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新維和模式 21世紀大挑戰

2007/06/11

江靜玲/專題報導

丹麥、瑞典和挪威三國是國際社會少數達到聯合國援外標準的國家。三國軍事預算不高,推動世界和平從未缺席。瑞典首相府辦公室秘書長福斯麥德(J Forssmed)表示,和平與人道援助是斯堪地納維亞國家的共同價值,「是我們的世界責任。」

然而,隨著國際政局變化,尤其九一一和伊拉克戰爭後,儘管對人道和平堅持未變,如何維持和平,怎麼參與和平維持,成為斯堪地納維亞三國必需審視的新議題。

人道和平是斯堪地納維亞三國在二十世紀邁向的共同道路,從巴爾幹半島的科索沃戰後協定、北愛的停火和平協議,到以、巴「奧斯陸協定」,都有斯堪地納維亞國家參與的影子。每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也在這裡宣布。這些參與和推動世界和平的作為,使他們深受國際尊敬。

九一一後美國領導的全球反恐戰爭,不但未有傳統的戰場和敵軍,有時甚至敵友難辨。阿富汗戰爭時,前線赫然出現「英國人(回教徒)」打「英國人(英軍)」的情況,即是寫照之一。而伊拉克戰爭,美英不理會聯合國和歐盟反對,突顯美國在已不只是「強權」(super power )更是「超強權」(hyper power)的地位與霸氣。

代表國際社會的聯合國和維護歐洲安全責任的北約組織,都未能及時跟隨這些變化,進行改革,有效運作。在組織內負責和平推動工作的北歐三國,各自尋找新維和模式,也引起國內許多批評。

身為國際組織模範生的斯堪地納維亞三國,過去一直致力於推動和平,支援國際人道與人權,此刻,也面臨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一九九○以來,丹麥一直是三國中,派兵到衝突區從事戰後維和行動最多的國家。目前,阿富汗和伊拉克都有丹麥軍隊駐紮。但駐軍伊拉克在丹麥國內始終未能達成共識,丹麥政府已承諾今年八月自伊拉克撤軍。丹麥政治家報總編輯薩德法登(T Seidenfaden)仍批評,丹麥政府在伊拉克政策上「做過頭」。他說,過去丹麥扮演的是「和平維持者」(peacekeeper),如今卻成了「和平製造者」(peacemaker)。

瑞典也有類似的焦慮。九一一反恐戰開始後,瑞典在聯合國任務下,派軍阿富汗,並統一接受北約指揮。這項舉動,使二戰以來,擺脫中立但強調非軍事結盟的瑞典社會感到不安。

推動人權和平不遺餘力的挪威,此刻雖因為不是歐盟成員,自認可以在不受歐盟約制下,對聯合國發言比其他兩國具分量。但聯合國效率不彰,也使挪威很頭痛。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