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特加 俄國下個「勞改」目標

2009/07/02

編譯/陳家齊

你叫我離開,千里之外,你無聲黑白。蕭條年代,或許不該,太奢華的輪盤。」莫斯科的賭客也許不曾聽過費玉清與周杰倫的這首歌,但現在他們想一解賭癮,真的須遠赴「千里之外」。

如今俄國的賭客只剩下四個合法的地方可以賭博:濱鄰北韓的濱海省,絕大多數俄國人一輩子都不會去的地方;深陷波羅的海三小國與波蘭中間的一塊飛地,要飛到這裡需要特別的手續;克里米亞半島旁邊的亞速海濱,不毛之地;最後,賭客還可以選擇選擇飛往當年流放勞改犯的西伯利亞阿爾泰山區。四個地方都遠離莫斯科一千公里之外。

俄國的博弈業者一再請願,卻阻止不了新法在7月1日上路。博弈業者表示,俄國應該和美國一樣,劃出像是大西洋城與拉斯維加斯這樣的博弈特區。

結果俄國前總統普亭送給賭客這幾個曾被索忍尼辛稱為「古拉格群島」的流放地,當作合法的賭場地點。

俄國經濟正處於嚴重的衰退之中,國內生產毛額(GDP)今年第一季衰退9.8%,失業率逼近10%。但除了這個近期問題,俄國的長期經濟展望更是烏雲罩頂,人口與社會問題是最大的隱憂。

自蘇聯解體以來,俄國的人口結構持續嚴重惡化,是「金磚四國」中最糟的地區。沒有健康的人口就沒有經濟,而賭癮、酒癮帶來的暴力與健康問題,讓俄國男性的預期壽命只有59歲,跟柬埔寨同一個等級。

俄國人口已在負成長,廣大的領土將沒有健康的俄國人居住。因此,現任總理的普亭與現任總統麥維德夫,把酒癮和賭癮都當成俄國民族的頭號敵人,他們的作法也很具俄國傳統特色。吃角子老虎被流放到西伯利亞去了,現在,伏特加可能要成為下一個「勞動改造」的對象。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