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 林生祥:最不想拿客語獎

2007/06/17

【聯合晚報╱記者梁岱琦/台北報導】

2007.06.17 03:29 pm

金曲獎演唱類最佳客語歌手獎及最佳客語專輯獎,得獎者林生祥(右)認為不應以族群作音樂獎項分類,兩次上台,兩次拒絕領獎,發表感言說完走人,留下兩座獎座在桌上。 記者陳俊吉/攝影

「種給離鄉的人,種給太寬的路面,種給歸不得的心情」,這是金曲獎客語得獎作品「種樹」裡的第一段,林生祥是演唱人,也是作曲人,長期致力鄉土運動的他,用音樂唱出回饋這塊土地的心情。但,就像「種樹」一樣,林生祥也在金曲獎上埋下一顆種子,他以拒領兩個客語獎項,表達以語言區分音樂的不滿,典禮結束後,這個議題也像大樹般持續成長、茁壯中。

嘴長泡也要罵

林生祥以「種樹」專輯包辦了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和最佳客語專輯兩項獎,但他卻公開拒領這兩項獎,還表明要把獎金捐出去,在頒獎典禮上一吐為快後,林生祥鬆了口氣說,「土地公保佑」,他在出門前還特別拜了家附近的土地公,讓他能有機會在台上說出自己的話,為了要在頒獎禮上表達對金曲獎以族群語言來分類的不滿,林生祥事先寫了兩頁的草稿,嘴巴因為火氣大長了水泡的他自嘲說,「就算長了泡疹也要把話說清楚」!

分語言本末倒置

「這兩個是我最不想拿的獎」,其實早在兩年前以「臨暗」專輯入圍時,林生祥就曾思考過這個問題,「那時我沒報客語專輯,只報了最佳樂團」,結果兩年前生祥與瓦窯坑打敗「五月天」拿下最佳樂團獎。今年林生祥只有一個人,沒有樂團,在語言分類限制下,他只能報客語獎項,林生祥不滿地說,「為什麼最佳製作人可以跨語言,但專輯不行 」(金曲最大獎為最佳「國語」專輯)。

林生祥拒領客家音樂獎項,他強調,「音樂以語言區分是本末倒置」,他建議新聞局獎項可以不斷調整,「我們國家一直說要跨出去,這麼重要的華人音樂獎項,卻以語言來分類,這樣別的國家根本進不來」。

不競爭走不出去

某些客語和原住民音樂工作者,擔心若沒有「保障名額」,恐怕難與主流專輯競爭,林生祥以自己為例,「我的第三張專輯是在菸樓錄的」,他鼓勵這些人,「如果不願意把自己放在一個可以跟多人競爭的位置,永遠都走不出去」。

「種樹」專輯是林生祥照例跟好友鍾永豐合作的專輯,他們以美濃客家村為採集對象,寫出美濃農家、居民的生命故事。鍾永豐以「種樹」奪下最佳作詞人獎,身為嘉義縣文化局長的他,正代表嘉義縣到布拉格參加PG四年展,事前特別請歌中主角曾啟尚和林生祥的媽媽上台代領,林生祥解釋說,「兩年前我們在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就說過,我們只是個麥克風,傳遞這塊土地人民要說的話,今年乾脆把麥克風給歌曲裡的主角,讓他們自己說」。

種樹寫好友故事

曾啟尚是在美濃當地栽種有機稻米的農夫,因堅持有機,常被賣農藥的人笑他是「秀逗」,林生祥為他寫了專輯裡的「有機」這首歌。得獎的「種樹」則來自林生祥一位堅持不願曝光的好友,「他當十多年的義工,自己花錢埋種苗,在台灣各處種樹,太多人不知道台灣有這麼多沈默的力量」。

「種樹」專輯唱出農村的生活價值,林生祥也把兩個客家獎項的25萬獎金,捐給美濃社區報月光山雜誌、美濃地方自發性種樹團體、推廣有機農業的「青芽兒」和白米炸彈客楊儒門。

林生祥平時以養豬為業的媽媽,聽到楊儒門投案時,感慨地說,「這個年輕人為我們農家人出頭」,林生祥特地為楊儒門寫了「後生,打幫」這首歌,翻成國語意思是「年輕人好在有你」,林生祥也不是個有錢人,捐出不算多的獎金,他強調,「只是想讓楊儒門知道,他並不孤單」。

【2007/06/17 聯合晚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