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天發生的菸酒捐稅兩樣情

2009/06/01

【本報訊】

 今年6月1日對我國菸酒消費者是一個重大的日子。從今天開始,菸品福利健康捐從每包10元調升為20元;但同樣從今天開始,蒸餾酒類的酒稅卻大幅調降,從每公升課185元,改為按每酒精度課2.5元,米酒的價格可望因此從每瓶 180元降至50元。菸和酒同被世界各國列為特種消費稅課徵標的,主要係希望藉由菸酒稅的課徵,提高菸酒價格,抑制菸酒消費,以達到寓禁於徵的功效。惟即因為菸酒課稅的政策目的特別明顯,故各國政府在調整菸酒稅稅率時,通常皆相當謹慎。非有充分的理由與必要,不輕易變更,尤其是更不會在斲傷菸酒課稅基本精神下調整稅率。以此觀之,我國這次菸酒捐稅的升降的確有許多值得檢討的地方。

 我國早先雖將菸酒列為貨物稅的課徵項目,但因為同時實施菸酒專賣制度,是故菸酒貨物稅僅為「虛名」,從未正式開徵過。直到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歐美國家要求我國開放菸酒市場,政府才決定廢除專賣制度,另立菸酒稅目。菸酒稅課徵係財政部的職權,收入為統收統支。此外,根據全民健康保險法規定,政府尚可針對菸酒產品開徵健康福利捐。惟迄今為止,我國只有對菸品徵捐,酒品尚未實施。而菸品健康捐課徵係衛生署的職權,且收入為專款專用,此點與菸酒稅有很大的不同。

 菸和酒雖然都是屬於「劣價財」(Demerit goods),除了課稅之外,政府還將菸酒的經營列為特許行業,根據菸酒管理法規定,未經政府核准,民間不得從事菸酒事業之經營。其中,對於菸的管制更為嚴格,另外尚有菸害防制法對菸品的銷售、標示及消費等做進一步的規範。6月1日起的菸捐調漲,即是立法院通過菸害防制法中有關菸捐條文修正的原因。至於米酒稅額的調降,則是因為菸酒稅法的修正,修法後所有的蒸餾酒都改依酒精度課稅。由於政府修法的目的乃是為了將米酒價格降至50元,在此被鎖定的價格下,推算出每度的課稅金額為2.5元。如此做法,米酒稅額固然得以大幅下降,但由於米酒係歸屬於蒸餾酒類,從而乃使得其他種類的蒸餾酒,亦跟著連帶受惠。巧的是,調降酒稅的實施日期亦是6月1日。

 菸酒皆是危害國民身體健康的產品,政府應該對二者課以重稅,以抑制其過度消費。如今,在同一天,台灣社會將面對,菸價因菸捐的調高而漲價,但酒價卻因酒稅的調低而降價的矛盾現象。難不成是政府想鼓勵民眾增加對酒的消費?這一升一降間,充分顯示出政府菸酒捐稅政策的不協調與不一致。雖然我們知道菸捐與酒稅分屬不同的部會主管,但對民眾而言,政府是一體的,對政府政策的評價亦是概括的,政府無法以部會的職權分立做為藉口,而規避最後應負的政策責任。

 其次,即使「以酒論酒」,將蒸餾酒改依酒精度課稅後,我國酒稅課徵標準將變得更為亂無章法。同樣是按酒精度課稅,為何蒸餾酒每度只課 2.5元,但釀造酒與再製酒每度卻須課徵7元?難道不同種類的酒品所產生的「酒精度」,對課稅而言,竟然也有不同的意義?我們當然知道米酒在我國社會的「特殊」地位,政府沒本事說服歐美國家同意將其排除於蒸餾酒之外課稅,但也不應在利益團體的壓力下,選擇了破壞整體稅制的錯誤做法,為了米酒問題而「以小害大」,讓稅制改革的專業性受到嚴重的傷害。

 再者,菸捐調升,菸商預期菸價上漲,會有囤積存貨的強烈誘因;相反地,酒稅調低,民眾預期酒價下跌,會有延緩購買的消費改變。從6月1日開始,政府將用印製或黏貼標籤的方式來幫助消費者分辨新舊菸品,並要求台灣菸酒公司用不同的包裝來區分新舊米酒。但重要的是,依據現行菸酒稅法規定,舊酒可以用「滯銷退廠整理或加工為應稅菸酒」而得到退稅,故米酒公司敢允許民眾拿舊酒換新酒,1瓶換4瓶,但對進口酒商而言,則無法有此退稅待遇,顯然不甚公平。尤有甚者,政府6月1日後,一方面對降稅的舊米酒退稅,但另一方面卻無法對加捐的舊菸品補徵,這種加稅與退稅上的不對稱性,誠然亦是我國菸酒稅制的重大缺失。

 總之,6月1日對菸品消費者而言,是要注意分辨市售菸品的新舊,以免買貴了舊菸;對米酒消費者而言,是要將家裡的舊酒拿出來換取新酒,以免損失權益。但對政府而言,則是要徹底檢討菸酒捐稅調整政策,以免破壞我國稅制的健全性。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先禁絕二手菸再說吧!

不過酒駕也請抓嚴一點!嚴重酗酒者也應該強制勒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