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國父紀念館的鳥事

2009/05/14

 鳥,是城市的進步指標;鳥不肯留步的城市,絕對不適合人居住。

 日內瓦、蘇黎世、琉森、安錫…等漂亮的城市,如果沒有天鵝、綠頭鴨優游於湖中,也不過是死城一座而已。

 以前,台北曾經死氣沉沉,除了靠垃圾就活得下來的麻雀之外,看不到其他鳥類。幾年前,敦化南路出現喜鵲,還是好大的新聞;現在,喜鵲已到處可見。當喜鵲肯築巢,斑鳩路旁隨意閒逛,白頭翁滿天飛時,代表台北綠化成功,空氣品質良好,已是生機盎然的漂亮城市了。

 十年來,我的交通工具就是兩條腿與一輛單車;慢活,更能感受到台北的驚人變化。

 以前,河髒、樹少、城醜、空氣臭,居民只好躲在屋裡、車中。所以活在擁擠的台北,心境卻是「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孤絕。

 現在,露天咖啡座出現,走路、騎單車的人多了,連淡水河、基隆河、新店溪…都有人悠然垂釣,台北已有閒適的歐洲味。

 我與太太每天早上都在國父紀念館散步。幾星期前,一對紅冠水雞在荷池築巢,然後生了四隻雛鳥。紅冠水雞在都市人眼中,當然是稀客,荷池畔從此多了一堆賞鳥人。

 鳥巢離岸甚近,顯見野鳥已不怕人。看到人與鳥如此和諧共存,頗令人感動。

 我們夫妻倆常池畔一坐就半個鐘頭,看著可愛的雛鳥黏在母鳥屁股後划水,竟有琉森湖畔初賞天鵝的驚喜。

 這四隻毛茸茸的漂亮寶貝,人氣旺到爆,池畔整天都有人拿著各式相機猛拍照。如果國父紀念館有服務、行銷概念,早應模仿奧萬大,架設攝影機,將雛鳥生態PO上網,進行生態教育。

 國父紀念館僚氣甚重,當然不會想到這些,更意外的是,昨天早上,夫妻倆如往常散步賞鳥,竟然目擊慘絕人寰的一幕,館方為了幫荷花施肥,派工人闖進荷池,毀了鳥巢,工人抓著不知死活的雛鳥,隨手一丟。

 我大罵:「混蛋!怎麼可以這樣。」氣急敗壞到難以措辭。

 荷池畔,人來人往,從沒人對這個鳥家庭扔過一塊石頭;台北人就是這麼夠水準。國父紀念館是「教育部」所屬的「文教」機關,卻是如此沒文化。

 這荷池,唉!還真「池淺王八多」!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