民黨的民調已掉到只剩30%左右了,支持民進黨的也(還是)只有35%左右。」也就是說:不管國民黨有多爛,民進黨的行情都無法看漲。
作者怎麼解釋這個奇怪的現象呢?「民進黨關心的和老百姓關心的好像是mutually exclusive(互斥),完全沒有交集!」所以他反過來說,「35%的支持率應該算是很高了罷!」確實,一個不關心人民的政黨,如果還能拿到35%的支持率,靠的真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很多年來,我早已忘記,台灣還有一個「名存實亡」的反對黨。民進黨是有幾個值得肯定的立委,不過似乎跟當年「無黨無派」的「黨外人士」沒什麼差別,只能像孤雁一樣地逆風而飛直到折翅,沒有「同志」真心相挺。黨主席呢?只剩一張嘴,不得已時在媒體面前臨時瞎編幾句台詞應景。社會有任何重大的危機與不滿,我們看不到反對黨任何有力的主張與行動。少數政治人物綁架了一群不甘心投票給國民黨的鐵票部隊,不需要組織經營也不需要實際的政治作為,就能瓜分35%的鐵票。號稱台灣最大的反對黨,供養一些只顧私利而不顧公益的無恥政客,吃香喝辣。如果這樣也能算做一個「黨」的話,這確實也是夠奇怪的一個「黨」了。
社運圈有些人在最悲憤的時候會罵民進黨不長進,我再怎麼悲憤都覺得社運團體的力量遠比民進黨可靠。其實,我還真期待民進黨「樹倒猢猻散」,以便讓真正有心改革台灣政治的第三政黨可以壯大。在我眼中,民進黨只是一具僵屍,早就失去當年創黨時的理想與鬥志,無可救藥,沒什麼對話的價值。
我真正感到奇怪的是,為何還有那麼多民進黨的死忠份子看不出民進黨的真相,而讓他們可以坐擁35%的鐵票?更怪的是,其中還有一大堆號稱「進步份子」的學者。
要改變國民黨很難,要改變民進黨也很難──不過至少比改變國民黨容易。如果你真的是關愛民進黨的「進步份子」,就該用選票淘汰掉民進黨裡面的毒蟲,才有機會改變民進黨。我相信,「寧可投票給第三黨也不投票給民進黨內的敗類」是改變民進黨唯一的辦法,而且也沒有損失,大不了因而培養出一個值得栽培的第三黨,有何不可?
民進黨的死忠份子花了很多時間才覺悟到「台灣之子不一定要是陳水扁」,他們需要學會的下一件事是「本土政黨不一定要是民進黨」。
一個再爛都可以瓜分35%鐵票的利益團體,絕對不可能有改革的動力,只會在內部瓜分利益的爭權奪利中日益腐敗下去!
噢!對了,這下子你該看清楚我一點都不綠了吧?瞎了眼的人才會相信我在等待民進黨「關愛的眼神」。我不反對學者加入政黨,但是像我這樣堅持永遠跟執政黨對立的人是不該有任何黨籍與顏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