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吾有以待也

2009/07/06

 七月一日經濟部公佈開放陸資來台直接投資的192個項目,立刻引起各界不同的反應。有人熱烈歡迎,認為陸資來台直接投資,將為台灣原本不振的民間投資挹注新的資金來源,帶來就業機會,有助於台灣的經濟復甦;也有深不以為然的,認為台灣目前銀行資金氾濫,哪需再開放陸資?更有憂心忡忡的,認為開放陸資來台直接投資,將使台灣的重要產業受到控制,甚至使台灣的國防安全受到威脅。眾說紛紜,究竟此次開放陸資進行直接投資,會有什麼可能的情況?值得客觀分析。

 兩岸關係從緊張到和緩的這一年多以來,攸關兩岸經濟的各項政策陸續鬆綁,對大陸開放投資也列為鬆綁項目之一。在間接投資方面,去年下半年金管會就已經頒佈相關法令,准許陸資以QDII的方式參與本地的資本市場,然而由於兩岸金融MOU尚未簽署,陸資QDII能投資台灣股市的金額非常有限,而且似乎迄今也還沒有任何QDII前來投資,因此不像此次開放陸資直接投資那麼引起爭議。

 關於開放陸資直接投資,就資金面而言,不贊成開放陸資直接投資者,認為台灣地區銀行資金已經浮濫,既然不缺錢,又何必引進陸資?若從資金總量觀之,這種說法似乎言之成理。然而熟悉投資實務者都知道,資金會不會被使用的關鍵因素,不全然在於資金總量是否充裕,而在於投資標的本身的投資報酬率是否理想。最近台灣地區股市與房市的「無『基』之彈」(沒有基本面帶動的價格回升),正是因為資金市場利率太低,只要在股市略有斬獲便超過資金使用成本;同樣的,只要不動產租金收益大於資金成本,投資不動產便有利可圖。因此,開放陸資來台直接投資,陸資是否就會來台投資?也端視其投資人對來台投資的獲利判斷而定,與本地資金是否充浮濫並不直接相關。甚至,若陸資來台直接投資時,也被准許向本地銀行融資,則台灣地區資金成本相對偏低,將成為吸引陸資直接投資的誘因之一,而本地銀行的浮濫資金亦可找到部分出路。因此,陸資來台直接投資,就資金面而言,應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至於部分人士擔心陸資來台投資會控制台灣的重要產業,這種顧慮是值得正視的。關於這個問題,可以從兩個角度來檢視:首先,我們觀察現階段開放的192格項目,其中製造業64項、服務業117項、公共建設11項。究查其細目,發現製造業的開放項目大多數都是目前台商已經在大陸投資者,換言之,這些都是在大陸生產有所謂「比較利益」的項目,此次開放給陸資來台投資,可謂只是一個形式上的對等開放而已;陸資是否因此來台投資,甚至是否控制其中部分產業,可能有點過慮了。其次,所謂控制產業是以市場占有率或以何種指標定之?若以市場佔有率觀之,這些開放項目,大都是出口外銷產業,並沒有國內市場占有率的產業控制問題。並且,這些開放項目中,以手機、電腦等項目為例,生產基地幾乎都在大陸,陸資若來台投資,應是在研發設計方面,或許還可以有助於台灣部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因此,就未來製造業的實際投資情形而言,也有可能是雙贏的局面。

 有關服務業已開放的117項目,絕大多數都屬於各種批發、零售業,陸資若來台,勢必要就地取才,直接在台灣雇用本地員工,因此多數都有利於於創造就業、增加本地所得;至於旅遊觀光業,開放的兩個細目是「住宿服務」及「餐飲」,這兩項服務業,陸資來台除了雇用本地員工之外,也可能必須投入硬體建設,建造觀光旅館,從而產生營建相關的產業關連效果。並且因為投資規模較大,也可能產生前述資金引入及搭配本國閒置資金的活絡資金市場效果。另外,服務業的其他開放項目包括:第二類電信、商品經紀、汽車租賃等項目,一般說來也看不出什麼有關產業控制或危及國防的顧慮。

 甚至在公共建設方面,有關航空領域開放的是過境旅館、展覽館、會議中心、營運設施訓練中心、航空附加價值作業措施等屬於商業營運相關項目,並非機場建設、機場營運管理等一般人所擔心的與國防安全有關項目。也許政府有關當局應該澄清的是少數項目例如「科學研究服務業」、「船舶出入」、「新商港港區開發」等項目的明確範圍,以免因內容不明確而引發國防安全等方面的顧慮。

 事實上,開放陸資來台直接投資,只要事前規劃得宜,即可創造雙贏的局面。大陸自從改革開放以來,得自台商的直接投資獲益良多,而台商在多年耕耘之後,也有許多開花結果、衣錦還鄉的實例;如今開放陸資來台,就現有開放項目觀之,應當不致有引狼入室之慮,反倒是引君入甕之舉。孫子兵法九變篇云:「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也」,遵循此一原則,就能為台灣取得最大利益。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