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聚不好散─野百合怎麼會有春天?
從潘越雲事件談離婚制度缺失與去除通姦罪刑
婦女新知基金會 記者會 新聞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9/03/13
資料來源: 

前 幾天影劇版出現知名女星潘越雲被抓姦的大篇幅報導,雖然影劇版從來不缺明星疑似外遇的新聞,但是,女明星的 外遇總是被特別渲染,只是這次媒體報導一反常態對這位女星頗多同情,少有譴責,主要是因為這位女星所面臨的 婚姻處境,引發大家重新思考外遇是否真的罪無可赦?

    潘 越雲坦言十年婚姻不協調,結婚第二年就數度嘗試協議離婚,但在先生始終不願意離婚,自己又無法和對方相處的情況下,她 只好與先生分居,並和他人發展親密關係,導致被先生抓姦在床。即便如此,潘越雲始終希望先生顧慮女兒、願意放手,讓 兩人平和的結束婚姻關係。

本 會正是因為看見社會上許多人正面對與這位女星相同的處境,因此多年來致力於倡議好聚好散、無過失離婚,以及 免去婚姻外合意性交的刑事處罰,讓想離婚的人可以更為和平的離開婚姻,也讓在婚姻外發展親密關係的人,不必 背負刑事犯罪的罪名。

 

現行離婚制度 陷人入罪

 

以 現行的離婚制度,雙方一旦締結婚姻,想離婚只有兩種方法,一種是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進行「協議離婚」;若雙 方對離婚無法達成共識,想離婚的一方就只能上法院訴請「裁判離婚」(詳見附註條文)。

但 是,要能夠訴請裁判離婚成功,必須要能列舉出對方的惡形惡狀,才能說服法官自己無法繼續維持婚姻。婦女團體過去常常戲稱民 法1052條 的裁判離婚,簡直是十大惡人條款,非得要構成「虐待、遺 棄、意圖殺害對方、失蹤超過三年等 嚴格條件,才能脫離婚姻。

然 而困在婚姻中的多是平凡人,卻因訴訟門檻而逃不出婚姻墳墓。在協議離婚及裁判離婚之外,目前法律上沒有其他的路可走。但 在這兩者之間的灰色地帶,正是像潘越雲這樣苦惱的眾多平凡人,卡在只剩下空殼的婚姻而不知何去何從。

雖 然在民間反映之後,部分法官的判決逐漸放寬,認為只要能夠舉出難以維繫婚姻的概括事由,就能夠採用民法1052條 之2的 「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請求法官裁判離婚。但是,底兩人要交惡到什麼程度,才足以被認定為「重大事由」而 得以離婚,現在仍完全倚靠法官的自由心證,也依賴自己遇到哪位法官的運氣

從 司法院提供的統計數字,採用「重大事由」判決離婚的比率,從1998年 的7%, 逐年提高到2007年 的50.8%, 至今已經有超過半數的判決離婚准用重大事由判離(見圖一),也就是說,當 事人不見得要舉出某一特定事由才可以訴請離婚,而可以列舉各種無法維繫婚姻的事由,請法官判決,顯示法院對 於裁判離婚標準傾向愈來愈寬鬆。但不見得所有民眾都知道現在較易達成裁判離婚,反倒是可能看到嚴格的條文限 制就嚇退了。

即 使勇於上法院,婚姻的當事人還是必須對簿公堂、互揭瘡疤,想離婚的一方仍必須指陳對方讓人無法容忍的事由,好 說服法官婚姻無法維繫,這等於是逼迫想離婚的一方,在法庭上和對方撕破臉。即使當事人體認到婚姻關係沒有絕 對的對錯,或是像潘越雲這般顧慮孩子心情,而只想要與對方好聚好散、和平分手,但只要對方不簽字離婚,除非 撕破臉上法院,只有默默隱忍一途、徒留形式上的婚姻空殼。

不 過,人都有情感需求,當配偶無法和自己建立親密情感,而想從他人獲得,就得冒著被抓姦的風險。以台灣現行的法 律,被抓姦並非賠錢、道歉了事,而是觸犯刑法、可能要坐牢的,依法可判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也就是說,和 配偶以外的人合意性交的人被國家當成罪犯來處理,和偷竊、搶劫等犯罪行為等同。

我 們想問的是,對於這些雖然想離婚,但為了孩子、為了情分,還想與對方保有最基本友好關係的當事人,難道就只 是因為對方不願放手,就得禁錮自己的情感需求,再也無法和其他人建立親密關係嗎?還是我們要逼迫當事人在公 開場合數落與言語攻擊其配偶,只為了達到離婚的目的?若當事人在這種兩難的情況下,與他人建立了親密情感, 國家再用刑法懲罰個人情慾,真的合理嗎?台灣離婚制度長久以來的不合理,以及遲遲無法除去的通姦罪,這 雙重桎梏等於是國家陷人民婚姻成為逃不出的煉獄,又耗費國家資源介入成年人情慾關係,逼使人民背負觸犯刑事 法律之污名。好聚好散、和平分手,為何如此之難?

 

國家不該懲罰 成年人妳情我願的情愛關係

 

    由 於以現行法律,和配偶以外的人合意性交仍舊是犯罪行為,因此只要懷疑配偶外遇,就可以會同警察破門查看。我 們雖然可以理解被配偶背叛的痛苦和傷害,但是,我們是否應該換個角度思考,成年人的情感恩怨,動用到國家警 察和司法體系來處理是否適當?當青少年發生情感糾紛,成年人總會以好聚好散加以勸說,但為什麼當婚姻中的雙 方發生情感糾紛,就得請出警察來破門抓姦?警察的工作是維護公共秩序和社會治安,我們真的希望花費國家警力 處理私人情感恩怨嗎?

    雖 然我們不支持國家以刑法懲戒外遇出軌的人,但這並非說,我們支持婚姻中欺騙性的外遇行為,欺騙雖然會嚴重破 壞兩人的信任關係,傷害另外一方的情感,但是欺騙是否嚴重到需要成為一種刑事罪罰,確實值得商議。

如 果我們認為婚姻締結為雙方當事人訂立的契約,那麼在沒有獲得對方同意下,和他人發生性關係,最多就是背棄了 婚姻契約中的守貞約定,那麼,我們要求背約的人負擔民事賠償責任是合理的。而台灣現行的法律,已經可以針對 配偶外遇提請民事賠償,等於已經保障被欺騙者的權益。

更 何況,和他人發生性行為,其所傷害的是配偶的情感,而非損及配偶自由、隱私、財產等 等基本權利,國家警察在這個時候介入私人生活,不但不是維護人民的基本自由,反而成為抓姦者的打手,侵害另 一方的性自主權。

 

通姦罪的存在 無 法拯救婚姻

 

    雖 然抓姦新聞時有所聞,但大家或許沒有注意到,最近幾則新聞都出現抓姦者反被告「妨害秘密、傷害罪、入侵民宅、妨 害自由」等 罪刑,而這些罪刑往往高於通姦罪,也就是說,即便成功告贏通姦罪,自己可能因為抓姦手段非法,而被判處更重 的罪刑。台灣通姦罪最高刑期為一年,但從近年來的判例,法官很少判超過六個月,但是一旦涉及非法監聽,則可 能處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提出這樣的數字,並非告誡大家要用合法途徑抓姦,而是想提醒抓姦的人,侵害他人隱 私、妨害他人自由比起情感上的背叛,在現今這個社會更難被接受。

    當 本會在倡議廢除通姦刑事罪時,曾遇到多位律師表示,很多大老婆抓對方通姦,不是為了懲罰對方,而是因為通姦 足以構成離婚事由。就如同前文所說,我們瞭解當婚姻出現困境,對方卻遲遲不願意簽字離婚的痛苦,但是,如果 當事人一定要走向判決離婚一途,「抓姦」不見得是必要當然的手段。

若 從這幾年判決離婚的事由變化(見圖一),可以清楚看到,採用對方與他人合意性交而裁判離婚的個案已經越來越少,到2007年 只有不到0.1%, 一年不到100人 採此理由進行判決離婚;反倒是採重大事由離婚的比率,到2007年 已經超過五成。也就是說,連法院都傾向從寬認定離婚事由,因此如果真的要走向裁判離婚一途,抓姦也不見得是 必要手段。

 

懲罰外遇的性 別不平等效果

 

    過 去一談到外遇議題,內心浮現的故事版本總是可惡的先生,背棄在家辛苦帶孩子持家的大老婆,逍遙自在的和年輕 貌美的姑娘勾搭。但是,這個外遇圖像忽視了已婚女性的情慾需求,也凸顯了這個社會對女性外遇的無法容忍。

    國 科會社科中心博士後研究員官曉薇根據1999年 到2005年 法院裁判通姦罪的統計數字進行分析,發現被告通姦的丈夫,有50的 機率被撤回提告,但是對於被告通姦的妻子,只有23% 被撤回,也就是說,丈夫對於妻子的外遇是更加無法容忍。因此,即便 先生被告通姦的人數多於太太,但是如果根據判決確定數字,後妻子被定罪的人數還多於丈夫(太 太被判刑209人, 先生被判刑181人)。

    此 外,多年來婦女團體也指出,多數妻子會撤銷對丈夫的提告,卻保留對女性第三者的告訴。從官 曉薇博士所做的統計,確實可以發現,女性第三者被提告的人數已經遠高於丈夫(女性第三者被告人數為512人, 先生為420人),若 再算入丈夫被撤回告訴的人數遠多於第三者女性,最後先生被提告的人數只有210人, 而女性第三者則高達349

從 法條來看,通姦罪看似「性別平等」的男女都罰,但是若從實務操作的面向來看,通姦罪的存在,卻 造成了懲罰更多女性的效果,無論是懲罰女性第三者,還是懲罰外遇的太太通姦罪也無法 阻止社會上普遍可見的男性外遇,但是受到刑法懲治卻是女性為多。這也突顯了刑事通姦罪罰的不合理性,因為一 條看似平等的法律,卻因為社會對於男性外遇的容忍遠遠高於女性,造成性別不平等的法律效果。

實 務上我們也看到許多婦女花大錢抓姦,卻常不被法官採用為有效證據,可能被徵信社坑錢,又無助於挽回婚姻,丈 夫仍不回頭、甚至幫第三者出錢解決官司,或反告原配「妨害秘密、傷害罪、入侵民宅、妨害自由」等更重的罪 刑。而原配在反覆抓姦的過程中,心理上也一直處於不斷撕裂傷口、難以平靜復原的狀態,而孩子也被捲入情緒風 暴。而刑法中若繼續保留通姦罪,也就持續正當化媒體報導名人外遇隱私的藉口

因 此我們認為,與其耗費國家警察及司法資源,由國家出面來鼓勵情感上的報復主義,不如將國 家資源轉為提供更多婚姻諮商及情感教育的管道。因此本會認為應推動修法,去除刑法中的通姦罪,保留民法求償 途徑,讓婚姻回歸民法及情感諮商教育的解決之道。

至 於離婚制度的相關修法,目前婦女團體有提出分居制度及調解離婚的草案亦 即向法院提出裁定、登記分居,滿三年後可訴請離婚,但這三年中必須盡到父母撫養子女等義務,並協調處理離婚 後的夫妻財產分配、子女監護權等各項效果;或是由法院的調解委員會來處理離婚事宜。我們希望在現行法律的協 議離婚及裁判離婚的兩個極端之外,能夠開展出其他的選項讓民眾選擇。離婚或外遇當然是複雜的情感問題,但國 家應推動制度上的修法,以及多提供婚姻諮商及情感教育,讓人民私領域的情感問題可以朝向和平分手、好聚好 散,培養出尊重個人隱私及情感獨立自主的文化。

 

 

時間:2009313日(星期五)早上940  地 點:婦女新知基金會(台北市龍江路2642樓)

 

Ø          記者會出席代表:  (婦 女新知基金會 董事長、台灣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

                尤美女(婦 女新知基金會監事、執業律師)

                陳昭如(婦 女新知基金會董事、台灣大學法律學系助理教授)

 

新聞聯絡人:婦女 新知基金會(022502-8715 政策部主任 簡至潔0939-617638  youle@awakening.org.tw

 

 

附註:相關法 條

   

★民法1049條(協議離婚)

夫妻兩願離婚者,得自行離婚。但 未成年人,應得法定代理人之同意。

 

★民法1052條(裁判離婚)
夫妻之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他方得向法院請求離婚:
一、重婚。
二、與配偶以外之人合意性交。
三、夫妻之一方對他方為不堪同居之虐待。
四、夫妻之一方對他方之直系親屬為虐待,或夫妻一方之直系親屬對他方
    為虐待,致不堪為共同生活。
五、夫妻之一方以惡意遺棄他方在繼續狀態中。
六、夫妻之一方意圖殺害他方。
七、有不治之惡疾。
八、有重大不治之精神病。
九、生死不明已逾三年。
十、因故意犯罪,經判處有期徒刑逾六個月確定。
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
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

 

★刑法239條(通姦罪)
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
 
★刑法315-1條(妨害秘密罪)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
一、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
    體隱私部位者。
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
    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從法條來看,通姦罪看似「性別平等」的男女都罰,但是若從實務操作的面向來看,通姦罪的存在,卻造成了懲罰更多女性的效果,無論是懲罰女性第三者,還是懲罰外遇的太太。通姦罪也無法阻止社會上普遍可見的男性外遇,但是受到刑法懲治卻是女性為多。這也突顯了刑事通姦罪罰的不合理性,因為一條看似平等的法律,卻因為社會對於男性外遇的容忍遠遠高於女性,造成性別不平等的法律效果。

ALLCOME:為什麼「強姦罪被判刑」的,總是「男性居多」呢?

ALLCOME:原來上面的內文之中,作者的邏輯造訴網友們,

ALLCOME:強姦罪其實是在懲罰男性的!

=================================
而刑法中若繼續保留通姦罪,也就持續正當化媒體報導名人外遇隱私的藉口。

ALLCOME:哇哈哈!原來這個才是重點啦!

ALLCOME:搞了老半天,這個法案的推動純綷是為了「名人們」。

ALLCOME:咱們台灣的「NGO」真的是為了「名人們」在盡忠職守!……哼哼哼哼!

================================

『離婚制度的相關修法,目前婦女團體有提出分居制度及調解離婚的草案』

ALLCOME:看看上面的文字,蛋頭學者、吃屎份子們,總算有點想通了,問題到裏在哪裏!

台灣的婦女運動太過中產階級化
像范雲這種優勢階級出身的外省人
根本不會去想了解台灣底層女性的苦楚
不知道各位還記得否
當初野百合學運
統媒就是刻意將她塑造成中國的柴玲
如今狼子野心一一暴露
她終於掌握到婦女運動的發言權
但也讓台灣的底層婦女
永無翻天之日

台灣的NGO說穿了就是「掀鍋蓋」團體
標準的腐敗與墮落的改良主義
不斷掩蓋民族與階級的矛盾

以上那些號稱自己非常有階級概念的網民,
如果可以針對去除通姦刑事罪這件事情說出個有階級意識的看法,
而不是無謂的攻擊個人,或只是標舉自己站在階級弱勢or族群弱勢的「驕傲」(虛榮?),
或許對於這個社會更有正面助力。

現在這個社會,不該只是靠著「我是勞工」、「我是同志」、「我是女人」...這種空泛的認同口號,就足以召喚支持者,也不是靠著「打倒資產階級」、「趕走外省人」、「閹了男人」這種充滿惡質仇恨的語言,就足夠博取支持者的情感與認同。

批評別人是中產階級前,先想想,那你是大男人,還是死異性戀?

死異性戀難道不是一種充滿惡質仇恨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