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無殼蝸牛,二十年後都原部落
都市更新的邏輯是驅趕窮人

2009/06/25
苦勞網實習記者

6月21日,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社、世新大學台灣社會研究國際中心舉辦「都市更新下的社會與空間正義」討論會,邀請國內學者與英國Essex大學拉丁美洲研究中心學者Jane Hindley,分享關於英國倫敦東部當地的都市計畫以及社區民眾參與的實例,並回過頭來看,台灣近年來都市更新又是如何進行。

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副教授王增勇開場即表示,無殼蝸牛運動到現在已經二十年,然而,在政府利潤追逐下,現在的原住民部落,不論三鶯還是撒烏瓦知部落,都遭受到拆遷的情況。

對此,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所助理教授兼都市改革組織理事黃麗玲提出一個想法,她說,現在的都市更新,簡單來說就是,菁英在河邊的高級房屋裡,看著自以為跳脫出工作的中產階級,正在腳踏車道,穿過即將遭拆的都市原住民房屋。

而98年的都市更新政策,更用劃定區、私人企業獎勵以及公有地率先更新的目標,僅僅是為了房地產的經濟發展。苦勞網特約記者兼三鶯部落自救會顧問江一豪表示,周錫瑋把房價上漲當作政績,就說明了他根本不管居民的生計。

Jane Hindley則說,新自由主義與土地私有化的趨勢,使英國的社區民眾以及當地的工黨地方政府,連同NGO組織:The Environment Trust,決定集結起來,保護屬於英國倫敦東部的當地公園,規劃起社區的公共空間。而規劃後的公園,不僅維持了生態,也替當地勞工階級居多的居民創造出公共空間。

接著,台灣藝術大學文創學程教師兼台北市政顧問孫瑞穗認為,「一個偉大的文明,是因為有個偉大的城市和公園。」在美國,第一階段的都市更新用空間驅逐的方式,拔掉了移民們的空間,第二階段,又把他們趕到更遠的地方。她說,大安森林公園的興建,驅逐了在地的老兵,就是最明顯的例子。江一豪說,台灣的都市更新,受害者從來沒被具體看見過。

有沒有解決之道?孫瑞穗談到,聯合國在南美洲幫助都市規劃,都只派技師前往,其他則由當地居民自行造屋。江一豪也認為,其實根本不用什麼國宅,三鶯的人只要有建材,就可以自己把房屋蓋得好好的。

對於創意城市的規劃受到當地居民反彈,孫瑞穗說明,在英國,創意城市的概念也是由工黨提出。但他同時也認為,創意城市不該被資本收編,應該由當地民眾參與。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