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平台-3位總統的228

2009/02/28

 「二二八」已是國家紀念日,其政治糾結,卻因政治考量,解得不乾不脆。

 回顧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歷時二十載,三位總統基本上,對二二八歷史事件,均採正面因應態度,雖說每位總統因所處時空環境,以及個人心態差異,遂有不同表現,不過,大致上,二二八是歷史悲劇,二二八明顯官逼民反(或民怨),二二八當時主政者國民黨與蔣中正要負絕大責任,這等等意涵,三位總統都以不同方式,傳遞了他們的判斷。

 國家元首有無準確呼應時代交付的二二八機會,是我感興趣的焦點。

 李登輝手握十二年權柄,但他是國民黨主席,很難對蔣中正開鍘。李登輝因應之道,是以「第一位台灣人總統」的高度,為二二八「去禁忌化」,留下「無字碑」公案,讓其懸而未決。

 陳水扁於三強鼎立中險勝,初期戰戰兢兢採「新中間路線」,這意味他對二二八歷史糾結,不會大動作以免刺激藍營。這未嘗不是尋求藍綠二二八共識的契機。然時機稍縱即逝,很快的,朝小野大的困局、阿扁獨斷獨行的鴨霸,藍綠根本無法對話。形勢如此,陳水扁遂反過來,利用二二八政治結,以權力操作、民粹訴求,使其更政治化。試想,如此敏感、牽動藍綠神經的歷史悲劇,如何能在總統大選時,訴諸於街頭群眾運動?其激化對立,使二二八淪為綠營圖騰、禁臠的用心,藍營不可能平心靜氣,以肅穆哀敬之意去看待。二二八情結,沒能趁凸顯本土政權的民進黨執政之便取得社會最大多數諒解,殊為可惜。

 馬英九跟李登輝、陳水扁不同,外省籍加國民黨血統,在在使他不可能取得,類似李陳兩人的「二二八發言權」先天優勢。可是馬英九比起正統藍營人士,顯然多了幾分二二八的敏感關注。台北市長任內,他每年親自參加紀念典禮,甚至還曾被受難家屬當眾吐口水。這些努力,並沒白費,二○○八總統選戰大獲全勝,足見一定程度上,主流民意接納了他這位「背負國民黨歷史包袱」的外省人。連帶的,國民黨也沾了光。

 兩個面向,解釋馬英九的時代命題:一,民眾厭煩了民進黨、扁不斷操弄二二八悲劇,攬為政治禁臠、權力資本的粗鄙計謀;二,對馬英九以外省人身分,感同身受台灣人所受二二八苦痛,抱持進一步期待,期能真正獲致藍綠共識下的二二八真相。

 於是乎,馬英九的二二八議題,也就很清楚了。除了繼續身體力行,釋放國家領袖對二二八苦難的疼惜外,尤須對藍營、對國民黨進行政治教育,讓藍營支持者明白,當初國民黨在二二八悲劇上,必須承擔之歷史責任。唯其如此,二二八才不至繼續淪為民進黨或綠營之禁臠。

 馬英九由於省籍與黨籍的先天限制,或許倒提供了他後天靠政策、靠行動,理性化解、誠意溝通二二八政治結的唯一機會。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