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委大人的樂生報告

2009/06/20
苦勞網特約記者

最近監察院公布了對台北縣政府與行政院文建會的糾正案,糾正案文中這麼寫著:

「臺北縣政府對於樂生療養院院區保存方案,遲未依法進行審查程序,致其文化資產保存定位之爭議不斷,造成諸多損失及傷害;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係中央文化主管機關,卻對臺北縣政府拖延處理樂生療養院文化資產定位而造成諸多爭端與質疑之情事,迄今仍束手無策,均有違失。又臺北縣政府未依法接受相關團體與專家學者申請將該院指定為古蹟,並依法定程序審查,甚至藉辭推託敷衍,亦有怠失,爰依法提案糾正。」

簡單地說,台北縣政府文化局,一直未依《文資法》召開樂生院的古蹟審查會議,而文建會對北縣政府的不作為,也沒有依照《文資法》的規定,由上級主管機關介入處理。雖然這不過是件糾正案,被糾正的單位僅需在兩個月內向監委說明「適當的改善與處置」。不過,監察委員的結論倒是和樂生保留運動一直以來的控訴如出一轍:北縣府違法,文建會擺爛。當抗議者四處抗議時,樂生院的責任,也在各部門中被當皮球踢來踢去。

監委大人們手握的監察權,可以任意調閱相關單位的文件與公文,此項權力遠非市井小民的我們所能及。因此在監委的調查報告與糾正案文中,詳細地還原了樂生這場球賽究竟是如何個踢法?

各部會踢皮球實錄(簡單版踢球實錄簡單版

各部會踢皮球實錄完整版可至此下載

對於捷運工程延宕的財務損失,監委也調查了捷運局的說法:

「另詢據捷運局表示,原列管捷運通車時程為98年12月31日,現已延至102年2月15日,整體延遲約37.5個月,並預估將增加經費約73億元,所費不貲,形成嚴重浪費。」

然而,監委們也認為,這樣的損失,無論有形或無形,帳全都應該算在北縣政府頭上:

「臺北縣政府明知該院具有文化資產保存價值,卻始終未依法進行審查,甚至屢經文建會促請其依法處理,並在該會依法逕列為暫定古蹟之際,仍未依首揭規定完成古蹟之審查,任令保存方案欠缺法定文化資產保存地位而不斷遭受質疑,並坐視該院文化資產之保存定位爭議持續擴大,最終造成相關機關疲於協調溝通,政府威信盡失,捷運工期延宕,工程經費增加龐大,院民則惶惶不安,其所耗費之有形與無形損失及傷害,實難以估計與弭平。」

在監委詢問北縣後,卻得到這樣的回應:

「迨本院約詢時,縣府主管人員猶以『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35條(現修正為第32條),既然古蹟可因國家重大建設而遷移或拆除,乃取捨將該院不指定為古蹟』,藉此推諉卸責、曲解法令」

然而,不僅是北縣府有責任,監委痛評北縣政府是「推諉卸責、曲解法令」,文建會則是對此「束手無策」,「未依法積極處理」。

就在文建會與北縣府互踢皮球的狀況下,捷運新莊機廠工程仍繼續動工,貞德舍、王字型大樓仍被拆成斷垣殘片。當樂生保留運動,在行政、立法、司法都走不通的狀況下,過去久未運作的監察院,還給了院民與運動者一個公道。不知道北縣府與文建會此時能提出什麼「適當的改善與處置」,以挽回官員違法瀆職的惡果?

監察院糾正文全文

監察院調查報告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