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武鉉火山性格最後一次爆發

2009/05/25

/夏明珠】

上禮拜六天亮前,南韓前總統盧武鉉打開他的電腦,留下他的遺言,也針對他所涉,可能會葬送他僅剩、也是他最引以為傲的清廉的那樁貪瀆案,提出最後說詞。

他在遺言中安慰家人不要太傷心,不要怪任何人,他說,生死原本就是自然的一部份,就認命吧!

一個半小時之後,當太陽升起,被烏雲遮蔽的天空轉亮之際,62歲的盧武鉉爬上可以俯瞰他老家村落的懸崖,一躍而下。

盧武鉉在世的最後幾個月,眼睜睜的看著他最珍貴的人格資產,因為貪污的指控而蒙塵,他任內許多政治成就,也因此被抹煞。

他在2003年到2008年執政期間,把大部份的精力和大量的資源,投注在改善與北韓的關係上,卻因為北韓的陰晴不定,特別是在廢核問題上反反覆覆,激起南韓民眾的反感,轉而支持主張對北韓採取強硬立場的李明博。

李明博的政策,確實引發北韓強烈反應,出現了一連串、包括發射長程火箭,在廢核進程上出爾反爾以及揚言要關閉南北韓和解的最明確指標,也就是開城工業區等敵意行動。

盧武鉉的親信透露,這一切都讓付出了很多心血,改善南北韓關係的盧武鉉非常灰心,貪污的指控,尤其令他痛苦,因為清廉是他從政以來最大的堅持。

南韓從1980年代以來,每一個總統都在卸任後,扯出貪污案,不要步上他們的後塵,是盧武鉉念茲在茲的自我警惕。沒想到他最不願意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還是發生了,幾個禮拜前,他承認一位昔日支持他的企業家,在他總統任內,給了他家屬六百萬美元,不過他否認那是賄賂,他宣稱自己是到卸任之後才知道這件事。

他因此而受到調查,他用死來了結,日本歷史上不乏軍政要人或是社會名人在面臨難關時,用自殺來謝罪的例子,不過南韓不像日本,盧武鉉的激烈抉擇,震撼了南韓。

盧武鉉出身清寒家庭,靠自學成為律師,替反抗軍事獨裁的學生和工運份子辯護闖出名號。

他在1980年代末期開始從政,國會議員時期,他曾有一次把議員的名牌,丟向當時的大統領全斗煥,面對金權勾結的惡勢力,他從不退卻。

南韓崇實大學政治學教授康元澤說,盧武鉉敢於挑戰當權和禁忌,他在總統任內,對國家事務和政策的強烈定見,引起相當分歧的反應,比方說,他認為南韓不應該在外交政策上,一意的逢迎美國,他曾說,反美有什麼不對,這讓很多人感到焦慮,他極力改善和北韓的關係,包括無條件的提供大量援助給北韓,也讓許多人難以認同。

因為不屈服、和不願妥協的性格,五年總統任內,他和保守勢力陷入止境的爭鬥。

南韓總統領導能力研究所所長崔珍說,盧武鉉總統任內幾乎沒有一天南韓政治是平靜的,因為,他永遠在做極端的決定,玩零合遊戲,他選擇走上絕路,就是他火山般的剛烈性格,最後一次爆發。

從他生前多位幕僚的口中,外界得以一窺這個前國家領導人,卸任後,在保守派媒體圍剿以及司法調查下,所承受的壓力,看到自己一生的名節、他最珍貴的資產,就這樣毀了,驕傲如盧武鉉,痛苦可以想見。

盧武鉉曾說,他這輩子最大的成就就是2002年當選總統,確實,在南韓這樣一個民主化得非常晚,現代歷史上充斥著獨裁、腐敗以及地域主義的政治中,盧武鉉能夠在沒有特定地方勢力、政治派系的支持或財團奧援下當選,確實很不容易,盧武鉉可以說是乘著民族主義的浪潮、某種程度上是反美情緒引發的民族主義而當選,競選期間,他就宣示要做南韓第一個不會屈從於美國的總統。

盧武鉉出身貧寒,家裡沒有能力供他唸大學,他靠著自學苦讀,通過律師考,在南韓這樣一個講究學歷背景的社會中,他支持率高的時候,成為大家錦上添花、吹捧他的話題,可是到了執政末期,他因為沒搞好經濟而喪失民心之後,又被當作嘲笑貶損的憑藉。

即使在卸任後,他也得不到他期待的平靜,照樣在被動的狀況下,被喜歡和討厭他的兩股力量牽扯著,保守派媒體照三餐修理他,支持者則包車到他的家鄉聲援,前總統的家鄉成了觀光勝地,這是南韓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奇觀。

他在卸任後不久,就被揭發家人收賄,任內面對危機從不膽怯的他,這一回卻找不到出路。四月22號,他最後一次在個人網站上刊出文章,要求支持者放棄他,因為他不能再代表他所信奉和鼓吹的價值。

四月30號,他到漢城接受檢察官訊問,媒體出動直升機,一路尾隨,這樣的陣仗在南韓幾乎前所未見,這明明白白的是一種羞辱,盧武鉉在他的遺書中說,許多人因為他承受了太多苦痛,他如果繼續苟活,只會成為他們的負擔,他做了這輩子最後一次極端的抉擇,為自己也為所有支持和愛護他的人解套。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