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我爸是共匪 被俘黨證肚裡吞

2009/03/19

╱記者李志德/台北報導】

一九四九年十月,國共內戰接近尾聲,國民政府遷台,解放軍渡海進攻金門,全軍覆沒,這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古寧頭戰役。六十年後,紀錄片工作者陳心怡揭露父親陳書言六十年來不敢說的秘密:陳書言是在古寧頭戰役被俘虜的共軍。

「被俘虜的人生」是曾任政治記者的陳心怡第一部紀錄片作品,在片中,陳書言回憶十來歲時,差點在南京被國民黨拉去當兵,但後來加入了共軍,屢建戰功,每回開戰,常有機會領到獎金。一九四九年初,他跟解放軍渡海進攻金門,卻遭到國軍激烈抵抗。

「一位和我一起出來的,是被國民黨戰車壓死的,履帶壓過他身上,把他整個人壓到沙子裡去,」陳書言對著鏡頭回憶六十年前灘頭上的慘烈戰況。他說,後來回大陸探親,戰友家人來問消息,他根本不敢說實話。

「我每往前走一步,機槍就朝我點放,我只好躺下裝死,機槍轉移目標了,我再起來往前走。」由於不敵國軍火力,三天之後,陳書言和殘餘的共軍投降了。被俘之際,陳書言把共產黨黨證吞進了肚子裡。

戰俘們被送到台灣本島,搭上火車到新竹,「窗子都是釘死的,怕我們跑」。到了新竹,這群俘虜在小學接受集體思想改造,「你要很小心,稍一說錯話,明天你就不見了。」

經歷這段實實在在的「改造」,陳書言至今餘悸猶存,除了同為戰俘的戰友知道身分外,連妻子他都守口如瓶;他太太在鏡頭前坦承「我不知道他是共軍」。拍攝後期,陳書言要導演女兒把他是「共匪」的部分完全拿掉,父女倆甚至在鏡頭前吵了起來。

「難道你以為現在還有人監視你嗎?」女兒大聲質問,父親則說「是,我看不到,但我感覺得到,我聽得到……妳沒有經過那個時代。」

陳心怡說,以往隱約猜到父親過去,但父親從不明說,直到拍攝紀錄片時,父親才明白道出往事。她說,過去和父親的關係很不好,但拍片時被迫面對和父親互動,剪完片子後,她發現自己也同時度過了三十幾年來一直無法面對的人生難題。

陳心怡的作品,是在退輔會贊助的「榮光眷影紀錄片人才北區培訓班」中完成,各大學圖書館都有收藏,也可洽「外省台灣人協會」索取。

閱報秘書》古寧頭戰役

一九四九年十月,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中共宣布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十七日,國軍將領湯恩伯棄守廈門,解放軍將領葉飛決定集中船隻進攻大金門,廿四日發動登陸,九千名共軍從古寧頭等地登陸。

國軍由湯恩伯指揮廿二兵團的李良榮、十二兵團胡璉兩支部隊迎戰,苦戰三晝夜,對方全軍覆沒。

古寧頭戰役的勝利,讓席捲中國大陸的解放軍士氣為之一挫,暫擋共產黨攻占台灣的意圖,讓國軍恢復信心,堪稱讓國民黨政府在台灣站穩腳跟的一役。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