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法權 尊重人與大地之戀

2009/05/17

【聯合報╱本報記者周美惠】 藝術家許淑真、盧建銘的「植物新樂園:從菜園中誕生」,將達魯岸(阿美族農寮)搬上藝術殿堂。 照片/許淑真、盧建銘提供

每隔幾個月,撒烏瓦知部落在不同的展覽場地「誕生」,不久後隨著展覽下檔消失,恰似隱喻他們多年來不斷在大漢溪畔重複上演的遷徙歷程。

藝術家許淑真與中原大學景觀系教師盧建銘合作,將台灣植物的移民軌跡化為藝術,去年底在澳洲墨爾本皇家植物園展出「逆境中的植物」系列,讓撒烏瓦知部落裡的植物「出國比賽」。最近兩人再度合作「植物新樂園:從菜園中誕生」,讓撒烏瓦知部落半農半工的生活躍上藝術殿堂。

展場裡,撒烏瓦知部落族人搭建達魯岸(阿美族農寮)式的避難所,讓人窺看都市原住民以工業用的廢棄「棧板」當建材的居住處境;現場仿卡拉OK形式播放他們採集原鄉歌謠曲調,加上新創歌詞的「木工的歌」、「遠洋漁業之歌」等,折射了他們離鄉之後四處打工的生活。

撒烏瓦知被學者歸類為「大漢溪河岸阿美群」,它們多半隱匿在河岸山林,「大漢溪畔究竟有多少原住民部落?應該有兩位數!」中研院研究員丘延亮估計。

原住民移居都市數十年後,各自帶著不同的生命經驗,在河岸重新聚合、創造出新文化。在飽受全球化金融風暴摧殘的當代,丘延亮視為「活生生的原住民部落再生、新生的契機!」

對「文化資產保存法」鑽研甚深的盧建銘認為,撒烏瓦知部落的文化景觀具備獨一無二的特質,若援引文資法將它登錄為「文化景觀」,可把隱藏在他們身上的文化財化為社會可見的全民公共財,有可能成為文資法實施後的新典範。台北藝大教授林會承則認為,撒烏瓦知的家園位於行水區外,讓此案存在轉圜空間。

過去政府以法令為由拆了撒烏瓦知,丘延亮非常不以為然,他認為,應該以更先進的「自然法權」觀念處理原住民議題。

所謂「自然法權」指人類訂定法條以前,已存在的界定權力關係的自然法則,如原住民的狩獵權、生存空間權等,這些早在漢人、日本人的統治以前即已存在的體制,應該被尊重。都市原住民的研究才起步,「他們的現況應該讓更多人知道,引發大家思考自然經濟、自然法權等問題,進而尊重人跟土地的關係」。

【2009/05/17 聯合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