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媽祖魚 失業青年忙遶境

2009/03/21

【高有智、黃哲斌/專題報導】

六十六年次的陳秉亨目前是失業青年,每天靠領取政府的失業給付過日子,但是他卻比許多上班族還要忙碌。他的行程滿滿、事業遍及全台,到處巡迴演講募款,他的專職是搶救「媽祖魚」(中華白海豚),他的老闆叫做「台灣環境」。

  這一陣子,陳秉亨與媽祖魚保育聯盟專員甘宸宜、蠻野心足協會專員陳奐宇等人緊鑼密鼓規畫台灣環境運動史上的創舉:結合環保與民間信仰,以「媽祖魚陣頭」參加今天展開的大甲媽祖八天七夜遶境活動,祈求媽祖與信眾庇佑這群已經少得不能再少的稀有動物。

 過去兩年來,曾任台灣生態學會祕書長的陳秉亨和媽祖魚保育聯盟伙伴們南北奔波,到處開記者會陳情和抗議,為的就是搶救瀕臨絕種的動物「中華白海豚」。族群數量僅存一百隻左右,比深受地球暖化威脅的北極熊都還要危急。

 南北陳情抗議 只為中華白海豚

  中華白海豚在台灣海峽的岸邊出沒,漁民容易在春天三月海浪平靜時發現蹤跡,全身有著吉祥白與粉紅討喜顏色。因為恰逢農曆三月二十三日媽祖誕辰,傳統民間信仰認為牠是向媽祖祝壽,因此暱稱為「媽祖魚」。

  媽祖魚的重要棲地在苗栗到嘉義沿海五公里、水深二十公尺範圍內,這也是工業開發頻仍的海域,包括國光石化、台塑大煉鋼廠與彰工電廠等都在此區。為了擋下這些開發案,陳秉亨開著自己「百萬級的修理車」──需要一百萬元以上才能修補好的車──南征北討,有時候累到受不了,只好趴在休息站休息,醒來還不知道究竟要往南或往北。

 陳秉亨戲謔說,他根本不怕黑道,因為自己出車禍的機率恐怕比黑道威脅高,搞不好還會比中華白海豚先絕跡,「黑道根本不用動手,我就先爆肝了!」

 社運活動老將 也曾經失望迷惘

 陳秉亨雖然只有三十歲出頭,卻早就是抗議老將,生活幾乎都是在抗爭事件中度過。他在青澀高中時期,因為暗戀一個女孩,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她攜手逛沙灘,不忍美麗的七股海灘變成工業區,就開始參與反濱南工業區運動,之後並歷經反核、反美濃水庫等運動洗禮。

 東海大學時代,他還曾因為抗議已有「口碑」,有些老師特准他蹺課補考,支持他參與公共事務,但他還是差點慘遭二一退學。就讀靜宜生態所後,他的論文主題是抨擊六輕設廠,當時還為了全球暖化問題跑到行政院前面裸體抗議。

 然而,陳秉亨也經歷過人生苦悶與迷失。尤其目睹九二一震災的苦難,看見民進黨執政後背離環境運動價值,他竟然失望到每天跑去公墓遊蕩,就是希望能「看見鬼」,藉此證明死後還有善報、惡報的世界,但最後只有冰冷墓園相伴。

 環保結合信仰 關懷苦難的大地

 走過迷惘的歲月,陳秉亨又重回環保道路,畢業後選擇捍衛環境生態工作,籌畫全台環境苦行,近來中部大小環境抗爭事件幾乎都參與其中,連搶救台中惠來遺址都有份。

 為了搶救媽祖魚,陳秉亨曾在環保署的台鋼案環評審查會議上,只因為要公布影片和資料,遭到地方開發派人士團團包圍,甚至還有人衝向前去嗆聲,現場一陣緊張,最後引爆環保律師文魯彬被毆事件。

 至於「媽祖魚陣頭」,陳秉亨強調,這項想法已經醞釀兩年。二○○六年初環保團體成立媽祖魚保育聯盟後,過去都是忙於解說訓練、生態觀察和抗爭陳情等工作,今年總算可以實現這個想法。

  由於陳秉亨等人沒參加過媽祖遶境活動,他們還跑去詢問鎮瀾宮總幹事的意見,並找來創作台西「希望之海」蚵貝壁畫的藝術家蔡英傑,製作了長達兩公尺半的大型白海豚,希望媽祖發揮神力、信徒受到感召進而行動,一起搶救媽祖魚。

 「搞環保和民間媽祖信仰沒有衝突,都是關懷苦難大地,」陳秉亨說,海豚和漁民生計並沒有衝突,海洋資源越豐富,海豚才會越多,漁民生計才能照顧,媽祖就是守護漁民,媽祖信仰結合環保運動,希望能藉此呼籲台灣社會共同關心媽祖魚生存。

  不擔心沒飯碗 要做職業抗議家

  自從投入搶救運動後,陳秉亨一有空就是駕車前往大肚溪口觀察記錄中華白海豚。有趣的是,剛開始參與的半年,竟連一隻也看不到,跑了二、三十次都無功而返,但一到台北開會,當地志工就發現白海豚的蹤跡,他還為此怨嘆連連。

 後來終於有機會在海上近身目睹白海豚的可愛蹤跡,個性直率的他強調:「那是生命充滿感動的時刻!」陳秉亨說,白海豚會靠船很近,近到可以聽到牠們的呼吸聲音,看到牠們的眼睛,四目相交的那一刻,就能感受彼此的心靈交流,「所有的生命原來都是一體的。」

 結束生態學會祕書長的支薪工作,暫時全心投入搶救媽祖魚後,陳秉亨不擔心未來沒有飯碗,因為只要政府不反省改變,社會運動就是鐵飯碗,他永遠都是職業的抗議家,「搶救稀有動物」就是他最想要做的工作。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