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建會應以「推動樂生院成為世界遺產」為最後標竿!

2009/07/04
樂生院與全球漢生病遺址聯合申遺—推動成員

樂生院是台灣特殊的文資保存範例,樂生院與全球漢生病遺址聯合申遺行動,美、日、韓、馬、挪威等國今年三月在台灣舉辦首屆推動會議,也讓樂生世遺價值話題再度延燒,然而官方自己卻觀望揣測「台灣要推,怎麼可能?」顯得很沒自信。

6月30日第33屆世界遺產委員在西班牙落幕,中國繼去年福建客家土樓,五臺山再度入列世遺。 這處從1999年“申遺”之心初動,到2009年申遺成功,中國盡十年之力整盾。今年世委評價,中國在保存和管理付出努力維護「真實性和完整性」,才終於收獲了“世遺”桂冠。

此外,今年在西班牙塞維爾,根據韓媒報導,中國國家文物局副局長率領60人代表團到西班牙展開大規模遊說活動,南韓代表團甚至表示,自嘆弗如。

相對案例,德國易北河谷2006年提出建橋時,世遺委員會就將之列入瀕危遺產名錄,各界努力阻止大橋的興建之下,德國政府堅持興建,因此今年正式被除名。有趣的是,前面兩個案例,對比台灣樂生院抵抗捷運建設案,形成強列對照。

樂生院與全球漢生病遺址的世遺價值,今年三月,世遺專家西村幸夫表示,這符合世遺特殊醫學、跨國景觀、普世人權價值等定義,若能跨國申遺,是潮流,中國不可能反對,世遺委員會也勢必會支持。

西村教授提醒,針對樂生院史蹟持續被拆毀危機,台灣政府應維護「真實性和完整性」很重要。他鼓勵文化界引用二戰時被炸毀華沙鎮,戰後按原樣重建再申請世遺,似乎暗示台灣當局,知錯能改,樂生院聚落若能復建,還有機會列入世遺。

台灣在1971年退出聯合國,長期下來,台灣政府官員也藉口至外外交事務,固步自封。舉例說樂生院要推動世遺,去年還有衛生署、文建會官員嘲諷,要等個十年吧,一副事不關己樣子。對比中國政府努力爭取五台山十年,台灣官員顯得消極。

樂生院如同易北河案早成為國際焦點。為此,國際人士曾拜會劉肇玄行政院長,黃碧端文建會主委討論共推世遺。樂生院變世遺原本指日可待,要不要而已。兩位高官卻「佔高位,看馬相殺」任由捷運站毀樂生古蹟不顧。

文建會年初提出十三個世遺潛力點,卻捨樂生院,不若捨近求遠,緣木求魚。台灣如果想推世界遺產,若始終是「民間熱,官員冷」,那也是白搭,等十年也不可能。

最近監察院已糾舉文建會、北縣府這幾年未依法指定樂生院為古蹟,錯誤解讀文資法,造成國家數十億損失。文化界因此發起連署,呼籲文化機關「依法指定古蹟,否則接受彈劾」,學者則諫言行政院「跨部會行動,護文化資產」。台灣官員「推世遺,護古蹟」的能力,「樂生院」似乎再度成為全民打分數的標竿。

筆者著手此文的同時,聽聞基於監察院的糾正案,文建會表示將責成北縣府,要求盡速登錄樂生院為文化景觀。似乎暗示政府已經有意願將樂生院盡速指定文化景觀,只是這個政府,不知道是那一個。過去樂生院古蹟要指定,文建會總是推給北縣府,北縣府又推給中央,推來推去,未盡可期。也許官員真的怕彈劾,尤其公務員,希望這次能真的指定.

文建會現在希望根據世界遺產公約第一條,文化景觀的相關定義定位樂生遺址(人與自然的漫長與親密關係中,自然與人類聯合相加成的作品)。然而台灣文資法「文化景觀」執行,依照過往經驗,官僚之間為便宜行事,總取較為寬鬆標準,公務人員好像有無上權限,可以同意恣意破壞聚落原貌。舉例樂生院續住區的建築聚落在前一期的修繕中,修繕公司未做好功課,許多重要建築,如反省室、怡園、大澡堂、舊餐廳,全被塗抹水泥,粉光表面,或更換元使用行為,這已經破壞原創空間,歷史形成的意涵,也違背世遺「真實性和完整性」的定義。

文建會今天承諾樂生將盡速指定「文化景觀」。當然,對於樂生院保存爭議來講,這並非令人滿意的結局,也無怪乎學生仍要聚集於文建會呼喊「(樂生)需要古蹟保護,不要文化景觀」。樂生院這處台灣最接近世遺潛力點,有沒有機會成為台灣首例,國際看好,卻卡在行政院、文建會維護其「真實性和完整性」的決心。若真要做,別草草找個台階下,應拿出決心,以「推動樂生院成為世界遺產」為最後標竿!全民拭目以待!

事件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