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市計價准則修訂 或開啟美國金融體系混亂之門

2009年04月04日01:32  來源: 我有話說 查看評論(0) 好文我頂(0)   美國東部時間4月2日,美國金融會計標准委員會(以下簡稱FASB)如期開會,投票決定“逐市計價(逐市定價)”會計准則的修改與否。

  一條會計准則的修改,引起了股市巨大的波瀾。4月2日當天,美國銀行業指數最高漲幅曾一度達到6.1%。

  “會計准則從來都是復雜的政治和各方利益的妥協產物。”美國企業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ALEX POLLOCK 說。在政治壓力之下進行的FASB會計准則修改,能夠解決華爾街的危機嗎?

推薦閱讀 清明給遇難者祈福上香 地震知識闖關 清明節哀思 國務院或研討新刺激案 九券商論市:回調後有望超2500點 5央企合並重組 衛通並入航天科技 社科院專家預測房價再跌50% 建銀國際稱上半年或降息81基點 一季十大飆股 節後爆發力六金牛 九股神論後市:散戶撤退 主力加倉   “FASB這一次修改逐市定價准則,也許會開啟美國金融體系另一個混亂的年代。”德勤北美公司的會計師李粵說。

  新舊逐市定價會計准則對比

  4月2日的FASB的會議,盡管沒有中止“逐市計價”原則,但是做出了重大讓步。

  其中最重要的讓步,就是允許金融機構在證明市場不流動價格不正常的情況下,可以用其它的合理的價格估算方法來估算自己的資產價格(FAS 157-E)。

  逐市定價正式的學術稱謂為FAS 157會計准則,該會計准則所討論的核心內容是“公允價值”。“逐市定價”准則2007年11月15日開始正式執行。這也是美國金融危機開始的前夜。

  “逐市定價的原理很簡單——一項資產的最簡單計價方式,就是該項資產在市場上的'退出’(可銷售)價格。在市場交易狀況正常的時候,逐市定價原則幾乎是無可厚非的。”美國Advent資產管理公司的副總裁趙伯賢指出。

  但是,隨著“次貸危機”的發展,美國資本市場一夜之間對結構性產品信心崩潰,市場交易幾乎凍結。大量不良資產和基於此的衍生產品因此而堆積在銀行業的資產負債表上。而“逐市定價”准則的施行使銀行們不得不對手上近2萬億美元的“可交易資產”與“可銷售資產”用“跳樓價”進行“逐市定價”,從而造成大量的賬面損失。

  而為了為這些損失進行撥備,銀行業不得不大量回收流動性,從而造成信貸市場的衰竭,實體經濟也因此而一落千丈。實體經濟衰弱與失業率大幅上升,又造成銀行各類貸款違約率上升。

  因此,在3月12日召開的美國眾議院聽證會上,不少銀行業人士將“逐市定價”造成的這種狀況稱為“死亡螺旋”。美國聯邦儲蓄保險機構(FDIC)前董事長William Isaac稱之為“美國金融危機的主要原因”。

  眾多美國金融業的“大人物”向FASB施加了強大壓力,包括前財長魯賓,美國銀行家協會以及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數十名眾議員,都要求對FAS 157的“逐市定價”准則進行修改。

  “FASB這樣規定,是因為有國會的巨大壓力,其實是取了逐市定價和根據模型定價當中的一個價格。”一家大型日本投資銀行的風險管理副總裁朱興利分析。

  另一條修改,是針對金融機構“持有到期”的資產發生價格變化時,進行價格估算的原則。這個原則被稱為“OTTI原則”(非暫時性損失,會計原則EITF 99-20-b)。

  之前的OTTI原則規定,即便一家銀行持有的“有毒資產”為了持有到期而收回本金,一旦有“尚未實現的損失”,也需要根據“逐市定價”原則來進行資產減記。這樣美國銀行業的近3000億美元“持有到期資產”,雖然損失可能會在數年或者數十年後才會真正發生,但銀行已經需要對這些資產進行減記撥備。

  而本次調整規定,可以根據銀行預估持有的這些資產的時間長短,進行價值評估。如果一家金融機構認為自己不需要出售這些資產,那就不需要進行OTTI減記。

  開啟混亂之門?

  “FASB所制定的會計准則一直有大量執行上的困難與漏洞,這次的修改缺乏實際執行的可能性。”李粵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對FASB的修改提出了尖銳的批評。李粵所從事的日常工作,就是為諸多華爾街金融機構評估各類有毒資產的價格和風險。

  李粵認為,修改後的准則允許金融機構在證明“市場不流動,價格不正常的情況下”可以有別的估價方法,“問題是,你如何證明某個市場是不流動的?價格是不正常的?每個定義的口徑是不一樣的,每個模型的假設也是不一樣的。”他指出,這就有了金融機構可以進行操作的空間。

  而對OTTI原則的修改,李粵認為,“這又是一個很難理解的做法。之前硬性規定持有到期的資產一定要按市場價格計價,這本身是不合理的。因此也沒有考慮到這些資本的本金和利息的收入;現在又完全靠銀行業自己決定何時需要進行按公允價格定價,這就又隱藏了很多風險。”

  李粵指出,“OTTI標准一改,銀行體系就完全沒有准則了。“

  “這種會計准則上的大幅搖擺,會造成很多未來的問題和漏洞。”李粵說。他認為,因為缺乏具體解釋,兩條准則的修改都會造成金融機構的混亂,很難執行。

  “我不認為美國銀行業會有真正大規模的業績改善。”美國Huntington 資產管理公司首席投資官Peter Sorrentino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

  “雖然逐市定價原則改變,銀行的盈利增加了,但這對它們未來的現金流沒有任何影響。如果對這些公司的估價是基於現金流的話,那麼其股價就不應該有變化。”Sorrentino說,“當然,盈利增加是好事情,因為這樣銀行需要擴大放貸的話,債務的利息會低很多。同時它們要發行新股補充資本金的話,市場比較能接受。”

  “但我不認為美國銀行業從此就能變成股市上的領導者。到現在我們公司都沒有大規模配置銀行類股票。這幾天的大規模上漲,都是因為非專業投資者買進造成的。”Sorrentino說,“據我所知,機構投資者買進的很少。”

  李粵認為,更嚴重的是,這次修改會造成以後市場定價體系的標准不一,對於財長蓋特納TARP II中的公私合營購買有毒資產和“壓力測試”會造成重大影響。

  “同樣一個產品,可能任何一家公司的定價都不相同。而這些價格又都是被會計准則認可的。這會造成更多混亂,到底采用哪家公司的定價比較適合?這些資產又如何賣出去呢?” 李粵說,“這次的會計准則修改,根本沒有提供任何透明度,反而把水給攪混了。”

  “逐市定價會計准則的修改,對資本市場的信心是一個巨大的提振。”華爾街著名的投資專家李戍民這樣告訴記者,“但這解決不了引發美國金融危機的根本性問題,所以未來的前景如何,只能進一步觀察。”

【作者:王康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王小超)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