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烏瓦知部落 原民寫閃亮傳奇

2009/05/17

【聯合報╱本報記者周美惠】

在牧師張進財(左一)帶領下,撒烏瓦知部落族人將水桶、寶特瓶和洗衣板化為樂器,即使在困境,一樣要高歌。 記者周美惠/攝影

沿著大漢溪左岸的自行車道,途經河岸公園旁,一座大帳蓬裡傳出嘹亮歌聲,一群人圍個大圓圈唱歌、跳舞,他們看似在為慶典而練習,精確點說,他們是在為「結盟」做準備。

永續經營 有心人挖寶

這是全台灣最年輕、最老也最小的部落─撒烏瓦知部落,所謂年輕,因它才「誕生」兩個多月;最老,部落族人的平均年齡超過65歲;最小,它只有18位成員。

大漢溪河岸的第一個阿美族傳統魚池,就在撒烏瓦知部落裡。 照片/許淑真、盧建銘提供

撒烏瓦知是阿美族語「河岸、溪邊」的意思,標示著他們臨水而居。他們在此過著半工半農的生活,擁有完整的農耕採集和河川永續經營文化。每逢周末假日,不時見到熱愛荒野活動的都市人、有心經營社區農場者以及學生來此「上課」,想從這裡挖寶。

「這樣自足永續的經營方式,恰好是全球化經濟破滅時代中,當代社會最需要的生產文化及技術。」常在此「授課」的中原大學教師盧建銘說。

七仙女 愈分享愈富足

第一位來到撒烏瓦知的王玉英(後排右一)和她的丈夫林仁山及孫子在部落裡的臨時聚會所合影。 記者周美惠/攝影

30年前,來自花蓮的阿美族人王玉英第一個來到撒烏瓦知,因「這裡很像老家花蓮秀姑巒溪」,她陸續招呼其他幾位姊妹群聚於此。她和姊妹們30歲以前,在老家過著和祖先一樣的農耕採集生活,隨著社會的經濟結構變遷,陸續遷移到都市打工。

王玉英年輕時曾在都市裡買過房子,因工作不穩定、付不出房貸遭查封;有些姊妹則是在城裡租過房子,兒女長大後住不下這麼多人(她們每人生養4至8個兒女),決定從都市裡搬出來到河岸旁居住,重返田園生活,偶爾打零工,即可自給自足。

以四姊王玉英為核心的「七仙女」,是撒烏瓦知的奠基石,跟隨她們而來的伴侶則展現了阿美族傳統「從妻而居」的母系社會精髓。阿美族嗜吃的輪胎苦瓜、小苦瓜、蕨貓、樹豆等,也跟著她們「移民」到大漢溪河岸。

部落當中有畝水田,蜿蜒曲折地以土堆畫分成5、6個區塊,這是王玉英把自己的田地不斷慷慨地分割給親友們耕種的結果。漢人常為了爭土地鬧得兄弟鬩牆,阿美族認為人丁興旺才「富有」,愈分享愈富足。

來到撒烏瓦知的菜園,不識植物的都市人觸目所及盡像野地,但對阿美族來說滿地是蔬菜,「牛可以吃,人就可以吃」。

嗜苦民族 嘗人生甘甜

這是個嗜「苦」的民族,他們對「苦」味有特殊感受,阿美族愛吃的輪胎苦瓜,漢人覺得難以下嚥,他們卻可以從中嘗出六、七種不同層次、苦中帶甘的滋味。

這個部落在河岸自然生成了二、三十年,原本是個鬆散的自然村落,直到兩個多月前,部落遭拆遷,他們才取名為撒烏瓦知、選舉頭目,最晚(14年前)來到這裡定居的退休牧師張進財被選為頭目,並與鄰近的三鶯部落、崁津部落結盟、組「聯合自救會」。

蘆葦折不斷 燈火不熄

「我們想就地重建,給老人家蓋個遮風蔽雨的地方,並非想跟政府對抗。」張進財表示,自從家園被拆,一群老人家只得就地搭帳蓬,不知他們的身體還耐得了多久?

公園旁的大帳蓬裡,成了族人臨時的聚會所,當中的紅色十字架,是他們的家園被拆後的大梁改造而成的精神支柱。他們篤信:「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熄」,聖經的名句鼓舞著他們不放棄家園。

【2009/05/17 聯合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