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放射性廢棄物安全嗎? 蘭嶼飛魚知道

2009/06/07

【╱記者沈明川/台北報導】

在充足的日曬,以及特有海風的吹拂下,蘭嶼飛魚乾已成為地方的特產品。 記者沈明川/攝影

台東與澎湖縣民將透過「公投」表決是否接受「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不少人難免會對最終處置場的安全性有所疑慮。不過,有關人士認為,若從台灣蘭嶼、日本青森、法國亞丁區、韓國慶州的實例來看,最終處置場的安全性應已得到證明。

每年二、三月至六、七月,正是蘭嶼達悟族人駕著特有獨木舟出海捕飛魚的季節,目前也正是到蘭嶼觀光最佳時機。

蘭嶼有「飛魚的故鄉(達悟語ali bang bang)」之稱。島上的達悟族人靠海維生,除視飛魚為天神所賜的食物,同時也已融入該族的海洋文化之中;對達悟族人來說,飛魚不僅是食物,更是一種文化。

在蘭嶼,除了飛魚與飛魚祭聞名全國外,低放射性廢棄物貯存場也因為遭到島民達悟族人多次圍場抗爭,名震全國。

根據長期環境輻射監測證明,從民國71年即已啟用的蘭嶼貯存場,並未造成其周邊地區環境輻射劑量的增加,也未影響蘭嶼居民對於土地及海洋的利用。所以,飛魚季依舊是觀光熱季;飛魚仍然是達悟人的食物,甚至還曬成飛魚乾儲存或銷售。

以國外的實例來說,位於青森縣的六個所村是日本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所在地,然而青森蘋果仍舊行銷全世界,縣內八戶還是日本三大漁港之一,充分說明六個所村最終處置場對環境並無影響,否則青森的蘋果、八戶的漁產怎可能名聞日本、行銷全日本?

法國蘆伯低放射性廢棄物處置場,位於與盛產葡萄並年產2 億瓶香檳的亞丁區相鄰的森林當中,如果處置場會對環境有影響,法國亞丁區生產的香檳就不可能聞名並行銷全世界。

法國另一個低放射性廢棄物處置場芒什,位於諾曼地半島頂端,畜牧業是當地最重要經濟產業,假如處置場真的有對環境有影響,芒什的畜牧產業不可能依舊興盛。

韓國中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位於慶州市,而擁有佛國寺、石窟庵等知名觀光名勝的慶州,迄今依舊是全韓國最夯的觀光城市。事實上,也是因為最終處置場夠安全,所以慶州的觀光產業興盛不衰。

台電主管也以曾在蘭嶼貯存場工作長達25年的退休員工廖天淙為例說,他在貯存場工作時住的宿舍,距離放置低放射性廢棄物桶的貯存壕溝僅15公尺,堪稱「抱核廢料桶睡覺的人」;但他被問及25年工作,身體有沒有異狀時,總回答說:「不覺得有變化,只有老化」。

台電主管強調,未來最終處置場興建設計與安全標準,一定比蘭嶼貯存場更高、更嚴,民眾對安全問題大可放心。

【2009/06/07 聯合晚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