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一廂情願的偏見

2009/05/25

 也算是鐵桿深綠的陳菊終於到大陸了,相較於民進黨這幾年的三不政策,這是很顯著的調整,至少,面對中國「難以忽視的存在」,民進黨核心人士終於了解,不能再「不和不戰不走」了。

 其實,中國的態度也有不小的變化,這可能是第一次,中國和綠營人士交往時,並未要求他們必須表態放棄台獨前提,這是重要的一步。並不是說,中國現在可以接受台獨了,但是,和民進黨政府時代大陸「以商圍政」的作法相比,可以說,中國對民進黨或綠營台獨人士的關係,已經由containment(圍堵)進展到engagement(接觸)。

 engagement(接觸)已經是國際政治上、尤其是強國重要的外交手段。接觸、交流的概念立基於Gordon Allprot一九五四年的經典之作《偏見的本性》(The Nature of Prejudice),他認為,人們為了適應生活上許多繁雜事務,很自然的將陌生的事務或對手簡單概念化,這是偏見的來源。因此,如果兩個衝突群體,有機會彼此認識、交流,了解對方的恐懼和愛好,就有機會降低敵意與衝突。

 確實,即使到了現代,我們還是生活在偏見的世界中。例如,社會科學界要花很大力氣證明,外籍新娘生的小孩,不論智力還是健康,和台灣新娘生的小孩並無差別;再如,即使這次新流感是從美洲傳來,可能還是會有人一看到大陸就想到流行疾病。

 不過,正如同Gordon Allprot對偏見的定義,「一種對人或事的感覺,不論是好的還是不好的,但並不是基於實在的經驗」,因此,除了負面的偏見外,對對方太過一廂情願的看法,也算是偏見,同樣會讓決策者誤判;若從這個角度來看,過去幾年來,頻頻和大陸接觸的藍營人士,並沒有忠實的傳達台灣的想法,當對岸因此認為只要靠著經濟就能拉攏台灣、頻頻放出利多時,可能會很驚訝的發現,為何傾向台獨比例的民意,也跟著上升。

 研究「衝突」的人都知道,engagement要發生效果,接觸雙方必須對等交往,否則,若一方常常要以大吃小,交流反而會成為衝突的來源;中國這次大動作與綠營交流,如果能讓疑慮相當深的綠營,相信平等交流的可能性,兩岸才有可能脫離你死我活的零和遊戲,屆時也才真的能談「兩岸和平紅利」。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