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克魯曼專欄-雷根鬆綁 小麻煩變成大災難

2009/06/02

【本報國際新聞中心楊明暐摘譯】

 「這個法案是五十年來為金融機構所作最重要的立法,它為陷入麻煩的存款機構提供長期解決之道。…總之,我認為我們中了大獎。」這是一九八二年雷根簽署《葛恩─聖喬曼存款機構法》(Garn-St. Germain Depository Institutions Act)時說的話。

 後來的情況正好相反,問題不僅沒解決,該法案將儲貸機構的小麻煩變成大災難。不過雷根說的對,這項立法很重要,那個大獎廿五年後終於來到,獎品是「大蕭條」以來最糟的經濟危機。

 只要深入探究這場災難的源頭,就能清楚那個重要的錯誤轉折,發生在八○年代初雷根時期。那個轉折使這場危機無可避免。

 一般對雷根經濟政策的批評,多集中在貧富不均擴大以及對財政管理不負責任。的確,雷根帶來了少數人成為巨富、勞工家庭收入增加不多的時代,也破壞了長久以來維護財政穩健的規矩。就後面這點:傳統上美國政府只有在戰時或經濟情勢危急,才會有龐大的預算赤字。二戰結束後聯邦債務佔GDP比例穩定下降,直到一九八○年。雷根上台後債務開始上升;柯林頓當政時又下降,布希時期恢復上升,以致我們面對當前緊急情勢,根本準備不足。

 公共債的增加比起因解除金融管制而暴增的民間債,可謂小巫見大巫。改變美國的金融規範,是雷根最大的遺產,我們也不斷為此收到大禮。

 《葛恩─聖喬曼法》最直接的效應,是把存款機構的問題變成災難。頌揚雷根的傳記對當年的儲貸危機隻字不提,但解除管制卻給了金融業(聯邦政府為它們提供存款保險)拿納稅人的錢賭博的許可證,這算好的,更糟的是有些根本直接下手打劫。政府結算時,納稅人已失去一千三百億美元。

 雷根時代的立法解除了「新政」時期對抵押貸款制訂的限制,尤其是對繳不出相當金額頭期款訂下的購屋限制。

 三○年代訂定這些限制的政治領袖剛經歷可怕的金融危機,他們力圖避免危機重演。但到了一九八○年,大蕭條已淡出記憶。雷根宣稱,政府解決不了問題,它本身就是問題;市場必須鬆綁。為此,那些預防性規定全遭廢棄。加上消費信貸的借貸標準也被放寬,導致美國人花錢方式劇變。

 我們並非一直揹負巨債且儲蓄率低:美國人在七○年代將收入近一○%存起來,比六○年代略高。雷根解除管制後,儲蓄漸漸從美國人生活中消失,在這場大危機前夕,儲蓄率趨近於零。雷根上台時,家庭負債只佔收入的六○%,和甘迺迪當政時差不多,二○○七年則達到一一九%。

 我們得到保證,這一切都是好事:美國人是在屯積債務,且不儲蓄半毛錢,但財務看起來很好,因為房子和股票價值不斷上升。唉唷!當前經濟危機的直接原因,出現在雷根下台很久後的一些事件中:中國和其它國家的盈餘造成全球存款過剩,助長了巨大的房市泡泡。

 但是,過去四分之一世紀的債務爆增卻令美國經濟十分脆弱。一旦房市泡沫化,失業率攀升,許多過度擴張的貸款人還不出錢來,接著對金融體系帶來災難。同樣拜雷根解除管制所賜,金融體系用太少的資金去冒太大的風險。

 最近許多人怪這怪那,但這場混亂幕後的主要壞蛋是雷根和他那幫顧問,他們忘了過去的教訓,讓我們重蹈覆轍。

 (克魯曼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