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軍後裔無身分》人球沒健保 受傷仍打工

2009/05/17

【╱記者呂開瑞、劉愛生、黃寅/連線報導】

2009.05.17 04:07 am

泰緬後裔段志豹來台讀書,休學後打零工,最近因工作難找,過了幾個月街友生活。 記者黃寅/攝影 「我想拿中華民國身分證,爭取了十年,現在還在等,這條路走得好累!」孤軍後裔匡麗麗剛考上中華大學研究所,去年自首持偽造護照來台獲緩起訴,以為很快就能入籍,等了快半年迄無下文。

匡麗麗多次向內政部與移民署詢問,都得不到答案,她說「曙光乍露,卻瞬間幻滅,如果坐牢可換得歸化,寧可坐牢」。

沒有身分,匡麗麗打工兩個月就被解雇,「老闆說沒法再通融」,生活無著,又沒有健保,連病都不敢生。

匡麗麗的爺爺當年參加反共救國軍,在泰緬邊界打游擊,她是孤軍第三代,「我不可能違背爺爺的價值觀去大陸,台灣是我唯一出路。」許多孤軍後裔都和匡麗麗一樣,選擇 段志豹有多張證件,都因失去學生身分和工作權過期,不能換發新的。 記者黃寅/攝影 了「寶島」台灣,卻未獲接納。

勤益科大研究室四月初遭竊一千多元,警方查出是兩天沒吃飯的孤軍後裔段志豹涉嫌。他三年前買護照來台讀書,因經濟無援休學,曾因非法打工被抓,這次又進警局。

「我把台灣當祖國,想盡辦法來台,卻成了人球。」大環境不佳,他沒工可打,平日在校園遊蕩,餓了就吃學生們剩下飯菜、髒了就在公廁裡洗澡。

他說,當年親友湊了三萬元替他買假護照,這筆錢足夠家人生活四年;來台後不僅夢想落空,還辜負家人對他的期待,很怕家人知道他的現況。

烈日下的建築工地,孤軍後裔張榮昌忍著右腳十字韌帶斷裂的痛楚,一拐拐地打著雜工。他說,一場車禍讓他變成這副樣子,因為沒有身分證,撞傷他的人吃定他,不理會理賠。

因為沒有健保,張榮昌沒法看病,四處無援下,到台南縣投靠以前認識的工頭,工頭好心讓他帶傷工作,每作一小時可休息一小時。他說,緬甸政府不讓他們歸化,來台取得國籍是唯一夢想,「七年了,我還在等」。

【2009/05/17 聯合報】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