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原鄉 迴避殖民

2007/06/26

【聯合報╱林佳龍/民進黨秘書長(台北市)、楊長鎮/民進黨族群部主任(台北市)】 2007.06.26 02:56 am

「原鄉人的血液要回到原鄉才能停止沸騰!」客籍作家鍾理和先生在小說原鄉人裡的一段話,顯然是他的自我寫照。

殖民地知識份子尋找自我認同與生命意義的途程,迂迴經由祖國烏托邦的漂泊,最終返歸自我發現與重建的地平線。這是窮其一生的辨證史詩,發現原鄉的朝聖之旅。

班納迪克‧安德森在其鉅著《想像的共同體》一書中,藉由人類學家維多‧特納的「朝聖者」討論殖民地人民的自我發現。中南美洲的西班牙殖民地出身官僚,因為通往意義與權力神聖中心的祖國原鄉升遷之旅,被遏阻於殖民地行政區邊境,因此在被歧視與壓抑的邊陲之地,形成了新的共同體想像。安德森以此解釋了殖民地民族主義興起的重要因素之一。另一種「朝聖者」則來自原鄉,那是康拉德的《黑暗之心》裡,傳播殖民母國「文明之光」於「黑暗殖民地」的統治代理人。不同的朝聖之旅,決定了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不同的生命意義,也決定了認同的想像或自我建構。

理和先生的原鄉人其實揭露了台灣移民史上豐富的朝聖經驗。人類學者陳其南的研究發現,清據中晚期,台灣漢人社會的祖先祭祀組織,已經從原鄉始祖為中心,普遍轉換為以來台開基祖為中心;慎終追遠的心靈朝聖之旅返歸了本土,標誌著移民的土著化現象。

馬英九先生最近出版了他的本土論述《原鄉精神》,透過「台灣的典範故事」,企圖為我們指出聖地的方向與文明之光的源頭。在他筆下,原鄉來的人是台灣現代化的奠基者(如中國來的劉銘傳,但日本來的後藤新平則不是),是自由主義的啟蒙者(如胡適,但雷震則可疑),是經濟奇蹟的開拓者(如李國鼎等,但RCA電子廠毒害汙染的女工應與有榮焉),甚至連獨裁統治者都成為台灣民主化與本土化的先驅(也許如果不是獨裁專制與殖民壟斷的權力存在,也就不會有所謂的民主化與本土化)。當然,另一方面,殖民地人民也可以成為典範,也可以歷經淬煉而通往神聖之地,比如李友邦,他可歌可泣的朝聖之旅雖然以蔣介石的槍殺而告終,但因為可以連結祖國,乃成為馬英九的典範。馬先生反覆說明了「本土」存在意義之處就是與原鄉的連結點,則「本土精神」的最佳詮釋就是「原鄉精神」。當整部《原鄉精神》書寫成祖國福音的宣告書,馬英九也就成了康拉德筆下的朝聖者。

馬文也再三企圖耙梳台灣歷史裡與過去黨國史觀歧出的異端。這些嘗試不能說沒有一絲自省批判誠意。但「移民」去來如日本殖民者竟然也可以是本土?本土被改造成沒有主體性的空白,最後卻是為大中國的朝聖之旅鋪路。移民對住民的殖民,住民對殖民的反抗,鋪陳出移民落地生根的糾葛艱困。迴避殖民議題的本質,將台灣人「移民化」的書寫其實是對台灣「殖民化」的抹飾,看不到殖民地人民朝聖之旅迂迴原鄉後的最終歸途。

【2007/06/26 聯合報】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