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記2.15集體談判研討會

2009/04/06

撰文:蒙兆達

自九七回歸前通過的《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法例被廢除以後,職工盟雖一直爭取恢復法例,但至今特區政府仍然不為所動。金融海嘯爆發以來,由於 沒有集體談判權的保障,企業財團隨意向工人開刀,更加突顯勞方的不利處境。要爭取集體談判權,未來到底路在何方?

09年2月中旬,工會教育中心舉辦了「工會集體談判研討會」,邀得國際勞工組織專家擔任嘉賓講者,更有多位工會理事的實戰經驗分享,吸引超過70名工會及 民間團體代表參加。

要勝人先要勝自己

在 會議之上,國際勞工組織專家李昌徽提醒我們:工會要得到工人的支持,便需在工作場所証明工會的存在價值。很多工會未能獲得資方承認,其實是實力及代表性不 足,卻將問題全歸咎於資方或政府。聽到這番言論,或許我們會憤憤不平,覺得不應責怪受害者;但我們終歸要接受一個現實,不論對手如何醜惡,唯有靠提升自己 的實力才能取勝。

入會率VS集體協議覆蓋率

李昌徽提到一個問題要我們思考:香港的入會率超過20%, 相對很多工運先進國家其實不低,但集體協議的覆蓋率為何只得1%?換言之,為什麼我們的會員數字未能轉化為集體談判的力量?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接續這個話 題,說在這20%的僱員之中,即使撇除當中的水份,餘下有7至8%較忠實的支持者,香港的工運仍有很大的潛力尚未發揮。

資方參與集體談判的誘因

在金融海嘯的衝擊之下,李卓人預期勞資糾紛的數字必然會增加,工會須作好應戰的心理準備;但他強調,介入工潮不是單純為了眼前的利益,最重要是可以乘機組 織受影響工人入會,向資方爭取更長遠的集體談判安排。

此外,李昌徽亦提醒我們,集體談判不單對勞方有利,對資方同樣會有好處。工會在釐訂爭取策略時,不妨代入老闆的角色,為何要贊成集體談判?例如,從外國經 驗証明,有了集體談判權之後,可減少工業行動的次數及工人流失比率,令僱主更易規劃企業的發展。

農村包圍城市

但在法例上未有保障,我們真的可落實集體談判嗎?正如李卓人所講,我們與其望天打卦等待政府立法,不如參考當年中國共產黨「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即 從企業層面做起,待社會氣氛愈趨成熟時,政府也不得不順應民情接受立法的訴求。

回顧過往的經驗,經過持續不懈的抗爭,有多個屬會已取得了集體談判的一定進展。大會特別邀來政策研究員蔡建誠,詳細介紹了發展集體談判權的四個階段性指 標,協助屬會衡量自己現時的狀況,及釐訂下一階段的發展目標(詳見附表)。

工會要在企業層面落實集體談判權,並非不可能,最重要是有決心向前踏出第一步───提升自己的代表性及組織實力。這正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的道理。

附表:

第一階段 工會代表會員的權利 如:跟資方定期會議、代表會員處理申訴
第二階段 工會跟資方談判工作條件的權利 如:資方更改僱傭條件須事先諮詢工會
第三階段 工會在工作場所活動的權利 如:工會可在工作場所發放工會資訊,獲得報告板及會議室等
第四階段 工會跟資方簽訂集體協議的權利 如:工會可跟資方簽署單一議題(如工資、工時)或全面的集體協議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