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浪潮下的五一(三)
高張力抗爭宣示,考驗「新平台」

2009/04/28
苦勞網特約記者

在「金融海嘯」、「失業率飆升」、「彈性勞動劇增」三大因素的夾擊之下,今年的五一,對於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能舉辦大型遊行的工運界來說,有了一個機會,或者說,有了一個「不能不動」的壓力。如果從過去幾年,台灣工運界在「五一」這一個中的的動員指標來看,前一次類似規模的遊行,是在4年前的2005年,組成「勞動者團結聯盟」,積極推動「工會化」的全國教師會,加上彩券工會與移工等弱勢勞工,加上全產總、縣市產總的體系,發動過規模約3千人的遊行;但是在此之前的3年,以及之後的4年,工運界都沒有這樣的聯合行動。

困境與焦慮

「工運被人家看衰小,這個是不管正職、派遣工都得面對問題。」今年3月成立,以推動五一行動為短期目標的「台灣社會民主工作室」成員丁勇言說。工會也注意到在個別廠場,因為整體工運的力量下降,而逐漸失去抗爭能力,幹部陷入焦慮的狀態。丁勇言說,如果今年五一規模太小、行禮如儀,那只是示弱,因此,他以「梯隊整齊、抗爭強度夠高」來期待今年的這一場遊行。

2009五一遊行路線圖;製圖:孫窮理

如果從實際動員的人數來看,1998年推動全產總成立的「新社會之夢」遊行超過今年預計1萬多人的規模,但是當時並沒有銀行員與教師會(當時全國教師會尚未成立)的加入,2005年遊行,面對二次金改與合併壓力的全銀聯也沒有參與,而只是詭異地選擇在五一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2號自己辦了一場遊行,而今年的遊行,動員的範圍則涵蓋了全銀聯、全教會、公營事業工會,與以各地產總組成的「團結工聯」,加上以「非典型勞動者」作為主要訴求與號召的對象,代表性是前所未有的。

看看大家能不能夠走在一起

在4月28日,各工會針對五一召開的記者會中,公佈了遊行至監察院到行政院前「迴轉」,這個不被警方接受的遊行路線,遊行總指揮毛振飛強調,「不管警方同不同意,一定會到行政院前面去抗議」,對照4月18日,毛振飛在行政院前宣示抗爭強度「不惜流血」的態度來看,五一遊行在行政院前的對峙,回應了即將擔任當天副總指揮的丁勇言「抗爭強度夠高」的期待。對比2005年五一遊行還走不到距離行政院200公尺之外的青島東路口,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衝突,就自行解散的狀況對比起來,起碼在其所「宣示」抗爭動作上高調了許多。

在過去,由於公、民營事業工會實例相差懸殊,造成全產總組成之後,一直有偏向公營事業本位主義的批評,加上其前三任理事長黃清賢(國策顧問)、盧天麟(立委、勞委會主委)以及鍾孔炤(高雄市勞工局長)先後接受民進黨政府的官銜,所引發的諸端爭議,造成部份產總,與中華電信工會、台灣鐵路工會…的出走。全產總理事長施朝賢以「期待做一個推手、而不直接站在前面」來界定自己的任務。

「現在台鐵工會已經要回來了,電信工會也在討論」,目前已經決定將在今年6月,全產總改選中尋求連任的施朝賢期待透過這一次的合作,能夠跟串連縣市產總的「團結工聯」間找到更好的模式,「最好當然是希望團結工聯和全產總能夠合一」施朝賢說。不管這個「合一」的構想是不是能夠被大家接受,不過起碼今年五一,促動了一些機會,施朝賢呼籲民營事業工會要把國營事業工會當作是助力而不是阻力。毛振飛以「合作的平台」來形容今年五一遊行,他認為,在這些工會之間「彼此的差異性很大,但是,這一次可以試試看,大家能不能夠走在一起。」

期待與變數

當然,相較於毛振飛等人高調的宣示,全產總對自己「第二線」的定位,也等於迴避了遊行中可能升高衝突的責任,在絕大多數組織工作都還做不到非正職員工、眼光也還很難從自己勞動條件上打開,對於動員也都還停留在「情義相挺」,或者如丁勇言所形容的「行禮如儀」心態的國營事業工會來說,今年五一可能也未必如工會頭人所期待的是如此美好的合作開始,仍然存在著變數。

過去5年的五一(製表:孫窮理)

2005

五一工教聯合遊行,政院敷衍回應

65960249_3c9f0efd11_m.jpg 五一勞動節,台灣工運界已經有三年沒有舉行大規模的遊行,今年在包括全國產業總工會等工會,以及工運團體聯合推動下,組成「勞動者團結聯盟」,終於恢復舉行。今年五一遊行的重大特色,為積極推動教師納入工會法的全國教師會發動超過兩千名教師共同參與,並以「公教聯合」作為重要訴求;除了教師的參與外,彩券販賣人員職業工會全國聯合會、保育人員工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與移工黨台灣支部(Migrante Sectoral Party-Taiwan Chapter, MSP-TC)所組成的三百名外籍勞工「弱勢大隊」,也是遊行重要組成分子,並在遊行中扮演前導的角色。隊伍行經中山南路教育部前,高呼口號,並將期待組成工會的黃絲帶繫在欄杆上、隊伍再前行至立法院前,警方為阻止隊伍向行政院前進,在青島東路前設置路障,由於遊行隊伍行經教育部後,人數銳減,在教師與弱勢者參與的基調下,此次遊行也難以激烈衝突凸顯訴求。群眾與警方僵持至下午四點多,行政院副祕書長劉玉山來到遊行指揮車前,但針對「勞動者團結聯盟」提出的九大訴求,僅以「一定會帶回去研究,儘速給大家回應」就立即從遊行隊伍中離開。此時,參與遊行的群眾,高舉左手大姆指往下倒、高喊「垃圾政府」,在對行政院強烈的不滿與失望下,結束此次遊行。

反美帝、反WTO,勞動黨與勞權會前往AIT抗議

在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滿三年之際,勞動黨、勞動人權協會與全球五一勞動節行動同步,前往美國在台協會(AIT)抗議,演出「反佔領、反世貿、反軍購」行動劇,抨擊美國帝國主義強權為首的WTO以掃除貿易障礙之名,造成全世界的勞動者的生存條件每況愈下。勞權會表示,代表飛彈、金錢及掠奪全球的WTO,將伊拉克人民及勞工狠狠踩在地上,在台灣則以私有化、勞退新制、勞動派遣擴大、勞動三法修惡的方式展現,對於勞工、教育、社會福利的傷害都極其巨大。

2006

全產總五一園遊會 宣示:勞資和諧、共存共榮(施朝賢上任後第一次五一)

139173162_c77827f488_m.jpg全國產業總工會在台北火車站前廣場,舉辦了了一場名為「走進工會、掌握勞動人生!」的園遊會。園遊會的攤位中,除了全產總會員工會中的七個工會設攤、各自向路人介紹工會的資料、辦闖關遊戲之外,還包括發送「Just Union」主題氣球的攤位,以及婦女新知、台灣勞工陣線、法律扶助基金會、21世紀憲改聯盟等四個社運團體的攤位,而比較讓人覺得意外的是,攤位中還有全產總理事長施朝賢所屬的台電公司,以贊助單位的名義設攤。 相關報導138235761_227c4e2ebf_m.jpg

2006年五一勞動節勞權會公布十大苛政 要求扁政府見炭知恥

勞動人權協會動員200多位勞工,前往行政院抗議,公布「扁政府十大苛政」。由於這幾年經濟不景氣,卡債族增多,燒炭自殺層出不窮,行動最後將一塊塊木炭丟往行政院大門前的十大苛政大海報,以表達不滿。,在這一次遊行中,勞權會提出「堅持五一精神!反對綠色惡政!高舉五一戰鬥旗幟、重振工運、再建新民主」;之後也將隊伍帶到美國在台協會,連續四年在五一國際勞動節時,與全球反戰團體一起同步到各國的美國大使館抗議。訴求(英美對伊拉克)「反對佔領!立即撤軍!」相關報導

2007

勞權會、中華電信工會遊行,全產總請總統候選人室內集會、自主工聯批判各總工會

476696608_725a3c059f_m.jpg

4月29日,勞動人權協會動員五百多名工人,舉辦「2007國際五一勞動節大遊行」。中午12點在勞委會前集合,發放「飯糰」,象徵勞委會和行政院正在推動的「勞動彈性化」和「派遣雇用制度」,會讓所有勞工變成沒有飯碗的「職場流動乞丐」。之後從勞委會遊行至凱達格蘭大道,訴求「捍衛工權反金權、兩岸和解救民生」相關報導;全產總則和全國教師會合作,舉辦室內的活動,邀請總統參選人發表勞工政策之理念;中華電信工會因為自身的勞資爭議(反逼退)舉辦要求董事長賀陳旦下台大遊行相關報導;自主工聯發表聲明批判各總工會「有些工會領袖把工會當成謀取個人權位的跳板,爭取資本家政黨的不分區立委,表面是爭取勞工權益,卻成了逢場作戲的小丑!這些工會領袖比政客還糟。」自主工聯等工會的聲明

2008

全產總舉辦勞動節紀念大會,馬英九出席

全國產業總工會舉辦勞動節紀念大會,勞動節紀念大會,在北投僑園會館的大禮堂舉行,大禮堂一、二樓加起來,有1千1百個座位,現場不但所有的座位都坐滿,而且走道和門邊都擠滿了人,由於人數過多,後到的數百人都被安全人員擋下,不得入場,即將在5/20就職的新總統馬英九出席,以「把經濟大環境改善」以及「勞資協商」概括性地回應全產總提出的「全體勞動者適用勞基法」、「定期檢討基本工資」、「保障非典型雇用勞工」、「實質降低工時」等四大訴求,並未針對任何具體政策問題做出承諾。全產總理事長施朝賢仍表示,把經濟搞好,把餅做大,他「樂觀其成」;施朝賢說,目前全產總計劃在「業務務包」與「非典型雇用」問題上將強施力,首先會先從公家機關開始做起,相關報導


139173196_23cdbb1758.jpg139173232_2909006d63.jpg
2006年全產總在台北火車站前的「園遊會」。台上台下冷熱懸殊,形成強烈對比。攝影:孫窮理。

失業浪潮下的五一(一)台灣工會串連,遊行定調「反失業」

失業浪潮下的五一(二)困境下,非典型勞動者得自己站出來

失業浪潮下的五一(三)高張力抗爭宣示,考驗「新平台」

五一遊行小衝突 府院承諾勞資政會議

失業浪潮下的五一(四)群眾與行動間的落差

事件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