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不溯既往」的立論何在?

2009/05/06

教長鄭瑞城在立院報告採認大陸學歷之規畫內容,表示未來傾向採取「不溯及既往」原則,須於新法公布實施後入學者才予採認。鄭瑞城的說法,實看不出什麼大道理,只不過閉著眼睛畫一條線罷了。

凡政策總該有個道理,才能服眾。以教育部不採認「兼讀者」的大陸學歷為例,是認為這種學習方式不足以具備高等教育應有的水準。這種認定方式,雖有人表示異議,但至少有個立論基礎。

至於「辦法實施後入學者才採認」的規定,立論基礎為何,就霧煞煞了。如果說實施前後有不同錄取標準,例如先前台生報考大陸大學有加分優待,實施後沒有了;或例如大陸大學的學程在新法實施前不符水準,之後才夠,教育部以實施前後為採認界線,應也符合「立論有據」。

然而,教育部的「畫線」方式,卻看不到這樣的界線。結果,以同樣方式考進大陸大學,並接受同樣的學程取得畢業證書者,卻只因時間不同,而有天差地別的待遇,實屬荒謬。

其實,早在十二年前,行政院陸委會即曾通過「不溯既往」的原則。當時不溯既往的對象有二:一是台生在民國八十一年九月「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實施前取得的大陸學歷;二是大陸人民在文革期間取得的大專學歷。

原因是,兩岸條例實施前偷跑到大陸念書屬嚴重違法行為,不能採認違法取得的學歷。至於文革期間,大陸教育幾處於停頓狀態,在那個兵農工至上時代的教育,我方自不能採認。

雖有人仍會挑戰陸委會當年的「不溯既往」原則,但它總有個合理而明白的立論基礎。請問,今天教育部的「立論」是基於什麼?

※延伸閱讀》 ‧大陸學歷採認 被批「掩耳盜鈴」 ‧鎖國不成,鎖議場,再鎖大學校門!

【2009/05/06 聯合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