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話說-綁住公務員的思想?

2009/03/17

【■/北市(醫師)】

 郭冠英這位新聞局駐多倫多辦事處小小組長,在民進黨立委窮追之下,從網路調出其可能在二○○六年用類似「譁眾取寵」之「驚聳文字」發表的族群言論,讓他可能必須立即面臨公務員懲戒。

 此次,在所謂「族群操弄」之議題上,民進黨似乎已經佔了上風,可是問題在於一個人的「思想」能否加以管制及懲處?每位公務員在其職務所行使其一定範圍的權力;但是一旦下班回到自己的家裡,面對網路種種不同的言論及觀點,能不能表達些許個人之主張呢?

 話說回來,更何況言論及議題本身長隨著周遭環境的變遷而異,將二○○六年某人之言論在二○○九年政黨輪替之後,來個「秋後算帳」,是否已經違反「比例原則」?筆者絕對不認同范蘭欽或郭冠英之筆觸,其調性頗似中共文革時期之批鬥,用字遣辭毫無章法可言,是否真的是其本人文筆,尚待澄清。假如說「高級外省人」是自嘲,那譏諷台灣為「鬼島」之背後,是否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個人偏見呢?其於網路為文用筆名者,似以用「神不知、鬼不覺」的方式的「攻詰撻伐」似的暢所欲言,沒想到最後卻遭有心人「點名做記號」!

 不過,筆者擔心的是,經歷此事之後,誰還會「多管閒事」?就算閒閒沒事幹時,也不會傻到要談論國家大事及發表政論文章。難不成台灣又要回到數十年前,茶館及飯店的貼文告示:「公共場所(網路)勿談論國家大事」的戒嚴年代?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他們寧要台獨不要民主
2007年2月6日 蘋果日報 孫慶餘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international/20070206/3...

台灣民主化才十幾年,已經出現了不少妖孽;如同當年共產黨利用自由社會消滅自由一樣,台獨也在利用台灣民主消滅民主。不幸的是,台獨比共產黨更無理論基礎,憑藉一股部落主義狂熱,以及抄自國民黨政權的粗糙法西斯「戴帽術」,隨便就把每個不認同他們想法的人打成「台灣人公敵」、「賣台」,並藉此證明自己「愛台」。台灣已經被這群不學有術的人搞成一團糟了!
誰「愛台」?誰是「台灣人公敵」?要把台灣逼向戰爭、鎖國、逼向族群互鬥,只因「治國無能」,或只為滿足個人台獨狂熱的人,不是「愛台」,反是「害台」;而害台的人就是「台灣人公敵」。絕對不是獨派罵誰「台灣人公敵」,誰就變公敵。
很可能獨派正是「台灣人公敵」(因為「愛之不以其道,適足以害之」),反而被獨派胡亂栽贓的某些人才是「愛台」。在這個「愛台」只用口水證明、用戴別人紅帽表現的時代,要變成「愛台人士」未免太容易了,任何騙子都可以頃刻之間升為「愛台人士」或「台獨英雄」!(不信請讀褚威格寫的《傅歇傳》。)
最近只因為李登輝說:「不必追求台灣獨立,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李登輝馬上搗翻了馬蜂窩,受到一群獨派大老、名嘴惡毒抹黑,羅織罪名,要十萬火急毀滅李登輝。這種「台灣勇士、民主懦夫」行徑,讓人想到了過去「只要台獨、不要民主」的海外獨派;想到他們全力打壓海外民主派與自由派,只為獨佔台灣人資源的一頁醜史。
台灣這些扁政府及某些電子媒體豢養的「市場獨派」,不過是當年「海外獨派」的劣級仿冒品而已──海外獨派還知道要「革命建國」,台灣市場獨派則只想「口水建國」;海外獨派還知道怕美國、中共,台灣市場獨派則「啥米攏免驚」!
這些獨派「否定李登輝」,同樣滑稽。他們說「李登輝毀掉了自己」,似乎李登輝就自我毀滅了;他們說「我們失去了李登輝」,似乎李登輝就從地球消失了;他們說「海外喊台獨,才會影響島內;若無海外台獨,李登輝怎會稱為『民主先生』?」似乎台灣民主還是海外台獨的貢獻。以上全都是謊言,就像回台向國民黨投降的人竟自稱是「回台和蔣經國討論國是」並搖身一變為「台獨大老」一樣(還有幾名扁政府資政、國師,都是一夕變身「台獨大老」,讓真正奉獻民主或台獨數十年的人目瞪口呆)。
如果投降派可以變大老,那當年開除投降派的彭明敏豈非成了罪人?如果獨派要靠一群投降派及當年國民黨的順民(如今的投機派)去代表,台獨豈會有什麼前途?
李登輝說他們玩「假議題」,他們竟勃然大怒、群狗亂吠,是不是因為老羞成怒?
李登輝質問:「民主化走到現在,人民卻沒有更快樂?整天都在吵假議題,搞權力鬥爭!若這樣繼續惡性循環下去,想想台灣將來會變成怎麼樣?」這才是李登輝主張「不必追求台灣獨立」的重點。
一群獨派口喊台獨,所行所為卻師法納粹法西斯及塞爾維亞米洛塞維奇;用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的照妖鏡去看,「台灣人」說其實是一種「選民」說及部落主義;追求「百分之一百」台獨而拋棄眼前的國家及民主,其實是一種歷史主義迷惘。
部落一旦抬到至高無上,人民生活及各族和諧就一文不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