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我們正在偷竊子孫

2009/05/21

 幾年前到汶萊玩,飛機降落時看到一片「別墅」群,大家讚嘆不已。地陪則嗤之以鼻說:「那是國宅,蘇丹蓋給沒錢人住的,每個月只要繳台幣兩千元左右的房貸。但,不繳,蘇丹也不會向你要。」

 不只如此,地陪說,汶萊人教育免費,到國外留學,蘇丹照樣埋單;看病免費,當地醫治不了,送新加坡手術,醫療費用、機票,蘇丹全負責。甚至,連比迪士尼樂園還豪華的水晶樂園也可免費遊玩。

 這樣的福利,靠的是「油元」。西方石油公司從汶萊把石油抽走,把美元倒進汶萊蘇丹的口袋,蘇丹分一些給國民,全國上下就衣食無虞了。

 挪威,則是另類的產油國,這個以負責、平等、勤儉、樸實為立國精神的國家,把「油元」搞個主權基金,目前已有三千億美元規模;他們不但不揮霍,還積極投資,以錢滾錢。

 挪威人的觀念是「採油賣錢花,就是偷竊自己的子孫」。

 看看挪威人有油元而不花,我們這一代的台灣人應該覺得羞愧!

 蔣經國時代,台灣還有「不偷竊自己子孫」的責任感。俞國華當行政院長時,政府仍有鉅額預算盈餘。老立委把「債留子孫」當戒律,政府舉債不得用做經常門支出、增加預算必先籌措財源……等原則都像預算審查的聖經,不折不扣地遵循。

 反諷的是,民進黨口中的「外來政權」沒有債留台灣,本土政權倒掏空了國庫,債留給子孫。

 我們這代台灣人享受克魯曼口中「全世界最好的健保制度」,全球少見的超高所得替代率之軍公教退休金、壓歲錢似的老人年金……,稅收卻又東減西減。結果當然是鉅額的財政赤字。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公布的競爭力排名,台灣暴跌十名;標準普爾發布的國家壓力測試報告,台灣主權評等,未來可能連降五級。這些評比都顯示,我們這代已把「台灣經濟奇蹟」消費光了。

 三、四十年前,南太平洋島國諾魯靠著磷肥出口,國民生活得像汶萊人般舒適。但磷肥挖光,現在的諾魯人過的是難民般的生活。

 無法永續的社會福利,就是偷竊子孫。我們這一代享受時,難道都沒一點罪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