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潤掛帥下的台灣媒體能有公益的空間嗎?

要成為一個較為健康、理性的社會,除了眾所皆知的民主體制外,一個基於公益而發聲、傳播資訊的獨立媒體環境也是基本條件之一。

所謂「公益與獨立」的媒體,就是媒體的運作必須以公益的價值判斷為準,擺脫權力與私利的干擾而自主進行其媒體工作。如果一個媒體能長期做到這點,它就有公信力,而這公信力是建立在公益價值與專業報導之上,而非附庸於定政治意識形態或市場效應上(如收視率、閱報率)。

這也是為什麼,近年來西方鼓吹公民社會的社會理論,是以媒體的公益性與獨立性為焦點,來倡導一個訴諸於公共利益價值的社會,必須要有一個能獨立運作、傳遞公共議題資訊、提供公共辯論的媒體環境。

這種公民社會媒體觀的願景當然很美好,但卻有一個重大盲點︰在一個以市場利潤掛帥的資本主義社會裡,這種為公益而獨立運作的媒體會有多少空間?台灣當前的媒體亂象,就是最好的答案。

自解嚴開放後,台灣媒體自由化過程同時也就是一個商業化、利潤掛帥主導的過程。據統計,台灣過去六大媒體(無線、有限電視、報紙、雜誌、戶外與網路)廣告量最高峰時,年廣告量高達近千億,近五年來雖逐年衰退,去年還是有約480億元的金額。由於台灣媒體環境剛由過去威權統治的操控轉型到只要有錢就可開辦電視台、辦報,對於許多本土財團或外資來說,都是充滿商機的新市場。對於這些資本家來說,媒體最重要的任務當然不是什麼傳播公益價值,而是這媒體運作是否有市場?是否賺錢?

媒體還是報導公共事務,但顯然著眼點根本不在於去培養公共理性的討論或傳播公共議題的討論,而是以偷窺時人隱私、拜金式的大幅報導財閥起居注。這一切的炒作、爆料只有一個目標,提高閱報率、收視率,從而提高廣告量收益而賺錢。

資本主義的利潤掛帥的另一面,就是殘酷的市場競爭。據統計,台灣小小市場就擁有7個24小時新聞台 (美國3個;英國3個;日本為0) ,同時也是全世界SNG車密度最高的國家,2300萬人擁有82輛(日本1.2億人/71輛、香港700萬人/1輛、韓國4800萬人/40輛、印度10億人/300輛)。

在這空前激烈的競爭下(電視台收視率是計算到小數點第二位),這也難怪各電視台會自行製造新聞、凸顯自己的政治立場、炒作政治話題等等奇形怪狀。不如此,又怎能搶占收視率呢?在這惟市場利潤是問的環境裡,我們真能期待一個理性、公共化的媒體空間?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