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被剝削 非洲需要公平交易

2009/05/15

【編譯成怡夏整理報導】如同許多次撒哈拉非洲國家,農業佔了烏干達國內生產總值的大部分,單單2007年,就佔了生產總值的29%。當地超過80%的人口都以農業維生。人民的生計以及基本的食物安全需要都寄託在土地上。但這些農人在金融危機裡,卻是最基層的受害者。

中盤商從中獲取暴利

國際發展工作者珍.馬可.葛瑞利克在《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投書指出,全球領袖4月初在倫敦舉行G20集會,試圖將全球金融體系導回穩定發展的方向。面對各國領袖提出的種種振興方案,這些貧困農人最需要的不是遠大的振興方案,他們只希望貪婪的中盤商不要再從他們的痛苦中獲取暴利。

葛瑞利克表示,為了完成畢業課程,她將她的畢業班學生帶到烏干達農村地區的一座小村莊。她們和一位種芝麻的農夫談天,討論他如何改善穀物種植,在行銷國際上進行種種努力。

這是她們團隊第8天冒著溽熱,與烏干達農人進行訪談,當這位農夫說:「那些中盤商害死我們了,你們可以幫得上忙嗎?」時,葛瑞利克放下了筆記型電腦,想要了解知道更多真相。

她知道,「次級房貸」和「不良資產」這些術語對於這些農人毫無意義,國際經濟衰退對他們而言也是天方夜譚。然而,中盤商的剝削確實影響了農人的生計。

這些農人告訴葛瑞利克說,足夠養活一家大小的食物價格已經急速攀升。

種子器材價格飆漲

烏干達廣播電台重覆提醒父母,不要忘記在早晨給孩子東西吃。葛瑞利克為此大感訝異,認為這是一般農民越來越不能負擔日常飲食的徵兆。

更糟的情況在於,作物種子和農業器材的價格和農人的收入相比,飆漲得快多了。

一名葛瑞利克訪談的農人表示,他早就想要去下田工作了,但是卻無法負擔耕種時所需的鋤頭和草耙等工具費用。

即使該名農人順利獲得了鋤頭和草耙,他也要擔憂,國際上對於穀物的需求正在下降當中。

根據2009年3月烏干達中央銀行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烏干達的經常帳差額自 2007年12月的2億2,580萬美元(約新台幣74億元)降到2008年12月的1億5千1百萬美元(約新台幣49億元)。這大部分是出口銳減所造成,其中包括了大量農產品出口的減少。

所以農人只能在當地以低價賣掉他的穀物,也因此無從擴大產量,也不能進行大規模的出口貿易。

掠奪性的中盤商便趁勢出現,美其名是「協助」農人,卻是想從中撿便宜。

一名農人氣憤地向葛瑞利克說,中盤商自己不事生產,也沒有養家活口的難處。他們本質上根本是以別人的痛苦做交易的投機商人,利用他人的絕望成為自身獲得利潤的來源。

由於農人們迫切需要現金,不得已只能把穀物低價賣給中盤商。中盤商有足夠的流動資產可以囤積穀物,並在穀物價格上漲時賣出。

根據BBC和包括糧食與農業組織等救助團體提供的新聞報導指出,烏干達和其他次撒哈拉非洲國家充斥著這樣貪婪的中盤商。

受剝削的農人們幾乎都對G20高峰會一無所知,但是他們卻在他們所不了解的全球金融陰謀中付上高額的代價。這些農人隱身在頭條新聞之下,掙扎著想要提供非洲人所需的糧食,農業傳統上是非洲經濟的支柱,現在卻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了。

只求安全儲存穀物

葛瑞利克呼籲,這些農人不需要紓困方案,也不需要任何人來購買他們的不良資產。他們需要的是安全的倉儲地區,好讓他們不會因為快速交易而造成財務損害,讓他們的穀物能夠安全的儲存在那裡。

葛瑞利克建議,非洲農民能夠組成管理行銷協會,透過舉辦定期選舉、草擬法案和地方法規、或致力於擴大選民服務到農民身上。

烏干達農人還需要商品價格的及時資訊;這樣一來,他們可以決定何時該出售穀物。在某些國家中,特別是在塞內加爾,農人已經將手機運用在創新方式上,隨時確認世界商品的價格。這種活動應該被擴大到整個非洲。

救經濟忽略農業問題

國際社群也該對非洲地區的發展做出承諾,輔導開發中國家的農業發展部門,讓他們能回應並對農民的需求負責。

過去,大眾的注意力很少放在國家層級的農業政策規劃上,只有在涉及食物安全和農業前景時,這些議題才會被提出。在實際的狀況裡,政治腐敗阻讓這些管理機構的效能受到阻礙。

葛瑞利克表示,她所訪談過的那些農人並不期待國際領袖們給他們什麼額外的好處。他們只想在全球市場上有公平的立足點,他們想要一個可以種植食物、享用食物以及販賣食物的機會。

而從G20和各種挽救經濟的峰會結果看來,他們所存在的世界只知道如何拯救巨大的金融機構,卻無暇理會土地,生命的根本來源。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