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喉戰:利刃劃向役男及農夫的咽喉!

2007/06/26

【聯合報╱社論】 2007.06.26 02:56 am

民進黨的「大選割喉戰」已經全面發動。所謂「割喉戰」,就是將原本被視為「整體」的選舉,分割成一塊一塊的「區塊」來看待,亦即區分為一個一個不同的「喉嚨」來處理。割喉時,對於每一個「喉嚨」,皆有不一樣的「割」法,刀工亦自不同。

照理說,在國會改選或總統大選這類最高層次的選舉中,應當有一套足以號召全民的綱領性訴求,以反映全民的總體利益與期待,為國家指出全民共同的追求與歸趨。但是,民進黨由於未能建立一個足以號召全民的綱領性訴求,竟將選舉變成了「割喉戰」;用不同的「刀工」,來切斷不同的「喉嚨」。選舉非但不再是政見評比與整合的機制,反而成了撕裂國家的災禍。

例如:一方面用「正名制憲」來「割」深綠的「喉嚨」,這是一種「刀工」;另一方面又用「開發田園社區」去「割」農民的喉嚨,這又是另一種「刀工」。然而,如果民進黨未來贏了選舉,這能證明是台獨贏得了勝利嗎?相對而言,「開發田園社區」這類「廢農政策」,又難道有利於台獨嗎?

其實,只要細究民進黨最近發動的兩種「割喉戰」,即知民進黨的「台獨」根本如李登輝所說是一個「假議題」。一、兵役減為一年;二、開發田園社區。若要台獨,即須有戰爭的準備;但若自廢作戰的準備卻妄言台獨,就是假台獨。然而,兵役減為一年,連「上等兵」亦因役期縮短而可能成為歷史名詞,豈能作戰?開發田園社區,打開了「廢農政策」的潘朵拉魔盒,更不啻是宣示放棄戰爭,亦即放棄了台獨。

這就是「割喉戰」的真實效應:民進黨用「正名制憲」割了深綠的喉嚨,再用「兵役減為一年」割了役男的喉嚨,另用「開發田園社區」割了農民的喉嚨。三個喉嚨分別以三種不同的刀工割斷,而三個被割斷的喉嚨皆變成關鍵的選票;但是,三個斷喉之間並無一致的政策邏輯,且可能相互矛盾;台獨破滅了,國防虛弱了,維護了六十年的國家農業部門也解構了。民進黨即使贏了選舉,國家卻將付出全盤皆輸的代價!

八年來,民進黨盤踞政府之內,濫權縱欲,貪腐自肥;如今又憑藉其執政權力,瘋狂發動以「三中政策」(中南部、中小企業、中下階層)為目標的「割喉戰」。如今回顧,過去老年津貼及老農津貼的「割喉戰」,其實只是小兒科,頂多消耗一些公帑;現今搞到兵役減為一年、開發田園社區的地步,竟是要以弱化國防及停廢農業為代價了!這樣的「政策賄選」,豈不是要「動搖國本」?

尤有甚者,民進黨之台獨訴求也有變化不定的「割喉刀工」。一下子說「四不一沒有」,這是一種「割」法;一下子又說「四要一沒有」,則是另一種「割」法。如今看來,這一波「正名制憲」的亂刀狂割,似已完成了「階段性任務」,割斷了深綠的喉嚨,亦即穩住了陳水扁的權位;現在隨著漸漸進入大選的情勢,台獨論述已不無淡出的可能性,這是為了割「中間選民」的喉嚨。奇怪的是,民進黨以「自欺欺人」的手法割深綠的喉嚨時,深綠甘心被割;回過頭來割「中間選民」的喉嚨時,「中間選民」也一樣伸長脖子被它割!

對深綠「自欺欺人」的台獨號召,加上對「三中階層」的政策賄選,這樣的選舉不能塑造國家政經總路線,亦不能指出國家未來的方向與目標。民進黨若贏得選舉,究竟是「台獨」的勝利?或是政策賄選「割喉」刀工的勝利?再者,一旦勝選以後,難道要以賄選所獲的「三中階層」的支持,來繼續推動正名制憲的台獨路線?

不過,無論如何,民進黨總算有一套大選戰略。就高層次言,以台獨論述為基調;就低層次言,以政策賄選為手段。刀工不同,割喉則一。相對而言,國民黨馬英九方面,在高層次上始終未能建立鮮明的主體論述,就低層次言,亦只能坐視「三中階層」等等一個一個喉嚨被人割斷。兩相對照,消長立見。

當一個一個「區塊」的咽喉被一一割斷,台灣的咽喉也被割斷了!

【2007/06/26 聯合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