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拆遷公決」公而不決

2007/06/11

2007-6-11

圖:中國城市拆遷史上首開先河的居民投票,被視為是一種「民主」嘗試,引起外界注目(路透社)

6月9日,北京規模最大的危舊房改造項目─酒仙橋地區危改工程所涉及的5473戶居民,在北京酒仙橋十一街坊投票點排隊投票,對相關項目實施細則及意見公開投票。截至10日凌晨,在發出的5473張表決票中,共收到贊成票2451張,反對票1228張,無效票32張,1700餘戶放棄了投票。這個社會矚目的在城市拆遷程序上「公民表決」的民主嘗試,在其結束後比嘗試前留下更多的迷惘。拆遷,還是不拆遷?─這個首當其衝的問題,仍無答案。

【大公報訊】北京首次用居民投票的方式為該市單個規模最大的拆遷項目──酒仙橋房改帶危改工程進行表決,開發商北京電控陽光房地產有限公司推動居民投票的初衷,是希望表決結果可以決定今年是要加快推進危改工作還是暫緩此項危改工作。

據《北京晨報》報道,當天清晨,酒仙橋地區的街道兩旁隨處可見扎堆議論爭辯的居民,投票點的酒仙橋電子球場大門外擁滿男女老少,將決定自己棲身之所的表決票緊緊攥在手中。

投票表決書上寫著「您是否同意按照《酒仙橋危改工作補充意見》開展下一步危改工作」,同意畫圈,不同意畫叉。投票點的大門9點準時開啟,一條由鐵管圈出的單人長廊剎那間站滿居民,長廊盡頭是北京市公證處的兩名公證人員,經過初驗、公證、登記後,居民才能投票。公證席的旁邊特設觀察員,觀察員不僅包括街道、產權單位的代表,還有居民代表和區人大代表。他們守著票箱直至投票結束,並明確表示不接受記者採訪。投票從早9時開始持續到晚上,當手機中傳來晚9時的整點報時,六個投票點的工作人員統一關票箱、上封條、蓋章。所有票箱集於一處,在觀察員的監督下開箱唱票。

倡「同步拆遷」欲避困境

酒仙橋危改去年啟動,當時就有51%的居民簽了《回遷安置房預定書》,但由於近半數的居民不肯簽字,危改工作擱淺。

酒仙橋危改首次提出「同步拆遷」的方案,據悉,這是吸取了京棉廠危改項目的前車之鑒。

京棉廠的情況與酒仙橋十分相似,涉及國企老職工多、房屋產權複雜。當時採取的是傳統的「簽一批,走一批」方式:願意拆遷的,簽合同、搬走。項目方在合同中承諾一定的回遷日期,堅持不搬的居民則繼續與項目方談判。

但是,京棉廠拆遷開始後,一直有百餘戶居民不肯搬遷。拆遷無法進行,新房也就蓋不起來,最早搬出去的居民也就回不來,現在那個項目已經陷入了困境。由於合同承諾的回遷日期已過,現在開發商每天都要向已經搬遷的居民支付一定的違約金,同時資金又收不回來,虧損每天都在增加。朝陽區建委對「同步拆遷」的嘗試,也持鼓勵態度。

居民複雜各抱不同要求

酒仙橋地區房屋類型和居住人群非常複雜,其中包括4211戶無產權合居在筒子樓裡的住戶。這些人大部分同意拆遷。改善居住條件是酒仙橋老住戶的夙願。幾家共用一個廁所,使用時還必須撐著傘,因為上面會滴水;一間屋子兼具客廳臥室餐廳等多功能;這樣的場景在酒仙橋地區已經持續了幾十年。不少居民告訴記者,早就準備打包行李搬家了。

但也有反對的聲音。707戶住在單元房裡的居民,他們有自己的產權,其住房建於上世紀80年代末期,尚在「壯年」的房子補償政策與50年代老房子同等待遇,難免不滿意。今年5月31日,開發商北京電控陽光房地產有限公司在周轉補助費等問題上作出讓步,提出一份《危改工作補充意見》。《補充意見》大幅度提高了房子補償和周轉補助費,但仍難望得到全體居民的認同。

有居民質疑,就算99%的人都同意,但涉及私有權利,大多數意見能決定那1%的權利嗎?

最後,儘管贊成票是反對票的兩倍,但更引人注目的是1700餘戶居民放棄了投票,棄權票佔了拆遷戶總數的三分之一。

官方澄清僅是民意摸底

「投票實際是針對拆遷政策補充意見的民意摸底,並不是傳說中的投票結果直接決定拆遷時間。」投票現場,酒仙橋街道辦事處副書記巴長瑞澄清了「一票定乾坤」的傳言。開發商電控陽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對媒體三緘其口。

「如果投票就能決定拆遷時間,我們就是違規操作了。」巴長瑞解釋說,投票結束後政府還將對意見進行論證,以決定下一步工作。「如果贊成票數達到高比例,危改可能很快按照方案實施,反之,可能要暫緩。」

巴長瑞說,相關職能部門將繼續與居民進行溝通,爭取達成共識,但對於超過規劃條件允許和政策規定的要求,危改將很難開展。區建委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明確表示,對於所提條件離譜的居民,不排除通過法律或者行政手段來解決。截至記者發稿時,對於投票結果,政府和開發商均沒有提出明確的量化指標。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