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博文專欄-樸實無華的蘇特大法官

2009/05/06

 日前宣布退休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大衛.蘇特(David H. Souter)(美聯社)

 日前宣布退休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大衛.蘇特(David H. Souter),是個法界「怪胎」,也是個幾乎不食人間煙火的法界「隱士」。他每天中午只吃一個蘋果,果皮、果核和籽都啃得精光,片甲不留,另外再加一小杯酸奶(yogurt),數十年如一日。他不用電腦和手機,電話亦無答錄機,寫判詞只用鋼筆。

 十九年前,老布希把他從新罕布什爾州找來出任大法官,共和黨認為他一定是個保守派或至少是個中間偏右的大法官。民主黨亦把他當潛在的或隱形的保守派來看待,參院司法委員會的自由派大將愛德華.甘迺迪咬定他不會信守「憲法的核心價值」。甘迺迪和一批自由派參議員投票反對他的提名。不論是保守派或自由派,幾乎沒有人認識蘇特,當時還健在的黑人大法官索古德.馬歇爾說:「我從未聽過此人的名字。」蘇特在一九九○年獲提名時,才五十歲,只做了十二年新罕布什爾州的法官,被提名前三個月始升任聯邦上訴法官,因此留下很少的判案紀錄和法律意見。

 沒想到,蘇特就任大法官後成為自由派的中流砥柱,一個紮紮實實的法學家。他最關切和支持公民自由權利、民權及墮胎權,過去十九年高院如果沒有蘇特這位有深度的自由派大法官把關,則不知道有多少保護民權與其他公民權益的案件會被保守派推翻。蘇特最遺憾的是高院五名保守派大法官二○○○年判決小布希當選總統,他認為應讓佛羅里達繼續重算那批有問題的選票。

 兩個禮拜前,高院在辯論一九六五年通過的〈投票權法案〉中的部分條文是涉及「違憲」,當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茲和幾個保守派大法官表示那個條文違憲時,蘇特臉上露出了憤怒的表情。他是個典型的「大隱隱於朝」的人,他一直想早點退休,回到他熱愛的新英格蘭田野生活。他終生未婚,一個人住在新罕布爾州一個祖父留下來的古老破舊的老農舍。愛爬山、健行、航海,生活樸實無華。跟他當年讀哈佛法學院時沒有兩樣,也和他以「羅茲學者」身分負笈牛津大學時差不多。

 共和黨對蘇特的「變節」,惱火極了,發誓「不再有蘇特」(No More Souter)的情況出現。老布希只做了四年總統,卻有兩次機會提名大法官,蘇特使他被保守派罵得體無完膚,因此他第二次小心翼翼地提名一個黑人保守派大法官克萊恩斯.湯瑪斯(取代退休的馬歇爾)。這個湯瑪斯不僅是個大蠢蛋,亦是個大啞巴,肚子毫無東西,全靠幕僚幫他看文件。高院召開辯論庭時,他極少發言,每次投票總是跟著最保守的大法官史卡里亞的意見走。湯瑪斯已變成高院的笑柄,也是高院的恥辱。

 小布希任內提名了兩個極保守的大法官,一個是首席大法官羅伯茲(當時歐巴馬提名反對其任命),另一個是山繆爾.阿里圖。目前高院有四個保守派和一個中間偏右(甘迺迪大法官),加起來是五個;而自由派有四個,蘇特眼看保守氣氛越來越重,他幾年前就想掛「袍」求去,但他不願在小布希當政的時刻貿然辭職,而讓小布希提名一個右翼分子取代他的位子,使高院落入保守派深淵而在數十年內難以自拔。因此,他一等再等,終於等到歐巴馬上任,才放心地提出退休信函;他終於有機會重溫他在十九年前中止的田園生活。

 蘇特完成了他的「階段性」任務,他沒有什麼遺憾,他將埋首他所喜歡的歷史著作裡,一面聽古典音樂,一面與古人暢敘。但他的高院自由派戰友卻面臨年老體衰的困境,史蒂芬斯高齡八十九,比蘇特大二十歲,身體和腦筋雖還好,畢竟已是望九之年。女大法官金斯伯剛動過胰臟癌手術,身體虛弱。歐巴馬如做四年總統,很有可能獲得提名三或四個大法官的機會。提名大法官,可說是美國總統對美國社會最具深遠影響的權力,小布希已經強化了高院的的保守陣容,歐巴馬即使有機會提名三或四個大法官,似乎很難全盤改變高院的保守態勢。

 而且,歐巴馬亦非意識形態掛帥的人,他以前就說過希望提名一個做過行政工作的民選官員而又有實際司法歷練的人選出任大法官,他說這樣的人比較務實,也比較了解民間疾苦。一般預料他這次會提名一個自由派或中間偏左女性填補蘇特的遺缺。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Sotomayor Faces Heavy Workload of Complex Cases
http://www.nytimes.com/2009/08/07/us/politics/07scotus.html?_r=1&hp
Sotomayor Confirmed by Senate, 68-31
http://www.nytimes.com/2009/08/07/us/politics/07confirm.html?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