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民進黨兩岸主張

2009/05/19

 上周與一位素與民進黨有相當淵源,目前於企業界擔任高階經理人的二二八受難者家屬餐敘,他問在座者:「五一七民進黨遊行的訴求是什麼?」

 這是個好問題。現在五一七終於落幕,我們應該來好好想想這個問題了。

 從五一七遊行來看,真正能夠動員綠營群眾喚起社會共鳴的議題,就是「馬政府以台灣主權換取兩岸經貿」疑慮。民進黨在「主權和兩岸經貿」上憂慮的方向是對的,但是採取的方式卻大有爭議,身為一個擁有執政經驗的反對黨,我們不但應該指出問題,反映民眾疑慮,更應該有前瞻觀點,針對問題提出解決方案,凝聚社會新的共識建立屬於民進黨的執政願景。

 換句話說,民進黨是怎麼面對主權與兩岸經貿這些議題的?直到目前,台灣社會看到我們所做的,就是反對!除了林濁水及部分親綠學者做了說理之外,民進黨整體的表現是非常粗糙、閉鎖的。

 為什麼反對?因害怕(被統戰或統一)而反對!反對什麼?什麼都反對!包括執政時推動的兩岸政策。如何反對?用最強烈的方式反對!如在立院裡鎖門抗爭。

 讓台灣社會看到的,是我們缺乏信心。以開放中國留學生來台及承認中國學歷為例:台灣基本上是接受全世界的留學生,也承認外國學歷。但對中國,開放對方來台念書,就怕統戰我們;跑去中國唸書,又怕被對方統戰。與馬政府把陳雲林奉為上國大使,部分藍營人士把中國觀光客當成經濟救命仙丹,自卑心態是一樣的。

 我們好像已經忘了,我們的前輩們在更困難的情況下,創造了世界少有經濟發展、政治民主奇蹟;我們好像也忘了,台灣的經濟、教育、文明、民主水準都遠優於中國;我們好像更忘了,海洋台灣,快樂希望,多元開放是民進黨的許諾。面對中國日益強大,及北京領導階層的精明操控,台灣要戒慎,但也不必這麼沒志氣。

 我們要站在第一線守護台灣,解決台灣人的困難,我們永遠正面面對敵人,決不能用屁股面對敵人。一旦決心不再逃避問題,我們就有能力去解決問題,目前我們沒有執政權推動政策,但是我們至少應提出政策方向及判準。

 在主權方面的判準就是:維護國家主權、開拓國際空間;在兩岸經貿方面的判準就是:提升台灣經濟競爭力、保護傳統產業及受薪階級。

 根據以上判準:在開拓國際空間方面,過去台灣是憑著自己的實力及努力,克服中共全面杯葛,爭取實質加入國際組織。馬政府以兩岸外交休兵,獲取中國善意,或為另闢捷徑;但以這次參加WHA為例,以「中華台北」、或「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加入,我們雖不滿意,但能接受。

 在兩岸經貿方面,以ECFA為例,如果它造成台灣只與中國單一個國家有制度上的特殊親密關係,或以後台灣與其他國家簽訂FTA須經中國同意,前者不利台灣經濟升級,後者損害台灣主權,我們當然要高度保留。

 台灣是高度外貿依賴的國家,既然是要與全世界經貿往來,開放才是硬道理,應更大步地往自由化、國際化、透明化方向走,鑒於中國在台灣對外經貿重要性,我們必須正面看待與中國的經貿往來。

 但是,我們不能只與中國有特殊緊密的經貿關係,相反地,由於中國對台灣有政治目的,為維護國家安全,我們仍應在以下三種產業給予中國特殊限制:一、機敏性科技;二、民生公用事業;三、媒體。其次,經濟活動的目的在提升人民的幸福,對外國(含中國)經貿開放皆必須審慎評估它對產業及其勞工就業機會的衝擊,提供更多的緩衝時間及保護機制,這是政府也是反對黨的責任。(作者為民進黨籍前立法委員)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