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必須還原 恩仇還給歷史

2009/02/28

【本報訊】

 不要流淚,因為真正受苦的人淌的是血。六十二年過去了,二二八烙印在台灣的傷痕到底何時才能撫平?馬英九總統年年關心二二八受難家屬,從不被諒解到被接受,儘管有家屬告訴馬英九,「下次來我家,不要再談二二八了。」馬英九還是維持他一貫的關懷,準備籌建國家級的紀念館,讓二二八基金會常態運作,因為這是國家走過的崎嶇道路,是不能忘記的歷史,只有記取歷史的教訓,我們才不會重蹈覆轍。

 歷史不能忘記,族群感情卻必須和解,畢竟先人已走,留下來的後代,必須在這塊土地上共同奮鬥。台灣從威權到開放,二二八從禁忌到年年討論,自李登輝總統以降,不論省籍、黨籍或世代,已經有三任總統為二二八道歉,做為國民黨重新執政後的國家元首、曾經身為蔣經國總統秘書的馬英九,直言蔣介石有責,「不必隱瞞」。

 回顧那段悲傷歲月,蔣介石人在大陸,為國共內戰焦慮不堪,台灣行政長官公署基於台灣無事,已經讓七十軍、六十二軍等接收部隊先行內調,直到事件爆發,陳儀緊急電召兵援,廿一師遂來台鎮壓,被稱為「沉醉在扣板機的樂趣」的這支部隊,坐著船艦還沒靠岸,就開始向岸上掃射,駐防五個月,從南到北,釀成台灣一甲子化解不了的傷痛,即使這幾年,從政府單位到民間研究機構,不斷從新出土的史料中,挖掘到新的材料,印證當年悲劇到底有多慘烈,卻永遠有更新而曾經被湮滅的資料,幽幽地訴說他們的冤屈。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在二二八前夕,呼籲政府積極主動公布相關史料,因為真相完整呈現,社會才能真正和解,除了二二八,還有林義雄家宅血案和陳文成命案,都應該組成調查團隊追查。

 這個呼籲從李登輝執政時代就開始提出,直到扁執政八年,從沒停過。扁政府到底公布多少相關史料了呢?扁政府公布的史料還不能滿足社會尋求和解之心嗎?扁政府八年都做不到的事,馬政府能滿足嗎?

 真相到底是什麼?當批評者指責執政者一面在受難家屬面前流淚,另方面又在加害者蔣經國墳前哭泣,批評者顯然忽略了,二二八不能隱其責的是蔣介石,勉強和蔣經國牽上關係的是白色恐怖。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台灣有多少人經歷一輩子無法言說的痛苦,這些受苦受難的人們,包括了本省人、外省人、原住民和客家人,舉凡走過那個年代的人,其實是一起承擔了時代的悲劇。來台鎮壓的廿一師,結果在上海保衛戰中,遭到解放軍殲滅;電請兵援的陳儀,不久後被以匪諜之名遭處決,留在台灣的是五股的墓,如今墓木已拱;曾任國大代表的張七郎,被指因為和當時花蓮縣長張文成不和而遭密裁,但是,其子孫卻直指史料不見得是全貌;同樣被捕的劉闊才以五百萬賄賂保住一命,日後一路當上立法院長,但終其一生,他再沒和任何人說過這一段人生最黑暗的經歷。

 追索歷史真相,儘管只有片斷,也是痛苦的。走過苦難歲月的倖存者,有人從大陸流離到台灣,有人從台灣流離到大陸,還有更多人已經埋骨他鄉成故鄉,再踏不上曾經熟悉的土地;即使真相在舊紙堆裡翻滾,每一個名字都還是讓人怵目驚心,除了街頭鼓動事端的人之外,有太多想像不到的社會菁英、知識分子,在那一次事件中罹難,台灣因此受到重大創傷。政治,成為人生必須遠離的詛咒。

 六十二年過去了,台灣的政治詛咒不能再年復一年,一代又一代的延續下去,紀念二二八不能再藍綠壁壘分明地,這邊只談和解,那邊只談真相,甚至一邊談著和解與真相,一邊卻批評彼此的誠心。朝野政治領袖沒有人有資格指責對方是消費二二八的人,但也沒有人是必須為二二八負責的人,悲劇的一代已經過去,把上一代的恩仇交給歷史,真相必須持續追索,但不論本省、外省、客家或原住民,都是要在這塊土地生死與共的台灣人,二二八悲情的包袱該到放下的時候了。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