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平台-勇敢加入東亞城際聯盟

2009/05/25

 民進黨高層也是高雄市長陳菊女士,終於走出冷戰陰影親訪北京,為民進黨首演「破冰之旅」。這雖是民進黨的一小步,卻是台灣主體性前進世界的一大步。那意味著「台灣」對自己的「民主生活形式」和解嚴後辛苦打造的「政治共同體」更有自信,通過各種形式向世界行銷「台灣經驗」,當然也包括「不友善的中共」。

 台海兩岸被中國內戰和世界冷戰阻斷了經貿往來將近半世紀,已分別長出不一樣的「共同體文明」:一邊是社會主義中國,一邊是民主自由台灣。隨著世界冷戰結束,全球資本主義的跨界投資打造新平台,讓同文同種卻生活在不同共同體文明下的兩岸,有了新的對話契機。

 如果可暫時離開「國族符號」之爭,將發現當前資本主義已有新全球布局。

 首先,八○年代中國、蘇聯與東歐等傳統共產國家,紛紛進行大規模政經改革並開放勞動力市場,使得歐美產業大量外移,比我們提早二十年面對資本主義的跨國重組及經濟衰退。在新歷史脈絡中,傳統城市開始徹底角色轉型,學界稱為:「城市區域化發展」。城市開始從國族內小行政單位,變身為新興資本跨界著床與投資的新政經單位,更是新經濟行動主體。

 在新全球經濟脈絡中,城市若要永續生存,必須設法將它自己納入「全球城市網絡分工」之內,與同一區域中的其他城市形成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這跟殖民經濟不同,第三世界城市比過往擁有更主導的勞力市場和生產空間優勢。

 其次,新興全球資本主義是以「危機」來帶動發展,他們比以往更需要共度危機的合作伙伴,於是「區域經濟體」自八十年末起漸漸取代了傳統國家而成為新經濟單元。如我們所熟知的:北美自由貿易經濟體(NAFTA),歐洲經濟共同體(EC),異軍突起的東南亞國協(ASEAN)等。

 這些區域發展新趨勢,也隱含在中國沿海經改之中。從廣州、上海到北京的三階段經改,基本上就是以「城市─區域群」來發展的小型區域經濟體。日本則在九○年代已形成「本州南方城市聯盟」,而南韓首爾周邊二級城市則組成「城市多邊聯盟」來對抗經濟衰退。眼看著,東亞新興城市區域聯盟正在成形。

 二十一世紀政治經濟的轉型,使得在歐洲文明中的「城市文明」再次復興,並以更大區域規模成為「政治競賽」與「經濟聯盟」的核心單元。二十一世紀的政治競賽若說成是「城市─區域群的競賽」,實不為過。換言之,新興全球資本主義的區域分工和網絡生產形式,創造了新類型政經平台,賦予城市積極的行動和發言權。

 四十年前,「本土化運動」讓我們的「共同體想像」轉了個彎,促成今日「台灣新文明」。四十年後,全球化正為我們搭建起新舞台與新視野。有心想讓「台灣」在國際上永續發展的人,如何能輕易放過這難得的機會?

 是的,要像市長陳菊這樣,主動向昔日不友善的對手伸出和平橄欖枝,勇敢加入東亞城市區域競合運動。

 (作者為台藝大文創學程教師)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