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美洲與東南亞對軍變反應各異

2009/07/05

【本報訊】

 宏都拉斯的軍事政變使拉丁美洲國家一致憤慨,「美洲國家組織」官員坦白地說,最能在美洲國家中引發強烈憤慨的事情就是軍事政變。

 這是有淵源的,上世紀在拉丁美洲的軍人獨裁政權讓民間忘不了。美國為了反共,出錢出力甚至親自派兵干預其他國家的內政事例太多了,軍事政變推翻智利總統阿葉德,造就了皮諾契特近廿年的軍事獨裁統治。

 美洲各國際組織對軍事政變已深惡痛絕,但「東南亞國家協會」(東協)對組織內成員國的政變都沒有什麼反應。其實東協內部對軍事政變的慘痛教訓應該是十分深刻的,印尼推翻蘇卡諾的軍事政變導致了數十萬人死亡,蘇哈托以反共為名進行軍事獨裁,其政權也維持了廿年,而至今印尼軍方仍享有獨特地位,目前的總統還是從前的將軍。

 菲律賓推翻馬可仕的軍事政變是有美國的背景,但是政變後菲國人民痛定思痛,並沒有支持軍方,如今軍方的勢力也式微了。而菲律賓人對美國的操縱菲國軍政也有強烈反感,迫使美國放棄在菲境的海空基地,不過近年以反恐為名,美國又與菲律賓改善了關係。

 泰國以軍事政變頻仍出名,但本質上與印尼的殺人如麻不同,流血情形很少很少,都是內部爭奪權力,軍方執政反反復復,泰王樂得利用這種情況維持自己獨一無二的尊榮地位。

 也許就是因為軍事政變情況不同、結果各異,東協的原則便是「不干涉成員國內政」,這便放棄了對成員國軍事政變的反應,甚至對「純軍事統治」的緬甸也視若無睹。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