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了楊儒門,但解救了農民嗎?

2007/06/20

繼立法院日前在通過減刑條例的同時,附帶決議建請總統特赦「白米炸彈客」楊儒門,陳總統日昨也行使了他任內第二次特赦權,公開表示將特赦楊儒門。由於這是國民黨團與台聯黨團各自對扁政府提出呼籲,陳水扁再配合演出,等於藍綠出現少見的口徑一致,可見得「特赦楊儒門」這檔事,好像怎麼做都是加分的,問題是,這應該是這故事的最後結局嗎?

從楊儒門祖孫三代的不同反應,我們看到這其間的「耐人尋味」!楊儒門在彰化二林的祖父最高興,馬上燒香拜祖先;但楊父的反應卻是不相信陳總統,說要看到人回來才算,還說兒子十月即可假釋,不想欠扁人情,更表示賣雞的日子不如過去;而楊儒門的反應更有趣,僅說這樣對農民和小孩子有什麼幫助嗎?還表示希望陳總統對農民及學生營養午餐能多加關心與重視。言下之意,是根本不想領這個情。

以時間推算,這個特赦選在這時候宣布確實錦上添花。楊儒門是在二○○六年一月二審時被判刑五年十個月,到今年為止已在監獄服刑了相當時日,照正常程序他今年十月即可聲請假釋,根據獄方的說法,由於他服刑期間表現良好,屆時假釋出獄機率非常大。換言之,早的時候不特赦,已經都做一年多的牢了,再熬三個多月自己就能出來了,何必這個時候給他們做好人的機會,反過來還欠這批政客們一個人情呢?

重新再回顧一下楊儒門當年的訴求,他在二○○三至二○○四年間,在台北放置17次爆裂物,目的在要求政府重視WTO開放稻米進口台灣之後的農民生計問題,楊儒門安置爆裂物的行為當然可議,只不過他已經為此付出代價,但楊儒門當初的訴求呢?楊父的反應不已經說明了一切!台灣這幾年百業蕭條,多數人的生活水平都在下降,做為最弱一環的農民,日子之苦可想而知,然政府除了發津貼,還做了些什麼呢?一個農地開放政策表面好像在幫農民,其實背後的房地產業者已經在磨刀霍霍。

可想而知,面對WTO開放稻米進口台灣之後的農民窘境,政府其實沒做太多實質因應,特赦楊儒門是最簡單的做法,不是嗎?

【2007/06/20 聯合晚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