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與流感共處

2009/05/04

 在導演史蒂芬史匹柏的電影「關鍵報告」中,到了二○五○年,人類已經可以藉由預測,來預防人們犯罪,但是,在這個科技精密到可以掌握人心的未來的世界中,人類還是拿感冒沒辦法。

 這部電影要說的是,就如同無法完全根絕流感一樣,人類也不可能將所有的犯罪斬草除根,一個想要掌控人心的國家或社會,最後可能造成一場大災難;同樣的,只要環境沒有發生大變化,我們不要嘗試去改變大自然,人類是可以和流感共處的。

 確實,即使醫學科技日新月異,人類還是找不到對流感一勞永逸的方法,美國每年平均有三萬人死於季節性流感,人類和感冒病毒之間,年年進行著一場「永恆的鬥爭」,科學家有點像搬石頭上山的薛西佛斯,每年都要針對新型流感發展出新的疫苗,但是不會有任何大藥廠投資太多成本在上面,因為流感病毒突變得太快,快到你永遠跟不上它的速度。

 因此,至少每年冬天,在我們身體內,也進行者一場和感冒病毒的戰爭,幸運的是,感冒病毒的變化有跡可循,通常,我們體內的免疫系統戰士們,早就眼尖的將這些入侵者狠狠殲滅。除非來的是個全新的品種,讓我們體內的警戒系統完全失靈。

 這次的新流感就是這樣的例子,世衛組織的警戒已升到五級,我們應該有多恐懼?如果回想起一九一八年的H1N1流感大流行,再怎麼恐懼都不夠,那次的大流行,全世界初估有一億人死亡,超過二十世紀的任何一次浩劫。

 但是回憶這段人類和病毒慘痛的鬥爭史,重大傷亡並非全然是病毒造成的,人類的愚蠢才是最主要的原因。那次大流行一般稱為西班牙流感,因為當時適逢世界第一次大戰,西班牙是中立國,不像參戰的美、英、德等國,並未進行新聞封鎖,對流感報導得最詳細,卻也因此被冠上流感惡名。

 事實上,近年來的後續調查發現,一九一八年二月第一個流感案例,出現在美國堪薩斯州哈瑟克郡,然後再由附近的軍營傳送到全世界,第一波流感症狀輕微,但是等到八月捲土重來時,已成為超級大病毒,燎原態勢已成。

 詭異的是,如此傷亡慘重的大流感,後世幾乎沒有任何詳細的追蹤調查,也讓一九七六年的美國福特總統面臨豬流感時,由於對一九一八年的恐懼陰影,作出過度的反應。

 新型流感又來了,究竟要參照一九一八還是一九七六的例子,如何恐懼得恰到好處?幸運的是,現在有克流感可醫,不幸的是,病毒很快就可發展出抗藥性,在這之前我們必須與時間賽跑,更要誠實不帶偏見的看待新型流感,最後才能和它和平共處。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