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如何面對五一七

2009/05/13

 整個綠營就像一個積壓怨忿多年的壓力鍋,要在五一七那天掀開。令人憂心的是,一旦情勢失控,非但無法有效對政府形成監督壓力,可能還予其發動另一波整肅的藉口。民進黨實在應整理過多的情緒,好好自力來延續台灣這條民主之路。

 由遠而近,先就格局而言。蔡英文主席以訪美之便發表了兩次演講,在喬治華盛頓大學,講題是「民進黨對兩岸問題的看法」;在加拿大溫哥華,講題是「未來十年的政治目標:對自由主義的挑戰」。可惜在媒體忽略下,並沒有得到太多迴響。但從蔡主席的演講裡看出,她是有視野的,如果她能穩住局勢順利完成這個過度階段,成為一個真正領導者,絕對是戰後台灣最有格局突困的領導者;光是她靠向自由主義的論述,就不是這六十年來台灣任何一個領導者帶領台灣的生存邏輯。

 問題是,她的願景完全不是藍綠媒體以深綠為樣版所勾勒出來的民主進步黨圖像。由於黨內外環境過於艱困,蔡主席對黨機器的操作顯然步步維艱,如果她無法過得了藍綠兩極的夾殺,她也就只是個學者論政,當上主席也只是個美麗的錯誤。

 隨著焦慮、挫折、與少數人的挑釁操作,台灣的國族論述已窄化了。綠營發言台上,已不再是那些市民的、反階級的、道德的自由派人士,而是那些將一切失敗原因指向外來的種族論者。他們無視戰後現實所形塑出來有別於中國的台灣生命共同體,而忙著去純化那個自以為較好的原族。更危險的是,他們逐漸否定選舉的正當性與機會。於是,公教票不要,榮民票不要,台商票不要,原住民票不要,中國新娘的票不要,矜寡孤獨廢疾者的票通通不要,只要台獨票。只要不講台獨的,不罵國民黨的就是商女不知亡國恨,就是被洗腦,然後開始呼口號。這些人有其歷史糾葛,但在五一七前夕,綠營急需的是有效安撫這些人數其實不多,但聲音極大,感染力極強的人士。

 再就藍綠抗衡點而言,雖馬總統一年來施政零零落落,能發揮的議題不勝枚舉,但綠營不該把這些議題抽象化到「賣台」、「愛台」這種只能相信不能驗證的口號。要批判的是政策,不是主觀好惡。如大陸公安駐台這個旋即從媒體消失的計畫,就是具體而無可忍受的主權問題,絕對應該成為五一七的訴求重點。可惜綠營被同日見報的扁案延押問題一攪和,到目前還未做出反應。其實只要綠營「罵」得清楚,除了極少數的急統人士,不分藍綠,應該都可以了解到,在這個世界上,絕不可能有敵對的德國警察派駐在法國的奇事發生。這只是一例,只要有說服大眾的絕對理由,民進黨自然有正當性無限期的癱瘓議會或抗爭,直到政府講清楚為止。

 最後,筆者認為最不重要但也最剪不斷理還亂的就是扁案。在筆者看來,就「解救」阿扁這件事而言,與綠營團不團結無關。整天想硬拉著切割派去挺扁,或硬拉著挺扁派去叫扁道歉,除吵成一團外,沒人會服氣。人人心裡自有一把尺,但要挺扁,就回到法律面,打對點,對方自然鬆手,整天灑狗血於事無補;要切割,就忘了扁,落井下石,只是徒增內部矛盾。

 至於訴求馬英九總統干涉司法、操縱司法云云,筆者認為除非你有證據,否則一點意義也沒有,馬總統甚至連否認都不必。相反地,綠營應要求馬總統,以他總統的高度干涉司法,糾正不適任司法人員,不可耽於自己的政治利益,放任司法人員違反審檢分立原則,坐視審檢聯手戕害人權。一個學法出身的總統應該知道,審檢不分是對司法制度的嚴重侮辱,也應該知道對敵對黨派的卸任總統,審前羈押至此地步,已為台灣的人權紀錄留下自美麗島軍法大審以來最大的汙點。

 五一七大遊行不會是這些怨忿的結束,但吾人希望它能開啟些好的開始。也希望它是個宣洩口,但萬萬不要把它變成爆炸點。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州州立大學教授)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