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駁斥過度儲蓄論

2009/03/25

【賀靜萍/綜合報導】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昨日於人行網站上發表署名文章「關於儲蓄率問題的思考」表示,美國低儲蓄率與中國高儲蓄率之間並不存在顯著因果關係;中國為了抵抗金融危機,並沒有採取人民幣貶值的政策,且為此付出了代價,經濟恢復一直較慢,但這對阻止當時危機蔓延是有貢獻的。

 在G20峰會前夕,中國央行行長連續2天發表署名文章,呼籲改革國際貨幣體系,並且思考中美儲蓄率問題,頗堪玩味。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昨天針對周小川文章表示,中國央行行長連發兩文,其政治用意比較明顯。他認為周小川的前一篇文章主要表達的是對美國聯準會「1.15兆美元購債券」的擔憂,以及重建國際貨幣體系的呼籲,第二篇文章可以看成是對「中國過度儲蓄論」的回擊。

 周小川昨天發表文章重點包括,東亞國家儲蓄率調整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顯效,產油國高儲蓄率在油價未大幅下降前提下仍將維持較高水準,因此全球儲蓄不平衡在一段時期內仍會存在。

 為使儲蓄合理流動,提高全球資金配置效率,可以考慮將儲蓄盈餘更多引向其他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它們是未來全球經濟的高成長點,資源豐富、勞動力成本低,但缺乏發展必需的資金。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美國方面對中國儲蓄過剩的指責較多,甚至認為中國高儲蓄率是此次金融危機禍首。周小川在這篇「關於儲蓄率問題的思考」中指出,從儲蓄率波動的時間分佈看,美國本輪低儲蓄始於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而東亞國家儲蓄率提高是在亞洲金融危機後,中國儲蓄率上升更是在2002年以後,兩者並不存在顯著的因果關係。

 對此,郭田勇對周小川的說法表示認同。他表示,美國方面所持「中國過度儲蓄論」完全是將本末倒置,這種混淆視聽的做法應該引起國際社會的警覺。

 G20峰會將於4月初召開,郭田勇認為,因中國經濟在本輪全球危機中表現抗跌,國際社會對中國經驗和來自中國的聲音越來越重視,預計周小川的上述兩篇文章及主要觀點,將在會議期間引發討論,進而對未來全球經濟金融秩序改善起到助推作用。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